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令人抓狂的插班生
漫雪失忆2018-02-15 08:082,895

  余婉清到学校的时候,比预计的要晚半个小时。

  如果她要知道,接下来的每天都会在那生不如死的日子里渡过,也许,她会珍惜那晚到的半个小时。

  余婉清拖着受伤的膝盖爬上三楼,刚到教室,班主任李夫子已经在讲台上坐镇了,黑板也擦的干干净净,整个人教室里鸦雀无声,这似乎有些反常。

  李飞,学生们给他起的绰号叫李夫子,身体微胖,头发浓密而微卷,全年都是中山装,接近退休年龄,每天放学后的日常便是提着鸟笼在林荫广场上逗鸟。

  李飞脾气温和,不暴躁,一毕业就在林荫中学教书,这一任就是36年,任教期间得到历届学生的一致好评,当然,这种老师也就是学生最喜欢的类型,因为都喜欢专挑软柿子捏嘛,可这36年里他让校领导们是又爱又恨,因为他带的班,总是会惹出不少的篓子,可每次又会在高考时大放光彩,这样的传奇也在林荫不败了36年。

  现目前他是林荫中学高二八班的班主任,教语文的,这个班也将是他带的最后一个班。

  今天,一向毫无威严的李夫子,是怎么做到让教室里鸦雀无声的?

  要如往常,估计也就得炸开了锅,等着余婉清去收拾残局呢。

  这时,余婉清有些好奇,靠着教室门,探着小脑袋往教室里一看,刹时脸青,再埋头看了看手表,已经8点20分了,怎么会一个人也没有?

  “他们怎么一个也没有来?夫子,其实,我今天不是故意来晚的……”

  余婉清吁了一口气,正想解释来着,李夫子扬起右手,以至于示意余婉清停止说话,还一脸欣喜地表情说着:“他们要都不来那才叫好呢,我正好修身养性,耳根子清净清净。”

  “夫子这是准备退隐山林,还是准备抛弃我们?”

  余婉清以为夫子想要提前退休,便迈着大步,激动地往讲台走,却不料,又一次被门框绊倒,摔了个狗吃屎,双手捶地哀嚎道:“今天出门是不是忘记给爷爷奶奶的遗像请安了啊?”

  “余婉清,你这是干嘛?”

  余婉清摔倒,李夫子也只是淡淡地撇了她两眼,无奈地摇了摇头,完全没有想要起身帮忙扶她的意思,还继续落井下石,“就照你这个衰败的样子持续下去,八班会不会从此将要亡了啊?”

  “夫子……”

  余婉清委屈地撅了噘嘴随后又朝着李夫子没心没肺的嘿嘿一笑,赶紧站了起来,自我打气地拍了拍胸脯说着:“对,我可没那么柔弱,我是打不死的小强。”

  “余婉清,你这比喻用的好烂。”李夫子眉头一皱,微胖的身体,缓缓站起来,目光微垂,这才发现了余婉清膝盖处的鲜血,但他却特云淡风轻地说道:“膝盖都摔破皮了吧,趁着现在清净,赶紧去医务室包扎一下。”

  语文老师中像他这种长着粗狂的脸,却有着一颗柔软的心的老师,已经绝版了。

  李飞其实很看重余婉清,是因为她的霸道能治了那帮混小子,也还能督促他们班的那帮爱蹚浑水的好好学习,自己的学习还在整个年级拔尖,最重要的一点是自从余婉清当上了班长,校领导再也没有找过李飞谈话了,他没课便可以悠闲的去遛鸟,逗鸟,这小日子过得多滋润。

  “嗯,等会儿就去。”

  余婉清埋着头应着,一瘸一拐的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可她一看到膝盖的伤,心就如同猫抓的一般,脑海里浮现出的便是那个令人厌恶的混蛋的样子。

  正当李夫子准备离开教室时,忽然,林荫中学的广播响了起来……

  “林荫中学的同学们大家好,我叫时云澈,是高二八班的插班生,可小爷我今天第一天上学报道,就碰见了特晦气的事情,我表示十分的不开心。为了使我的心情愉悦,放几首小爷喜欢的歌曲,给即将开始的枯燥学习生活,增加一点调味剂振奋振奋。”

