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余婉清也不是铁打的。
漫雪失忆2018-03-20 22:302,260

  余婉清重感冒反复发烧,高烧不退,在医院挂了两天的盐水才控制了发烧君的病情,可这两天里她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垂死挣扎,哀痛欲绝。

  原本医生需要她在医院观察两天,可她死活不愿意,还威胁别人,要是考不上大学,责任都在于他,这让医生情何以堪,只得和家属商量,让多注意观察病人发烧的频率,一旦高发状态必须来医院。

  余妈妈也拿余婉清没办法,在医院挂盐水的那两天,只要有机会就会想要逃跑,其实,她心里很清楚,为什么余婉清学习那么拼命,懂事的她不愿意别人在背后议论有关他哥哥不争气赌博输钱的那些事情,也不愿父母抬不起头,她想要为他们博得喝彩和那一丝欣慰。

  回到学校时,已经是下午2点30分,刚好下午的第一节课快要结束。

  因为生病的原因,余婉清的步伐有些沉,甚至吃力,需要扶着楼道的扶手才能上去,那时候,她不禁想笑自己,真是一病如山倒,十七岁的花季少女,上三楼还不如那些老婆婆利索。

  “叮铃铃………”

  突然,下课铃声响起。

  余婉清刚上三楼,感觉体力还是有些不支,不料,下课铃声一响起,很多同学都一涌而上,将余婉清挤在了一个角落里,她脸上煞白,呆呆诺诺的盯着来来往往的人,头昏脑涨。

  熟悉的声音入耳,“哟,这不是余婉清吗?”

  这个混蛋消失了一周,就这么出现了?

  真是枉费自己淋了那一个小时的雨。

  竟然还如此嚣张跋扈?

  余婉清始终不明白,时云澈为何消失了,又为何出现?

  余婉清抬头,和他的视线对上,却无端端地激起了怒火,很快地,她又将视线移开,注意到他身后跟着的林大鱼和黄豆,眼神也一直在时云澈和他们俩之间来回切换。

  余婉清似乎发现了,时云澈身上穿的T恤衫和林大鱼,黄豆藏在校服里的T恤衫很像,很像某种队服?

  “班长,你这身体抱恙,就别硬撑嘛。”林大鱼好似一副关心余婉清的表情说着,“毕竟,养好身体才能朝着清华北大前进啊。”

  黄豆就像是预先安排好的一样,配合的举手,“对。我同意。”

  “听见没?我们仅代表全班同学的心声,希望班长还是养好身体再来上学!不然,这要是再晕一次,咱们可付不起这个责任。”林大鱼奇怪地笑了一下,就那么一笑已经出卖了他的灵魂。

  黄豆赶紧附和,“对。班长你日夜为八班操劳,鞠躬尽瘁,真应该好好休息休息。”

  听完他们一唱一和的演讲,余婉清吁了一口气,往后靠了靠,尽量的让身体靠着墙壁,双手抱于胸前,那双墨染的眸子里满是不屑,“你们是不是想说,八班没我照样转?别说的那么冠冕堂皇!”

  “这都被你听出来了?”黄豆这装傻充愣的功夫,可真是一绝,“还真就是这个意思!”

  说着,他们三个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番,然后,意犹未尽地笑了笑。

  “把我当猴耍呢?我不在,你们是不是可以上天入地了?”

  余婉清清了清了脑袋,眼神扫视了他们三个,有种不祥的预感。

  “上天入地有什么不好?不过,看你这脸色的确不太好?”时云澈忽的露出一个调侃的笑来,歪头瞟了一眼余婉清,“要不,你还是回家养老吧。”

  余婉清没反击,无奈咬了咬唇,可看着他那恣意妄行的样子,全身血液瞬时冷却后,又在一瞬间涌上头顶,用那稍有些嘶哑的声音回击道:“你时大少爷养老的时间可比我长!”

  时云澈知道余婉清暗示的意思是什么,便极具侵略性地靠近她,在她耳畔轻声说着:“怎么?我不在的那一周,你是不是特别的想我?”

  “时云澈!”

  余婉清瞬时面红耳赤,额头不经意之间也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你就一混蛋!”

  “呵。”

  时云澈这笑意,两分戏弄,一分玩味,“我一混蛋,就做混蛋该做的事情。”

  余婉清耷拉着半截眼皮,眼神多为不屑。

  正在这时,林大鱼和黄豆转身背对着余婉清,同时数着:“1,2,3。”然后,将校服外套脱到肩膀以下,余婉清则清晰的看见了那几个,“林荫滑板队”的大字。

  林荫滑板队?

  是不是还指望着威震四海?

  他们俩还特别得意的甩了甩臀-部,是要特别的彰显出他们滑板队的独特魅力吗?

  “谁允许你们组建滑板队的?”

  说着,余婉清仿佛一股怒火直冲脑袋,一脚踹了过去,受力过猛的林大鱼和黄豆摔了一个狗吃屎。

  林大鱼哀嚎:“干嘛不能组建滑板队?”

  黄豆接应:“再说了,我们组建滑板队,和你有什么关系?”

  余婉清怒吼:“距离高考还有多少天,多少个小时,谁有那蛋疼的时间去玩滑板?”

  林大鱼:“不玩,怎么叫青春?我们才不要当那个书呆子呢。”

  黄豆:“对!我要让沐瑾看到不一样的我。”

  余婉清:“……………”

  看着他们俩那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余婉清走向前去,气急败坏地朝着趴在地上还据理力争的黄豆和林大鱼踹了两脚。

  “余婉清,你干嘛呢?”林大鱼怒不可揭地从地上弹了起来,指着余婉清骂道:“小心我们报复你。”

  “报复?”

  余婉清目光黯淡无光地扫向时云澈,努力地仰了仰下巴,以示自己威风凛凛,“我怕过谁?”

  时云澈盯着她那苍白的脸色,无奈耸了耸肩,神色坦然,带着一丝傲娇,“可你余婉清也不是铁打的。”

  余婉清逞强,“我还就真要让你们看清,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我也很好奇………”时云澈声线低沉蛊惑,“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呢?”

  林大鱼调侃道:“钢铁是尼古拉•阿历克塞耶维奇•奥斯特洛夫斯基炼成的。”

  “林大鱼,没文化真可怕!”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本来就是他写的嘛。”

  “你胡说八道一通,就敷衍我们?”

  “……………”

  完了!

  李夫子的收官班级,已经完了。

  彻彻底底的完了!

继续阅读:第26章 得不到永远在骚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的滑行轨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