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失魂落魄的余婉清
漫雪失忆2018-03-03 21:592,177

  “周末6点,白果林见。 到底什么意思?”

  余婉清站在原地紧抱着徐峰给她的文件袋,失魂落魄的反反复复的念叨着那句话。

  可她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黑眸里晕满了满满爱意,左胸口跳跃的频率也因为徐峰急促而汹涌着。

  “余婉清!”时云澈瞥向她,眼神复杂,可还是使劲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一脸兴味的从她的身边略过,“魂都被勾走了。”

  余婉清抬眸横了他一眼,“关你什么事儿?”

  “你可别忘了,我现在还是你的债主。”时云澈转身警告,“注意语气!”

  不提那茬还好,一提真是一肚子的气。

  好好的周末被时云澈那混小子给搅和的天昏地暗。

  这笔账迟早要跟他算的。

  “狗屁债主。”

  余婉清顿时血气上涌,满面通红,没好气道:“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时云澈还真是债主上瘾!

  真是够了!

  绕过时云澈他们三人,余婉清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将徐峰给她的文件袋打开一看,里面厚厚一叠的“情书复印件”,这时,她脑海里刻画出的竟是徐峰脱口而出那句,“虽然我不知道原件长什么样。”

  “难道,学长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不然,也不会约我去白果林见面啊。”

  “……………”

  余婉清趴在课桌上,闭上眼睛冥思苦想。

  正在这时,时云澈突然出现,抢走了她压在手臂下的文件袋,然后,肆无忌惮的摇晃着手里的战利品,朝着她示威,“这该不会是徐峰给你的情书吧?不过,这情书够特别啊,居然用文件袋装。”

  时云澈讥讽的言语,逗乐了周围的其他同学。

  余婉清蹭的站起来,急的红赤白脸,“时云澈,你还给我!”

  “干嘛还你?我最擅长于念情书的。”说着,时云澈竟然当着余婉清的面,将文件袋打开,刚想以此来给她难堪,竟也发现袋子里装的就是他时云澈当初复印的余婉清给徐峰的情书,他瞬时眉头舒展,喜上眉梢调侃道: “这徐峰敢情是来退情书的啊。”

  时云澈丧失了兴致,随手又将文件袋仍回给余婉清,“这个,你还是留着自己慢慢欣赏吧。”

  原本还在劝说自己,徐峰不是来退情书的,可被时云澈这么一戏弄,余婉清一时喉咙发紧。

  “原来如此啊。”

  黄豆和林大鱼眼见这一幕,互相面面相觑,眼神扫向看向时云澈和余婉清,默契地唱着:“爱情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形………”

  “…………”

  什么玩意儿!

  因为那情书,那一上午余婉清都不在状态,整个人就跟晒焉的青菜似的,趴在课桌上一动不动,直到中午午饭时间,梁静出现在她面前,她才仿佛得救了。

  “余婉清,你怎么还在这里?”梁静冲进教室,拍了拍余婉清的桌上,不耐烦道:“我在食堂等你半天了,你躲在这里睡大觉?”

  “我不想吃饭。”余婉清趴在桌上,连头也不抬地有气无力地应着,“你自己去吧。”

  “干嘛?”梁静下意识地摸了摸她的额头,探了探温度,没发烧的迹象,随即大骂道:“你大白天的装什么丧尸呢?要死不活的。”

  余婉清声音压的很低,如同喉咙间覆着一层砂纸,“我真没什么胃口。”

  “你没胃口,你那青春期的荷尔蒙可都蓄意待发呢。”梁静灵机一动,搬出了徐峰这块大招牌,“你要再不去,徐峰可就回教室了,你连影子都见不着。”

  余婉清嘟嚷着,“谁稀罕似的。”

  “哟,这是怎么了?”梁静双眼放着光,仿佛八卦消息迅速追踪器,“连徐峰都不能勾起你的食欲?”

  “呐。”余婉清从课桌里拿出文件袋递给梁静,“这就是你说的,徐峰高价回收的情书复印件。”

  梁静接过文件,随即,她又趴了下去。

  隔了半刻,梁静询问道:“他还给你啦?”

  “废话。”余婉清皱了皱眉,嗓子里发出沉沉的声音,“这说明了什么,不用我多说了吧。”

  梁静不依不饶,伏在余婉清耳畔问:“他有说其他的什么话吗?”

  余婉清眼神闪烁撇嘴说道:“啥也没有了。”

  “就你那说谎的眼神,我一眼看穿。”梁静死盯着余婉清的眼睛,誓不罢休,“肯定他说了什么别的。”

  “够了!” 余婉清白了一眼梁静,“以后,别再我面前提徐峰这个名字。”

  “余婉清,我不提徐峰的名字,难道提时云澈的名字?”

  梁静炸开了锅,一个人兴奋地转了几个圈,余婉清有些看不清眼前这个疯子,到底是不是她从小玩到大的朋友?

  一会儿因为时云澈,一会儿因为徐峰。

  她这是半疯癫,半清醒,状态已然达到了巅峰。

  “神经病!”

  这是余婉清最后给她的评价,也将会是永远的标签。

  正在这时,文件袋因为梁静疯疯癫癫的动作一不小心从桌上给落到了地上,厚厚的复印件也散落一地,其中有一张显眼的蓝色纸正好映入了眼帘。

  “这是什么?”

  梁静通透的眼眸立刻锁定了那张蓝色纸,余婉清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已经拾起了纸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遍,“余婉清,这周末6点,白果林见,我有话对你说。徐峰。”

  “……………”余婉清扶额叹息。

  “余婉清,徐峰竟然主动约你见面?”梁静兴奋地将纸条递给余婉清,然而,她却眸色一沉,毫无兴致地应了一声,“嗯。”

  “看你那表情,你肯定知道这事儿吧?”梁静拿着纸条在余婉清的眼前抖了抖,以示意自己不爽,“我就说肯定有猫腻,还想瞒着我呢。”

  余婉清破罐破摔,“情书都给我退回来了,再约我见面,不就是为了让我死心嘛。”

  “那也未必。”

  梁静好似诸葛亮上身,掐指一算,“也许是吉兆。”

  “……………”

  余婉清真是服了她了。

继续阅读:第20章 所谓的饥饿营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的滑行轨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