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情书惹祸端(2)
漫雪失忆2018-02-21 10:323,241

  对于林荫中学来说,这种当众被念情书的情况是史无前例的,然而,如此卑劣的手段,也只有时云澈那个不择不扣的混蛋才干的出来。

  余婉清很倔,又特别的好面子,更何况那还是她写给徐峰的情书,如此昭告天下,就如同要了她的命一样。那时的她,紧紧地咬住下唇,眼眸里仿佛闹着火光,只见她拽紧了拳头,奋力地朝着播音室而去。

  “时云澈,你个王八蛋!”

  这是余婉清和时云澈第二次狭路相逢于播音室,她抓狂地拍打着播音室的门,红着眼眶,惦着脚,咬牙切齿地看着躲在播音室里的时云澈,可他却特别悠然自得地拿起手里的那封信,朝着门外的余婉清肆意妄为的晃了晃,然后,魅邪一笑贴近话筒说着:“大家期待已久的女主角已经来到了播音室的门外,此时的她,十分地激动,疯狂地捶打着播音室的门,想必是想用这种独特的方式来感谢我。我这次是不是算帮了余婉清一个大忙,日后,你要好好的犒劳我时小爷才行!”

  “时云澈,我跟你没完!”

  这时,学校的各个角落都响起了时云澈那磁性而令余婉清躁狂的声音,她捶打着播音室的门,恨不得将时云澈从播音室里拽出来毒打一顿,不共戴天的仇,在此刻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余婉清的心上。

  “我的天,这个混小子够真够带劲儿的。”

  梁静赶到播音室时,余婉清眼眸里饱含的泪水已经挣扎地涌出了眼眶,只见她失去理智地从另外一间房里搬出一张椅子,正想要敲坏播音室的窗户时,被梁静给拦了下来,“余婉清,你是想被开除吗?”

  “梁静,你给我让开!我今天非得宰了这个臭小子!”余婉清已经失去了理智,她怕的不是被开除,而是被所有人当成笑柄,也会在徐峰的心里留下不可挽回的悲催形象。

  “行了。你要想收拾他时云澈,难道还没辙了?别犯傻啊,你这一敲下去,肯定会被开除的。”梁静朝着余婉清挑了挑眉说道:“你别冲动,放轻松!”

  “我现在就恨不得杀了他!”余婉清完全听不进去梁静的好言相劝,再次抡起椅子朝着窗户砸去时,马主任撕心裂肺的声音在便穿透在走廊里,“余婉清,你想干嘛?你给我住手!”

  “天,老马来了!还不赶快跑!”

  “…………”

  梁静乘机将余婉清手里的椅子仍在地上,然后,牵着她,往另一头的楼道跑去,可不管她怎么逃,始终还是会被老马提溜回办公室的,当然,也包括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时云澈!

  梁静则被遣散回教室,整颗心都为余婉清而慌神。

  “余婉清,你现在可真够可以的啊。”马主任让余婉清端端正正的站在她面前,她犀利的眼神在余婉清的身上来回的游走着,叹气说道,“八班的班长,居然写情书,你这是在给你们班主任的脸上抹黑啊。”

  “对于早恋这种问题,我校是禁止的。你们要知道,你们目前的任务就是抓紧学习,然后考上理想的大学,就别一天到晚没玩没了的青春期,好吗?”

  “余婉清,你以为你不说话,这件事儿我就会草草了结吗?”

  “我告诉你,你和徐峰的这件事,我还就要杀鸡儆猴!”

  “我看你真是死不认账啊?”

  “要么当着全校批评教育,要么你自动退学。”

  “……………”

  马主任将余婉清请到办公室,她一直一声不吭的低着头,只能自认倒霉青春期的第一封情书就这么落入时云澈的手里,仿佛连解释的理由都没有,可听到马主任说因为这件事就要让她退学时,她顿时炸了。

  “马主任,凭什么让我退学啊?”余婉清猛地抬头,瞪大了双眼,竟敢不知死活地挑衅权威,“我不就写了一封情书了嘛,我又没有跟徐峰学长谈恋爱,我也构不成什么早恋的罪吧!你顶多能通报批评一番。”

  “哟呵,嘴还挺硬啊。你这是跟着老李学的一套是一套的啊。”马主任眼神凛冽地盯着眼前的余婉清,不屑地说着,“我告诉你余婉清,你不仅写了情书,还被当众宣读,这已经造成了对林荫中学学风的影响,你还敢顶嘴?”

  “当众宣读?”余婉清气不打一处来,犀利的眼神盯着时云澈,咬牙切齿道:“当众宣读的罪魁祸首不该是他吗?”