  广播里的声音刚落,整个学校的上空回荡着《UptownFUNK》的音乐,一瞬间,林荫中学的所有教室里的学生都跟着起哄,那一声声的呐喊声随着音乐而摇摆,教室里会跳舞的尬舞,不会跳舞的跟着扭,拿着校服外套站在课桌上转圈的,也数不胜数。

  这燥热的九月,沸腾了。

  突然,音乐戛然而止,广播里再次传来那个声音,“好像是贵校的教导主任来了,下面插播小广告一段啊。”说道这里,时云澈清了清嗓子,大声地说着:“林荫中学,高二八班的余婉清,你给我听好了,时小爷来跟你来日方长了。”

  全校一阵唏嘘,这时云澈和余婉清什么关系?

  “嘭,嘭…………”

  学校播音室的门总算是被踹开了,教导主任马主任此时的脸几乎是绿的,将时云澈从播音台上给拽了下去,抓狂地对着麦克风喊着:“李飞,你马上到办公室来见我!”

  这声音是谁? 时云澈?时小爷?来日方长?

  余婉清捂住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脑子里浮现出的便是今天一大清早就让她诸多不顺的混小子,暗自腹诽着,“该不会就是那个小子吧?”

  也难怪他会说“来日方长”这四个字,敢情从发现余婉清是林荫中学的学生起,他便已经想好了所有的对策,还真特么的混蛋!

  “你认识这小子?”听完广播,李夫子神情也不是很慌张,好似破罐子破摔,只是十分诧异地看着余婉清,问了一个特别不着边际的话,“他这是在公然的挑衅你还是我?”

  余婉清绝望的摇了摇头,“非也,非也。”

  李夫子没能等到答案,愤怒已经使余婉清失去了理智,拖着那受伤的腿,迅速地往学校的播音室跑去,李夫子望着她一瘸一拐渐行渐远的背影,暗自叹息道:“这个余婉清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谁允许她讲文言文的?”

  余婉清赶到播音室时,门外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女生全是来看帅哥的,男生则是来看戏的。

  “哇,太帅了。”

  “看到没,他居然染头发,这小子太霸气了。”

  “这就是高二八班新转来的插班生?简直酷毙了,居然公然挑衅马主任的权威。”

  “我们学校居然来了一个如此混世魔王,这下马主任要疯了。”

  “太帅了,开学第一天他仿佛就燃爆了整个林荫。”

  “我真是被他那迷人的外表给迷得七荤八素的。”

  “我要追他,我要递情书。”

  “这货是我的,谁也不准抢。”

  “……………”

  余婉清可真算是斩妖除魔才好不容易挤到了窗边,透过窗户,但当她看见时云澈的那刻,喝毒药死的心都有了。

  还真是大概一个小时前遇见的那个混蛋,余婉清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了一般,将头垂在窗上,忽然,听见里面传来了特有气势的一句话,“赶紧开除我吧,我乐意着呢。”

  “对,开除他。”余婉清暗自腹诽,“这种人渣,绝不能姑息。”

  “时云澈,看在你是新生的份上不懂规矩,这次暂且饶过你,检讨1000字,罚抄校纪校规50遍。”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接下来的台词不是,“立刻,马上,开除!”而是“写1000字检讨,罚抄校纪校规50遍就完事儿?”

  “检讨嘛,我在行…………”

  他和林荫的学生不同,犯了错,他竟然还嬉皮笑脸的应和着,这要换成别人,被马老太婆逮住准心悸,发抖,抽搐,装晕倒,可他却一副无所畏惧的表情,依然拿着那个酷炫的滑板耍帅,这就是区别?

  “还有,你那头发的颜色,下周,我必须看见是黑色的。”马主任气不打一处来,指了指时云澈那浅紫色的头发,“真是的,什么玩意儿。”

  “那您可要失望了。”

  时云澈扛着滑板朝着马主任翻了几个白眼,便转身意气风发的离开了播音室。

  身后,传来的全是马主任的抓狂声和学生们起哄的声音。

  林荫中学,来了一个混世魔王。

继续阅读:第3章 气焰嚣张的自我介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的滑行轨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