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烤兔01
香如故2020-02-06 12:102,031

  李笑没想到抱大腿后,生活反倒更艰辛,风餐露宿不说,不管日夜,皆有搞突袭的江湖人士,一批自称要行侠仗义替江湖除害顺便抢承影扬名立万,一批则称家中女儿老娘小儿大伯等等为“禽兽”阿练所辱誓要复仇。

  李笑:“????”

  这特么都是些什么几把玩意儿!!且不说阿练没这东西,纵是有,那又关你们什么事啊喂!话说那乱入的大伯小儿是什么鬼!阿练横竖看都是铁骨铮铮的直男好么!

  久而久之,李笑也麻木了,反正阿练不会输,横竖都会赢,阿练似乎还乐在其中,想及近日无聊,她围观打发时间也不错,顺道欣赏一下阿练的英姿哈哈哈。

  然而总有人看不惯,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反手甩李笑一锐利镰刀,怒道:“草泥马!竟敢无视我黑白教!还磕瓜子!以此羞辱我俩,妖女拿命来!”

  李笑活生生见识了一把何为躺着也中枪,可绕是如此,她仍旧纹丝不动,仿佛对袭来的利器不屑一顾,一派高深莫测的模样,然而并不是,而是她兜里揣着一样保命的宝贝——阿练的钱袋。

  这东西几乎可以说是召唤阿练暴力值的最佳开关,但凡有人意图不轨,分分钟打成猪头。

  果不其然,那头正与黑衣道人缠斗的阿练见他的宝(钱)贝(袋)即将遭遇不测,旋身一记无影脚踹飞黑衣道人,横空一踏,纵身跃来,一个后旋踢蹬在白衣道人胸膛前,叫他登时喷溅一口气血,连连倒退,踉跄摔地,十分之没有面子。

  黑白道人被阿练先后痛虐,不禁驭马落荒而逃,一阵黄沙滚滚马蹄啸啸,两人很快消失在远处地平线,冷风一过,仿佛从未来过。

  阿练甚是不爽,道:“真是的,怎么来也一声不吭,去也一声不吭,无趣无趣。”

  他口中的“无趣”自然不是什么没打过瘾或是他们真的无趣,而是他没抢到他们的银子,让他觉得很无趣,毕竟阿练以匡(打)扶(劫)正(银)义(子)为己任和兴趣。

  李笑懒得理他,直接无视,顾自摊开地图,查看他们离城镇还有多远,瞧了半晌,就近的只有雾都。此时天色渐晚,还是找个住处更好。

  问好路过村民,李笑拖着阿练往雾都行去。原本两人各有一匹马,奈何方离开肇城不久,两人囊中羞涩,乃至阿练饿得梦游,半夜狂咬了几口马屁股,惊得马嘶叫不止,不多时,两匹马精力交瘁,回忆起被阿练垂涎的恐惧,遂挣脱缰绳连夜逃之夭夭。

  两匹马跑了就算了,可马鞍上放着两人的全部家当,除却李笑喜欢随身的调料,几乎全跟着马跑没了。

  李笑:“……”

  阿练:“……”

  翌日醒来的两人面面相觑,遂一脸懵逼。而后这几日全靠阿练当街卖艺赚了些银子,不然他俩估计半道就加入丐帮了。

  官道人烟稀少,两人走得嗓子都快冒烟了,眼见着天边红霞漫漫,落日余晖,李笑干脆放弃天黑前抵达雾都,领着阿练夜宿破庙。

  阿练在后山抓了些野兔以及挖了些野生红薯回来。李笑就地取材,打算做烤兔,她腌制好后,又涂上秘制酱料,架火烘烤。幸好她每去一处,便有补齐调料的习惯,烤兔时才没缺油少盐,否则那口感简直不可描述。

  两人正围着火烤肉取暖,只听庙外砰地一声,什么东西重重落地,紧接着发出一声巨响,原本山中就没什么响动,这么一下,空灵幽远隐隐传入,竟显得诡异至极。

  阿练迅速拾起一截枯枝,警戒地盯住门口,李笑将烤兔翻了一面,免得肉被火烤糊,这才扭头瞄了眼残破大门。山中无灯火,除了庙中的一点柴火,外面几乎漆黑一团,什么也瞧不清。

  残破的两扇镂空大门丝丝缕缕地灌入冷风,火光摇曳,两人皆是凝神屏气,仔细外面的响动。

  须臾,阿练憋不住了,烤兔香气沁人,他扭头扯下一只腿,大快朵颐,道:“狗蛋,别管了,我饿了,咱们吃吧。”

  李笑点点头,把悬起的屁股放回残破石凳,就着水囊喝了口水,也慢慢吃起来。

  这时,一声轻微闷哼传来,在静怡山中显得有些悚人,李笑一下惊得蹦起身,慌忙窜至阿练身后,虽说她向来是无神论者,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可这动静若隐若无,却是有些骇人。

  阿练吃下两条兔腿,已半饱,遂抹了把嘴,安抚好看起来不太像妹纸的李笑,手持树枝行了出去。实际上,有那么一瞬间,阿练以为李笑在逗他,毕竟往日她与男子无异,今儿个突如其来的害怕,阿练还真是不适应。

  李笑不知外面是个什么情况,半晌不见阿练回来,心中不禁担心起来,阿练这铁公鸡不会被什么东西给吃了吧?

  一时间,李笑脑洞大开,奇奇怪怪的想法在她脑子里上演了个遍。

  徒然!

  破烂门被人一脚踹飞,晃动一晌,轰隆倒地。李笑一惊,赶紧就近找了个遮蔽物躲进去,这时,却见阿练扛着个巨物跨进门,就着通明灯火,李笑才瞧清楚,阿练扛来的,分明是个活生生的人,还是个受伤的男人。

  李笑跑出来,道:“你从哪儿弄来的人啊??你该不会是要我给你烤了吧???”

  阿练不太懂李笑的脑回路,生生给惊笑了,道:“狗蛋,你脑袋被门给挤——”

  眼见着李笑面色一变,阿练想及李笑惊世厨艺以及放在她身上的钱袋,于是话到嘴边,赶紧转了个弯,道:“我的意思是,你不要胡说,就是这人倒在外面弄出了动静,方才我出去一看,见他有气,便把他扛了回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做大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古代做大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