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只有这点水平
凌风傲世2018-01-17 00:033,883

  “刑院长,瞧您这话说的,你不应该问我想怎么样,而是应该去问问那个小实习生要怎么样?哼,还真以为凭借着沈老的看重,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够了!”

  邢文忠低喝了声后便站起身,看着贾涛愤然道:“如果你能把一个癌症晚期病人治好,那咱们医院中医科室主任的位置,我就让你来做,现在回答我,你能不能?”

  “我……这个……”

  听邢文忠又把之前郑国瑞的事情拿出来说事儿,贾涛一时哑口,治疗癌症?还晚期?他对自己可了解得很,就算是逼死他也没这种本事。

  “院长啊,贾副主任的确治不了癌症,可您就能保证每个癌症患者,那个叫叶辰枫的小实习生都能治好?依我看,上次他能治好郑总,其中有一定的瞎猫碰上死耗子的成分。”

  闻罢,邢文忠看了看为贾涛仗义执言的医生一眼,不屑地哼了声后又问道:“那通过全中医疗法,能治愈一个肝硬化患者,你们倒是说说看,谁有这种本事?你们只要是能说出来一个,我就辞掉叶辰枫,让他去当这个主任!”

  包括贾涛在内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是一阵哑口,纷纷低下头不再说话。

  看到他们这幅怂样,邢文忠心中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哼!瞧瞧你们这没出息的样子!一个个的废物!还好意思跑到我这里闹?闹什么闹!都给我回去!给你们提个醒,做人可不能输了人品!既然技不如人,就要甘拜下风!”

  “您说这话我们同意,但那个叶辰枫,说不定不知道从哪儿抄来了几种治疗癌症,肝硬化这类大病的方法,要是论治疗普通发烧感冒等一些小毛病,说不定只是菜鸟水平呢。”

  听完贾涛的话,邢文忠当即被他这种可笑逻辑逗得心中暗笑连连,连癌症都能治的中医,会连一般的普通感冒,发烧都治不了?说出去谁会信?

  而后又有一个医生开口道:“院长,巧了,在我们过来叫辞呈的时候,恰好有不少挂了中医号的患者,大多只是患了一些小病,咱们可以去看一看,那个叶辰枫是否有真才实学!往往这些小病,才最考量一个中医的水平呢。”

  “没错!那咱就一起过去看看,如果他水平真的很高,那我无话可说,自然要甘拜下风,屈居在他手下也没意见,可他要只是个花架子,哼!如果您不让他走,那走的也只能是我们了!”

  邢文忠又挑了挑眉,看了贾涛一眼,见其也持肯定态度,加上自己也想现场看一看叶辰枫治病,当即便点点头,一同向医中医科室主任办公室而去。

  主任室内。

  叶辰枫端坐在座位上,正在给一个仰着头,用纸堵住鼻子的老人诊脉,林易烟则站在一边,跟个学生一样拿着笔本,将叶辰枫每说的一句话都记下来,如今已经记了好几页。

  在治疗之前那七八个患者时,叶辰枫基本都是一招见血,不管什么毛病都让你当场痊愈,搞得此刻的林易烟看向叶辰枫就如同看偶像一般,有敬佩,有仰慕,还有……

  “老大爷,你应该是从早晨一起来,鼻子就开始流血不止了,对吧?”

  “哼!人家就在用纸巾堵鼻血,这不是明摆着的?还要你说出来?不会治就到一边待着去,免得贻误病机!”贾涛率先推门进来,冷言冷语地道。

  见贾涛,邢文忠等一众医生鱼贯而入,叶辰枫冷哼了声,不去搭理贾涛,再度道:“老大爷,你这病没什么大碍,只是因为生气,以及焦虑,引起身体内的火气很大,肺气较热,气血上升才会留的鼻血,好治,稍等片刻。”

  说完,叶辰枫便侧过头对一旁的林易烟道:“易烟,去给我去两个葱段来,要新鲜一些的。”

  “嗯嗯,好的,我这就去。”

  林易烟刚挤开人群走出去,老人的鼻血的流动突然又加剧了些,又抽出不少纸堵上,看着叶辰枫年轻模样,心中也开始犯起嘀咕。

  “我说小伙子啊,你,你该不会那我当小白鼠吧?我来是让你给我瞧病的,你,你拿葱段干啥啊?我,我可没胃口吃葱。”

  “拿洋葱治疗流鼻血?哼,还真是闻所未闻,叶辰枫,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听我句劝,你还年轻,这座位不是你该做的,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吧。”

  贾涛说完,便取出纸笔开始写方子,很快便写好交到患者手上。

  “好了,去按照我的方子抓药去吧,这是中医疗法,两个小时后就能止血,如果想快的,可以去西医的耳鼻喉科用……”

  还不等贾涛说完,老人便发怵地摆摆手:“算了算了,去西医那边还要用镊子把棉球让我鼻孔里死死地塞,上次我可经历过一次,险些没把我疼晕,我,我还是按方抓药去吧。”

  “等等。”

  叶辰枫站起来拍了老人肩膀两下,而后便看着贾涛,笑道:“贾副主任开的方子,无非就是将白茅根,白桑皮混在一起熬汤喝,我说的没错吧?”

  “嗯?”

