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谁怕谁? 谁又会先投降。
漫雪失忆2018-02-25 10:562,238

  沐瑾以为她那样为时云澈出头,就已经算在他面前表明了心迹,这样,他是不是就会开始注意她的一举一动。然而,不是这样的,时云澈甚至连她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都记不清。

  “胖虎,你能不能收起你那幽怨的眼神?”时云澈几乎被余婉清的招数弄的晕头转向,趴在课桌上稍作休息,斜眼睨了一眼正哭丧着脸盯着他看的黄豆,打了个冷颤说道:“怪渗人的。”

  “沐瑾喜欢你!”黄豆低眸,眉宇紧拧,语气特别哀怨,“怎么能喜欢你?”

  “发什么神经?喜欢我的人多了去了。”时云澈不屑地瞥了瞥黄豆,将头偏向另一边,“警告你啊,别再用那眼神盯着我,打扰我休息。”

  黄豆虎目圆睁,一脸怒气,但又很清楚,沐瑾几乎连正眼也不会瞧他一眼,更何况他写了那么多情书,都是直接被沐瑾扔进垃圾桶的,想到这里,心里一酸,也趴在课桌上静思其过。

  “嘿,你们俩这是怎么了?”林大鱼凑到他们俩身边,咋咋呼呼地敲了敲课桌大喊着:“时云澈,你就这么点能耐,被咱班长治的体无完肤?”

  说完,他特意地朝着最后排的余婉清给了一个眼神,当然,余婉清也十分给力的微笑回应。

  时云澈趴在桌上,连头也不抬的怒吼:“滚。胆小鬼。”

  经过医学院的事情,时云澈和黄豆便开始特意疏远林大鱼,这个马屁精天生除了会拍马屁,就只能出些馊主意。

  “唉,时云澈,你的滑板不是找回来了吗?怎么今天换了另一个?”这时,林大鱼发现了时云澈脚下的滑板换了另一个,特不爽地埋怨着:“你有新滑板干嘛还费神费力去后面找?”

  “那滑板还能用吗?轮子都摔坏了两个,我让我妈送回美国修去了。”时云澈一提起这件事就头大,从课桌上弹起来,声色俱厉地朝着林大鱼指桑骂槐地吼道:“我没让余婉清倾家荡产赔给我,都算她幸运的了。”

  “那你倒是让她赔啊。”林大鱼耸了耸,眼神看向余婉清,馊主意瞬间蹦出脑袋,“咱班长可不是那种死不认账的人。”

  “林大鱼!”余婉清急眼了,拍了拍桌子大喊着:“你给我闭嘴!”

  “班长治你,你就牵制她。”

  显然,林大鱼为了讨好时云澈,又给他出了一好计谋,这军师可不是只光会拍马屁。

  “…………”

  时云澈心里的小算盘,再次盘算起,“这倒是一个好办法。”

  很快地,他们三个又聚在一起怎么反击余婉清。

  “呐,欠条! ”

  黄豆是时云澈跑腿小弟,这种事儿一般都是他做,将欠条放在余婉清的桌上,还特憨厚地给予良心建议,“班长,这欠条你要是不签,时云澈说会直接将欠条送到你家的。还是签了吧,别把事情闹大。再说了,敢作敢当嘛!”

  “好了,你可以走了。”

  余婉清将黄豆打发走,便死盯着桌上那张欠条,怔了几秒后干笑了两声,大声念叨着里面的内容:“今我余婉清将时云澈的滑板摔坏,鉴于滑板是限量版,甘愿赔偿1000块为赔偿费用。由于本人比较穷,承担不起这些费用,时云澈同意,从今以后便甘愿为时云澈小弟,当牛做马,随叫随到,为期一个月。”

  念完欠条,余婉清脸上笑嘻嘻,心里特么的气。

  太幼稚了。

  这馊主意也就只有林大鱼那傻缺才想的出。

  余婉清非但不签欠条,还想当场给撕了。

  “尽管撕。”时云澈安之若素地说着:“我会重新拟一份更贵的赔偿费用直接寄到你家的,让你父母帮你背上这笔债也不错。”

  “王八蛋!真卑鄙!”

  余婉清看着时云澈的眼神里,分明就透着一丝厌恶,带着恨意,尽管如此她依旧还是忍住了脾气,没能将欠条给撕了,懂事的她,怎么会愿意父母闹心?

  “对了,把你手机号和微信号给我。”时云澈缓缓走向余婉清,用来足以摧毁一切的眼神肆无忌惮的挑衅着:“从今以后,必须随叫随到。”

  “我没手机。”余婉清对时云澈的恨,简直痛入骨髓。

  “你原始人啊?没手机?”时云澈嘲讽道:“少跟我装蒜。”

  “时云澈,你这是在整我,还是想追我?要我手机号干嘛?”

  余婉清说这句话的时候,故意提高了嗓门儿,眼神一直停留在沐瑾身上,只见此时的沐瑾,已经气地脸青,咬紧了牙关,心里大概就跟猫抓一般。

  不过这样的感觉很爽,至少,一箭双雕气死人不偿命。

  “哈哈哈哈。”旁边的林大鱼实在是没忍住,又一次哈哈大笑起来,惹恼了被余婉清倒打一耙的时云澈,眉头一皱朝着他大喊道:“你笑什么笑?有病啊。”

  林大鱼捧腹大笑,“不好意思啊,当我隐身!”

  时云澈不悦,“你有什么好笑的?”

  “不是,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看余婉清的眼神,就和西游记里那些既想要吃唐僧肉,又想要唐僧成亲的妖精的眼神一模一样。”林大鱼笑到无力,缓缓说道,“你们俩这是干嘛?当我们是空气啊?”

  什么意思?

  想要吃唐僧肉,又想要和唐僧成亲的妖精?

  可他这一比喻意思就是他时云澈对余婉清还垂涎三尺?

  “林大鱼,你说话之前,能不能动一动大脑?”时云澈皱着眉头,似笑非笑地指了指余婉清,提高了声调说着:“你的意思是我时小爷还会对这个嚣张跋扈的余婉清动心思?”

  “恕我直言,你刚刚问她要电话号码的样子,真的跟泡妞没什么区别。”林大鱼笑到无力,趴在黄豆的背上,上气不接下气,“你该不是真的喜欢余婉清了吧?”

  “神经病!”

  时云澈使劲地打了几下林大鱼的头,怒不可揭地指着他和余婉清说道:“我要是喜欢上了余婉清,我就从你们镇上的清水河上跳下去。”

  “噢!!!!”

  全班起哄,而余婉清只是无聊的眼神凝了他一眼,并未说话,眉宇间添了一抹得意,这时云澈还真是好糊弄。

  他们俩之间谁又会怕谁,但就怕谁会先投降,成为对方的俘虏。

继续阅读:第16章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的滑行轨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