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第二十七章
洛紫湮2018-01-22 15:032,281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空寂山上生活着一个家族。

  这个家族人数十分庞大,其中不乏能工巧匠,专以设计奇门遁甲、精妙阵法为生。

  空寂山上连绵不断的迷殿,就是他们曾经居住的地方。

  那些宫室之所以被称为迷殿,是因为它像迷宫一般,外人一旦入内,阵法便会自动开启,将来人深锁其中。

  再难出来。

  只是后来,传闻说是那个家族似乎惹了什么诅咒,一夜之间全族失踪,于是,这片迷殿也就空了下来。

  后人常传着里头有无尽的宝物,这样的传言也毫无疑问引来许多觊觎的人。

  可从来没有人能活着从迷殿走出来。

  日子一久,大家也就不敢再进了,因此,世人又称它为“鬼殿”。

  黑衣的海皇在夜风中扭头去望身侧那个娇小玲珑少女,眉目罕见的柔软。

  “夜心,你……怕吗?”

  少女神采飞扬,闻言,略歪了歪头,问:“这里面有怪物吗?”

  宿修颔首。

  夜心“哦”了一声,又问:“那我们会分开吗?”

  这次得到的回答斩钉截铁。

  “不会。”

  少女拊掌而笑:“那又什么可怕的呢?我会保护你呀!”

  保护他?

  宿修失笑,眼里星星点点,容颜在那一瞬盛放到极致的惊艳。

  他还需要她来保护?

  虽然心底这样想,宿修还是郑重其事的点头,“那我的安危就交给你了。”

  一旁凝碧的眼珠子差点看的掉出来。

  这是——她们英勇无比又高傲无比的海皇陛下?居然……这么会说冷笑话?

  “该放心了吧。”

  身侧是柳弥清浅的低语声。

  “天行凤星再度临世,是站在你们海国这边的。”

  凝碧蓦然睁大眼睛,眼里是明明白白的惊诧。

  “你怎么……晓得……”

  剑客抬手,极轻缓的揉了揉鲛女随风飞舞的蓝色长发,眼里划过一丝宠溺:“你不晓得也是寻常,毕竟你来我府上的时候,我已经出师太久了。”

  “我的师父啊,占星术并不亚于如今的墨曜大祭司。”

  凝碧摇了摇头,漂亮的眼睛亦是覆上一层薄薄的悲凉。

  “你不晓得,柳弥,”顿了一顿,柔美的嗓音亦是含了悲怆,“若是凤星觉醒,她会放下当年同擎天大帝的情分吗?毕竟,她一直是人族的守护者啊……”

  “可她毕竟不是人族……”

  “那又怎么样呢?她心上的那个人……是人族的帝者啊……”

  一行人止步在第一座古朴宫殿的大门前。

  那门是一扇雕花大门。

  夜心只觉得那花纹实在眼熟的紧,却实在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宿修率先抬步,走向那扇大门。

  “宿修!”

  夜心惊叫,伸手扯住他的衣摆,宿修脚步一滞,回头,眼带问询。

  夜心却语塞。

  该说什么?阻止吗?

  可看凝碧方才的态度,显而易见这里头有一样对宿修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倚着宿修的性子,必然是……非去不可。

  夜心闭了闭眼,复又睁开,眸光划过一道异彩,到嘴边的话也是变了一变。

  “我想过去瞧瞧,宿修,这图案我看着眼熟的厉害。”

  宿修闻言皱眉,显然是有些迟疑。

  这时柳弥开口:“我也觉得眼熟。”

  夜心与他对视一眼,同样从对方眼里看到汹涌的浪潮。

  于是,他们二人不约而同的向前一步,一齐往那扇门走过去。

  这次,宿修没有阻拦,凝碧亦是沉默的抿着嘴,似乎在等待什么。

  两人一步又一步,极其缓慢的走着,终于走到了那扇雕花大门面前。

  这下,因为距离隔得近,夜心轻而易举就看清了那扇门上头的纹路。

  是一条生了翅膀的龙?

  夜心脸色“刷”一下变得煞白,她好像记起来了。

  翼族继任圣女大典的人——

  都会披上一件雪白的羽衣,那羽衣的样貌,可不偏偏跟这龙身上的翅膀一模一样嘛!

  与此同时,柳弥亦是低低惊呼:“祭司神塔,祭司神塔里好像有这么一幅图腾!”

  他们二人离得极近,声音又压的极低,以至于不远处的宿修和凝碧只能瞧出来他们在低语,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夜心往那边瞥了一眼,见宿修面色如常,这才轻呼出一口气,道:“你是说——帝都那座跟迷殿能够媲美的祭司神塔里有龙的图腾?”

  柳弥很是肯定的点头:“在最低层,我也只能进的去最底层,那里有一幅跟这条龙长的很像的龙图腾,那图腾似乎不是凡物,染发着很重的煞气。”

  顿了顿,柳弥生怕自己说的不够明白,复又补上一句:“跟这个不一样,这个纹路是死的,是雕刻上去的,但是那个——哎,该怎么形容呢?就像是活着的一样啊。”

  就像是活着的一样啊。

  少女闻言面色更白了些,连神情似乎也有些不宁。

  “你怎么了?”

  柳弥不解,他是因为联想起那幅带着煞气的图腾才生出几分惊悚,夜心怎么……好像比他还要害怕的样子?

  难道因为她是女孩子?

  柳弥摇头失笑,怎么会,必然是自己想多了,她可不是寻常的女孩子。

  “没事,”夜心这时也恢复往常的神色,冲他笑了一笑:“这确实是假的,推开便是,没有什么危险。”

  当然……是个假的,也没有什么危险。

  毕竟,真的在那底下压着呢!

  夜心眯了眯水眸,头一次对三万年前的那对开国帝后生出不满的情绪,他们真当那东西是开玩笑吗?居然真的敢去招惹,万一有一天它冲破封印出来……

  这擎天大陆啊,怕是真的会毁为一旦吧。

  “宿修,凝碧,”夜心回头,笑眯了眼:“可以过来了,这里没有危险。”

  宿修颔首,一个闪身掠到夜心身边,看着已经被柳弥推开的大门,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走吧。”

  夜心不说话,这次乖乖的跟在他身后。

  柳弥伸手拉过凝碧,亦是不动声色,不紧不慢的跟上去。

  方才夜心神色不对,显然她是知道什么,但她没有说。

  在这种情况下,关于迷殿的一切情况都是弥足珍贵的,因此能够令夜心闭口不言原因也只有一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