七、礼物(5)
此时甚好2018-06-24 06:431,577

  望着这份特别的生日礼物,苏摇光不由得感叹了起来:一晃就二十三岁了,往前回思起至今的成长岁月,脑海里竟然是一片混沌,不知不觉时光就从身边流逝而去,自己竟然稀里糊涂地就忽然被拖曳成了大人。

  在没有遇到那件事前,苏摇光的生活虽然浑浑噩噩,却似那种蜂蜜一般的甜蜜着的粘着,父母的辛苦经营,给予了稳定而富足的生活,虽然摇光从小就不是一个聪慧的女孩子,学业也不是那么的出色,却有着温顺而又乖巧的脾气,从来不给父母惹麻烦的乖乖女;像是弥补着苏摇光灵智微钝的小缺憾,那个聪明异常的弟弟就是上天附赠的礼物。

  那些日常里遇到的小危机,在苏天枢看来,简单脉络抽丝剥茧,分分钟就能解决的问题,却都能让苏摇光嗷嗷求救,苏天枢总是一边撇脸嫌弃着姐姐愚萌,却转身掸手扫清了姐姐的烦忧。

  不知道为什么,摇光最后都会想起了苏天枢,如果矫情一点,使用一些漫画里的梗来诠释:苏天枢的存在就像是苏摇光在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那水镜中的倒影。

  虽然两人的智商不在一条起跑线上,相互嫌弃着,却一点都不妨碍着两人的姐弟情深。原来以为弟弟离开家出去求学的这段时候,自己该是如何的舒坦,再也不用受苏天枢的白眼了,怎么会想到就仅仅的一年,自己就把自己折腾到离家出走,以至于二十三岁生日时,竟然是如此孑孓影薄。

  想来今天也是自己来到姜城度过的第一个生日,每逢佳节倍思亲,此刻才能体会出那些诗词中是一种怎样的酸楚滋味。

  从清晨时突然接到母亲电话开始,对于自己,一生只有这么一次的二十三岁生日就在慌乱中开幕了,再往后竟然意外收到了弟弟的短信,再到了此时,摆在眼前的这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苏摇光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还在懵圈中,隐隐中直觉得什么事要发生,一闪而过的念头,如流星一般划过,清醒时却再也寻不来踪迹。

  “幽篁瑶光”如同它的名字一般,静静地躺在苏摇光的小床上,这间小小的租住屋竟然在那淡然的珠光下,微微的“蓬荜生辉”。

  这小屋不大,几件简单的家具都是房主人好心给摇光留下来的,苏摇光还记得,在阿八的陪伴下,在老街窄巷里左拐右绕,才找到了这间小屋。

  八姐帮摇光拉着行李箱,在前面带路,一边张望着左右查看街道的门牌号,一边回头问着摇光:“这里也算是老城区之一了,这片小区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古董屋了,我在姜城待了这么多年,都没来过这个地方,摇光你是怎么找到这个住处的啊?”

  摇光也在左右观望着两旁的街道,清一色的红砖老屋,楼层都不高,掩映在人行道边一排绿枝葳蕤的梧桐树后,叶间撒下斑驳的光点,在脚下往远处铺将而去,红墙黑瓦,小巧的老式铁栏杆小阳台,栏杆里盘旋着好看的藤蔓图案,爬山虎孜孜不倦地爬满了半扇山墙,时光里沉浸的酱红和那新生的嫩绿交相叠,这一切在摇光眼里看来,别样的新奇,像这样的老式住宅楼只在老照片里看过的。

  才反应过来阿八在询问自己,苏摇光笑着在抬手晃了晃手机,无奈地说,“姜城我是第一次来的,哪里能找到这里。不是我找的,编辑发给我的地址。“”

  “这片老宅是上世纪的老屋了,在设施上可能没有新城区方便,要不要我帮你换间条件好点的屋子?”

  苏摇光笑着摆了摆手,“这里离编辑部很近的,再说了他们也会摊分一部分房租,对我来说能有个地方住,又没有那么多房租的负担,其实也挺不错的了。谢谢八姐了。”

  阿八“额”一声点了点头,就不再说话了。

  租屋比苏摇光想象中的老屋要好多了,最起码房主收拾得干干净净的,看在摇光一个小姑娘住,房主还留了简单的家具,这可省了摇光很大的麻烦。虽然老屋时不时会给摇光一些小惊喜,有时纱窗上突然爬过一条四脚蛇,或者在雨水多的日子,蠹虫也会出现在潮湿的墙角…。

  人只有经历了挫折才能够成长,在家里连虫子都不敢打死一个的苏摇光,经历过了这些小意外后,也意外地发现自己可以面对了。尤其是回头想想,也能傻傻嘲笑着自己曾经的懦弱。

继续阅读:七、礼物(6)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小姐,你掉了个相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