  贾涛闻言眉毛一挑,自己开的药和叶辰枫所说的,的确相差无几,而老人在看了看方子后也轻轻点了下头:“对对,就是这样喂药,熬汤,嘿嘿,小伙子看来还有两把刷子啊,可逆刚才去叫人取葱段……”

  叶辰枫呵呵一笑,道:“老人家稍安勿躁,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一分钟之内,我便能将你鼻血治好,且不会让你感到一丝疼痛。”

  一听这话,包括邢文忠在内的不少医生的兴趣都被调了起来,而感觉有些丢颜面的贾涛则阴沉着脸盯着叶辰枫:“哼,我倒要看看你能玩儿什么花样。”

  很快,林易烟便将两枚新鲜葱段取来,叶辰枫笑着接来后略作处理,将两枚葱段都露出葱心,而后一左一右,同时插入老人两耳之中。

  只见叶辰枫的两手在一阵轻轻搅动后便将深入老人双耳中的葱段取出来,只见葱心处已经变为了一种焦黄之色,有让不少人惊咦出声。

  “好了老人家,你现在可以试着拿开那些卫生纸了,看看鼻子还留不流血。”

  “哦哦好,我,我试试!”

  在一种关注目光下,老人将已染了不少血的卫生纸慢慢取下来,又伸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自己鼻孔,再看看手指上没有沾血后才开始把头慢慢放下。

  “咦?不,不留了!真的不流了!哎呀小伙子,你医术可真高啊!哈哈,以后老头子我有个小病小灾就找你啦!可不能不管啊!”

  叶辰枫爽朗一笑:“瞧您说的,哪儿能呢,今后还是少动气的好,尽量保持平和心态,毕竟身体是自己的,您说呢?”

  “是是是,哎呀,之前生气都是为了我家那混蛋儿子!唉,得了得了,不提那混小子了,小伙子你赶紧给后面人瞧病吧!老头子我也不耽误你了。”

  把老头子送走,叶辰枫哼笑着瞥了眼脸色有些发青的贾涛一眼,又坐回自己座位。

  “易烟,叫下一位病人吧。”

  林易烟笑眯眯地点点头:“好的,辰枫,你真的太棒了!”

  “呵呵,是啊,没想到小叶你在治疗这种小病上也这么厉害,看来我和沈老之前果真没有看错你啊!中医科室交给你,我放心。”

  邢文忠说完,还扭头狠狠白了贾涛一眼,将之拉到一旁低喝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这……他,他一定是投机取巧,这种民间土方也难登大雅之堂!”

  叶辰枫听其如此说,为面前一个无精打采的中年诊完脉后便冲其做了个请的手势:“贾副主任,正巧,接下里这位患病大叔是发烧,就请你来先给治治吧?”

  “哼,治就治!”

  说着,贾涛只是为患者草草诊了下脉后,便一边说一边写道:“桑叶6克,白菊10克,竹叶10克,薄荷6克,淡豆豉10克。”

  “齐活,照方抓药,坚持服用三天,定会见成效。”

  “慢。”

  叶辰枫抬手当即打断他,而后道:“你这药方有问题,如果这就是你的真实水平,我还真怀疑你是怎么坐上这副主任位置的,只是死背了几个固定的药方,不知活学活用,你的中医,只有这点水平?”

  贾涛脸色陡然一沉,就中医而言,当众被人否认自己开出的药方,可是一大忌:“叶辰枫!你,你别太过分!我的药方中规中矩,哪里有错?”

  “好,那我就告诉你哪里有错,我的诊脉结果,患者试音感冒,外加咽喉疼痛进一步导致的发烧,而你开的药,主治的是因风热而导致的发烧,其中差距虽说不大,但却药不对症,正确的药方,应该将你的淡豆豉改成金银花15克,把薄荷改成白萝卜120克冲水,这样才对。”

  “这……你!”

  还不等贾涛插话,叶辰枫又取出四枚银针道:“而且,此病还有一个更快的疗法,只需四针下去,体温立马就退,外界传闻中医治本,但治疗周期过长,实则是以讹传讹而已,真正的圣手,片刻间便可将病治好。”

  叶辰枫一边说着,一边在已然变得目瞪口呆的众人注视下娴熟地将四枚银针刺入患者后背,以及前胸,右肩上的四处穴位之中,每捻动一根针后,松开手银针便会自动颤抖起来,伴随着“嗡嗡……”轻鸣。

  “以气御针!”

  邢文忠沉喝一声,之前沈老看中的也正是叶辰枫手中这一绝活,今日再次看其施展出来,依旧堪称惊才绝艳。

  “这……这就是之前咱远离传说中的那种已然失传的施针手法?貌似是叫以气御针来着,看来还真有此事啊。”

  “沈老可是生有一双慧眼,看来这次看中的人,依旧有两把刷子,啧啧,看这架势,贾副主任怕是又要出丑了啊……”

  “……”

  看着之前还极为反对叶辰枫,可现在都低声夸赞起来的众人,林易烟也是一脸欣喜,看着叶辰枫那副专注的神情,配上本就俊逸的外表,一时间竟令其想入翩翩,最后还偷偷拿手机录了一段小视频。

  “呼……好了。”

  轻吐一口气后,叶辰枫才将四枚银针拔出简单擦拭了下便收起来,摸了摸患者的脑门,顿时笑道:“恭喜你,你的病已经好了,这几天注意多喝水就好,晚上睡觉也不要着凉。”

  “不可能!”

  “哈哈!真的比以前舒服多了,人民医院啥时候出现这么个小神医啊?厉害厉害。”

  贾涛不可置信地尖叫了声,当即过去又摸了下中年的脑门,发现的确冰凉后又不信邪地拿温度计量了量,结果……三十六度五!

  “哼。”

  一把夺过体温计,叶辰枫当即从抽屉里也取出一份辞呈递到邢文忠面前,脸色有些阴沉地道:“院长,今后我就不来上班了,这是我的辞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能神医混都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能神医混都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