  “我怎么了?”时云澈特别无奈地耸了耸肩,“我也是受你所托,帮你给那什么学长表白。”

  “时云澈!”余婉清指着时云澈,眼神里充斥着怒火,“我跟你没完!”

  时云澈一副啼笑皆非的表情看着余婉清,撇了撇嘴,“你说你这人怎么的,表面喜欢的是学长,心里是不是还藏着我呢?还没完没了了。”

  余婉清拽紧了拳头,怒目圆睁地应着,“不要脸!”

  “行了,都给我闭嘴!”马主任实在拿他们头疼,扶额叹气道:“你们俩是留校查看,还是退学已经由不得你们了。”

  “马主任,我承认,我是给徐峰写了情书,但是,我和他并没有早恋,你凭什么让我退学啊?”余婉清也是被时云澈逼到了绝境豁了出去,竟然公然挑衅马主任,然而,她敢于承认的勇气,似乎震撼了时云澈,面对退学的威胁,她也敢如此直言不讳?

  “余婉清…………”马主任气地脸青,指着她说道:“你还强词夺理呢,看来还真想退学!”

  “对,死到临头了,还强词夺理呢!”时云澈双手插在校裤的裤兜里,甩了甩头,像是背书一般,一本正经地说着:“就你这种蛮横的想要毁坏学校公物行为,以及毁坏学校优良的学习风气的同学,让你自动退学已经是给足你面子了,怎么的?你还想学校大肆宣传一番开除你!”

  此时被余婉清气地脸青的马主任,一脸的尴尬和无奈,这小子怎么把她想要说的话给抢了?

  “趁机落井下石是吧?我告诉你时云澈,我要是被开除了,你也别想在林荫待下去!”此时的余婉清嫉恶如仇的眼神扫向时云澈,情绪激动地指着他大骂道:“你也就是个王八蛋!卑鄙无耻!”

  “卑鄙无耻?”时云澈微微扯了扯嘴角说,“这代名词我喜欢!”

  “………无赖!!!”余婉清从未见过如此不要脸不要皮的人。

  对,他时云澈就是一个不择不扣的无赖,谁也奈何不了他。

  “余婉清,你也不怎么样嘛?”忽然,时云澈极具侵略性地靠近余婉清的耳畔,得意地说着:“你现在认怂还来得及,我也许还能救你一命!”

  余婉清也出其不意地贴近时云澈,大声地吼着:“没门儿!”

  “你们俩都给我闭嘴啊!居然在教导处办公室还怎么理直气壮的?”这时,李夫子手里捧着一个紫砂茶杯,微卷的短发随风而动,微胖的身躯漫不经心的踏进教导主任办公室,余婉清见夫子来了实在觉得给他脸上抹黑了,便自动垂下头去,可李夫子走到余婉清身旁时,却露出了以往那不着调的原貌,反倒质问起马主任,“不过啊,马主任,余婉清说的没错,你这是哪里来的判断?凭什么断定这是早恋?不给徐峰写了一封情书嘛,何必这么大惊小怪的。”

  “大惊小怪?”马主任见李夫子神色骤然暗了一瞬,气急败坏地拍了拍桌子,说道:“老李,你又开始护犊子是吗?现在全校都知道了余婉清给徐峰写的情书,你居然还如此轻描淡写的搪塞我?”

  “瞧你说的。”李夫子坐在马主任办公室的沙发上,翘着腿,悠然自得地小抿了一口茶水,接着说:“谁还没年轻过啊。”

  马主任轻哼了两声,“故意给我找茬是不是?”

  “我怎么找茬了?我是在帮你断案。那封信就算真是余婉清写给徐峰的,那也并不说明她早恋嘛。青春期嘛,对优秀的男生产生好感,又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李夫子直接将自己划到马主任自家人的圈里,这让马主任动弹不得,这样无赖的尽让她无言以对。

  “真是要被你们给气疯了!赶紧给我出去!”

  “那马主任这件事儿可要好好的斟酌一番了!”

  “我让你们出去,没听见吗?”

  “……………”

  马主任的权威,如今受到了莫大的威胁,余婉清也是第一次看到她被李夫子给降住的样子,她竟被夫子三言两语的给堵来哑口无言,气地上气不接下气,余婉清离开办公室时,竟有些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不禁感叹道,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有这么一位极度反思维的班主任,还真是幸福。如果李夫子不出现,余婉清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许,最终还会屈服于时云澈的威胁。

  PS,作者有话说:祝小伙伴们新年快乐!

  写到情书这件事儿确实让我有些难过,因为那份情书,差点退了学。为此好想念那个不着调的卷发班主任。谁的青春没有为谁而动心过?那么是不是也相当于错过了什么~

继续阅读:第11章 反击战打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的滑行轨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