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校服是什么?
漫雪失忆2018-02-15 08:102,392

  余婉清好不容易从时云澈令人反感的自我介绍里抽离,不料,时云澈刚坐下,他的同桌黄豆则埋着头小声的询问着:“你是因为余婉清才转学到我们班的?”

  “你能不能问点有建设性的问题?我这目的性还不明确?”时云澈撇了两眼黄豆,在回应他的同时,还挑衅地拽了拽前桌余婉清的辫子,“某人估计今后再也不得安生了。”

  余婉清顺势一甩马尾辫,转身怒瞪时云澈,“你有病吧?”

  时云澈朝着余婉清意味深长地挤挤眼,“我有病,可你治不了。”

  余婉清拽起了拳头,“王八蛋!!”

  在一旁看戏的黄豆却暗自嘿嘿一笑,嘟嚷着:“只要不是因为沐瑾而来就行。”

  “沐瑾是谁?你喜欢的女生?”时云澈好奇地扫视了所有人,用手肘撞了撞黄豆,此时他的目光停留在在黄豆身上,他很胖,但皮肤很白,看上去和《哆啦A梦》动画片里的胖虎长的很像,实在太有喜感,一时没忍住噗嗤的笑出了声,“胖虎,你什么时候从动画片里出来的?”

  “哈哈哈哈……”

  时云澈的一举一动,不知怎么的总能带动所有人的,一句话就让大家哄堂大笑起来。

  “报告。”

  正在这时,李威敲了敲教室门,所有人的笑声戛然而止,李夫子这说谎的技艺似乎又一次上升了一个高度啊,余婉清刹时脸白,侧身瞪了几眼时云澈,“你赶紧滚,李威来了。”

  “李威?”

  时云澈不屑地挑了挑眉,拍了拍桌上,嘲笑道:“我看像紫薇。”

  “你………”

  余婉清恨不得一巴掌给拍死他,可李夫子在,她不敢轻举妄动。

  “李威,赶紧过来,你的位置都被别人抢了。”

  余婉清和李威关系一向不错,他们和班花沐瑾是从小学,初中再到高中,一直都在一个班,所以,眼看着李威的位置被霸占了,余婉清心里特不爽,更何况还是她无比讨厌的人。

  “李威,你怎么回事?”李夫子沉了沉眸,装模作样地说着:“你不是转学了吗?”

  “李老师,我没转学啊。”李威哭丧着脸,解释道:“今天上学的路上,我自行车坏了,所以耽搁了。”

  “好。那你现在去教务处领课桌和椅子,你就坐沐瑾旁边吧。”

  这个李夫子总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当这件事儿就这么搪塞过去了,想着把李威安排到沐瑾旁边,应该没什么话好说了吧。

  “行,我马上去。”

  这从天而降的好机会,瞬时让李威的眉飞色舞。

  果然,李威这个王八羔子,重色轻友。

  余婉清永远的记住了他此时的嘴脸。

  “同学们在过十分钟要进行开学典礼,大家注意一下各自的仪容仪表。”夫子站在讲台上,一本正经地指了指所有人说着,“这个正式的场合谁都不准给我撂摊子啊。”

  “是。”所有人齐声回应。

  “夫子,新同学时云澈还没有校服吗?”忽然,黄豆关切的眼神看向身旁的时云澈,举手示意李夫子,不然这要是在开学典礼上被批评了,接下来的日子可不好过。

  “这位新同学,按学校的规矩,你的校服应该是已经提前给你了吧?”李夫子目光看向时云澈,然而,时云澈却只是无畏的耸了耸肩,表情特别无奈地勾了勾唇角,回应李夫子,“校服是什么?”

  “卧槽!”

  “好拽。”

  全班一阵惊叹唏嘘,这个时云澈不仅仅是挑战李夫子的权威,更是挑战林荫中学的权威。

  这小子从第一天上学就已经成了整个林荫中学的焦点,李夫子黯然神伤,这个混小子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便开始指使余婉清,“余婉清,你去苏老师那里问问,还有没有多余的校服,先借来用用。”

  “不用问了,借来我也不会穿。”时云澈到很直接,直接挑明了,不过他这样毫无集体概念的人,瞬时让余婉清炸了,愤怒地拍了拍桌子,指着时云澈骂道:“你要不穿校服,你就滚蛋。”

  “余婉清,让我滚蛋,你说话好像不管用。”时云澈表现地格外的淡定,微微抬眸,云淡风轻地说着:“有本事让校长亲自开除我。”

  “好,算你狠。”余婉清咬牙切齿道:“走后门的狗。”

  这个余婉清是在挑战时云澈的耐性?

  才第一天他们之间好似就已经结下了深仇大恨似的。

  此时的时云澈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立刻就炸了毛,“余婉清,我看你真是活腻了。”

  “怎么?”余婉清双手插腰,一副输什么都不能输气势的架势,再次发起攻势,“我这话说错了吗?”

  时云澈:“…………… ”

  “好了,别吵了。”李夫子当起了和事佬,朝着他们俩无奈地摆了摆手,“新同学就在教室里等着,其余同学跟我去操场集合。”

  语闭,所有同学都跟着夫子走出了教室,时云澈则立马趴在课桌上睡大觉,却不料林大鱼临走之前,还不忘凑到时云澈身边拍马屁,“别管她,余婉清除了李威和其他人都是处于绝缘的状态,大家都受不了她的专制霸道,其实,我也不想穿这校服,多没个性啊,你说是不是?”

  时云澈:“……………”

  时云澈并没有回应他,只是抬眸瞅了一眼他,微微地撇了撇嘴,然后又一次埋了下去,对于这个主动靠近的林大鱼,唯一的印象就是足够的死皮赖脸,而他不穿校服是有原因的。

  “你很喜欢滑板吗?我有一哥们组建了一个滑板队,你要不要参加?”林大鱼见时云澈不理睬,便专挑他感兴趣地话题继续,“话说,你这滑板也是限量版的吧?”

  “你要再动我滑板试试?”

  林大鱼正想要伸手去拿时云澈身边的滑板,不料,时云澈直接将他的手反拽着,扭地生疼,林大鱼瞬时脸色青白,哇哇大叫,哀嚎遍野,“唉,唉,手要断了。大侠饶命!”

  时云澈撒手,冷脸看着林大鱼,指了指教室门,说道:“消失!”

  “好。我消失!”

  林大鱼眉头紧蹙,却也还是没脸没皮地往后退了几步,依然不依不饶地说着:“你要是想加入那个滑板队,哥们儿我愿意给你搭个线啊。”

  “搭个毛线。”

  时云澈怒吼林大鱼,“滚蛋!”

  时云澈哪需要靠进入别人的滑板队来提升自己?

  他如此自负的人,几乎看不上别人玩滑板,因为他的世界里只有自己,然而,滑板运动,就是在没有极限中,挑战自我的极限。

  时云澈气势如虹的人生,也就因为他的滑板而生。

继续阅读:第5章 大闹开学典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的滑行轨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