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看来,你的确很听话。
漫雪失忆2018-02-27 10:152,096

  然而,这样美好的感觉,维持不到三秒。

  时云澈看到余婉清的那刻,停止了街舞动作,有些气喘的高举右手示意了一下,音乐便声嘎然而止。他低眸,汗水随着发丝而落,也浸湿了那白色的体恤,可那时的他的确浑身散发着一种耀眼的光芒,让人无法直视。

  “哇!时云澈,你好帅啊!”没错,这个花痴不是别人,正是梁静,只见她手舞足蹈的像个疯子般围着时云澈转了两个圈,“你这街舞跳的太好了,我要封你为神!”

  “谁让你带她来的?”时云澈板着脸看着余婉清,指了指围着他转个不停的梁静说着:“这是疯了吗?”

  “让我来这里就是看你耍帅的?”余婉清也尽量的掩饰着时云澈带给自己的冲击力,压抑着情绪,黑脸回应道:“你是不是有病啊?”

  “其实也不全是。”看到余婉清生气,时云澈似乎就特别的满足,微微抽动嘴角,似笑非笑的回应着,“我也就是试试看,你是不是真那么听话?”

  “时云澈!”余婉清声色俱厉,“你别太过分了!”

  “我还就这么过分!”

  “王八蛋!这么耍我,很好玩吗?”

  “你不也乖乖的听话了?”

  “时云澈!”

  “看来,林大鱼的这个招,还真治得了你。”

  “时云澈,我杀了你!”

  余婉清让时云澈的欠条给牵制着,内心满是怨气,居然还要被他这么呼来唤去,可谓是忍无可忍。

  “哟,这谁呢?穿着校服就出来玩?”正当余婉清扯着嗓子正准备和时云澈开战时,一个头发辫着无数个彩色小辫,身穿露脐装和小短裙的女孩,突然从人群中穿出,只见她上下打量一番余婉清,戳了戳她锁骨处,挑衅地吐出几个字, “这是干嘛?不去补习,跑来这个地方撒野?”

  “唉,你谁啊?”梁静见有人欺负余婉清,立刻挺身而出,义气地挡在了她的面前,指着小辫女孩说,“麻烦注意一下你的口气!”

  女孩皱了皱眉头,眼神看向身边的时云澈,说道:“你认识?”

  时云澈摇头,“不认识。”

  “敢这么冲跟我说话的,她是第一个。”女孩歪了歪头,表情凝重,再次看向梁静和余婉清,“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余婉清和梁静无厘头地对看了一眼,而时云澈没说话,无奈耸了耸肩,也只是意犹未尽的笑了笑。

  “我管你是谁?”梁静大无畏地说着,随即挽起余婉清的手腕,一副王后娘娘身边大红人的架势说道:“你可要看清楚,你现在挑衅的这个女孩,可是时云澈未来不可或缺的女人!”

  梁静竟然义正言辞地当着时云澈的面,说余婉清是他未来不可或缺的女人?

  她真的疯了!

  这个笑话一定是别人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梁静!!!”

  余婉清非但不感激她的慷慨解围,还涨红了脸将她从人群里给往外拖,“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你别管我。我要不这么说,她还不把屁股翘上天,你还没看出来吗?她这是想要稳住后宫的位置,直接挑衅你啊。”梁静挣脱了余婉清,情绪激动地再次返回人群,指着那个女孩大骂:“下次挑衅人之前,先睁大你的狗眼!”

  余婉清仿佛已经控制不住局面了,扶额叹气道:“真是要疯了!”

  梁静这是怎么了?

  她难道还没有弄清楚余婉清和时云澈的关系吗?

  他们可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哪来的什么后宫佳丽三千需要争夺盛宠?

  “你刚说什么?”小辫女孩气急败坏地回指梁静,“有本事再说一次!”

  “我说睁大你的狗眼!”梁静气势汹汹地回应着,“下次说话小心点!”

  不料,梁静话音刚落,围观的群众都纷纷向前,怒气冲冲地朝着她和余婉清逼近,时云澈则又成了看戏的观众往后退了几步,双手插入裤兜,月光洒在他身上映出一轮光晕,魅邪一笑,站在台阶上尽情的欣赏着这一幕。

  “余婉清。”时云澈的嘴角牵起一层涟漪,坏笑道:“你可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余婉清仰着头看向他,咬了咬唇,瞪眼骂道:“时云澈,你有什么烂招都尽管使出来,别再这儿演戏了。”

  “……”

  时云澈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

  正在这时,林大鱼无厘头的闯进了人群,先是朝着那群人傻傻一笑,再是装傻充愣地和余婉清打招呼,“班长,你也在啊?”

  “林大鱼,你属狗的吧,闻着气味来的?”余婉清轻哼两声,“装什么无辜呢。”

  “他就是林大鱼?”梁静诧异地眼神扫向林大鱼,无比嫌弃,然而,林大鱼在看见梁静的那刻,就跟老鼠见到猫一样。

  “你认识他?”余婉清顿了顿说道:“什么渊源?”

  梁静皱眉不悦,“说来话长。”

  余婉清回敬她一句,“藏的够深!”

  “你们这是干嘛呢?不是约好玩滑板吗?我把我那群朋友都叫来了。”林大鱼见气氛不妙,赶紧抽离退回到了时云澈的身边,用肩膀蹭了蹭他,小声嘀咕着:“你怎么把余婉清给弄来了?还顺带个梁包子?”

  时云澈笑笑了事:“买一送一呗!”

  “完蛋了!”林大鱼绝望之极,“我这下形象全毁在你手里了。”

  “林大鱼,你还有形象吗?”时云澈收了笑,“就算有,也是奸臣之相!”

  “大哥,今晚的计划取消吧。”林大鱼苦苦哀求,“你这样玩下去,我的终身幸福是会被毁的啊。”

  “你看上的是那个小胖妹?”时云澈盯着林大鱼哭丧的脸,甚是好笑,“林大鱼,口味够重啊。”

  此时的林大鱼的表情,诠释了六个字:“自作孽不可活。”

继续阅读:第18章 徐峰的出现,犹如春天来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的滑行轨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