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什么的才不可爱呢!
云未语2018-03-03 10:303,713

  第二天,简言上完了课,寻着午休时间就抓住昨天惹事的两个小捣蛋鬼,拎着两个人就去了办公室询问状况。

  “你们两个昨天到底怎么回事?!”

  两个小孩子并排站着,焦娇耷拉着脑袋有点害怕的缩了缩,似乎知道自己错了,不敢看简言。

  白新起瞅了一眼焦娇,反倒是向前站了一步,道:“简老师,是我说要跟焦娇比赛的,你就别说她了,有什么错我一力承担就是!”

  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

  嗯……虽然不是我一人做的,但这种时候我就一人当下了吧!

  简言还真的没想到白新起在这种时候会挺身而出,毕竟昨天这个小家伙还强词夺理,差点害的自己被众人围观。

  简言内心有些好奇,觉得这件事情也许有什么隐藏的内情,她仔细地盯着两个小孩的神情看。

  “那你说说看,昨天为什么要做这种游戏?要是敢说谎,两个人就都不用上课了,现在就把家长叫过来!”

  但无论如何,两个小孩子的这种行为十分危险,一定要严厉批评,不能再让他们再做出这种冒险的行为了。

  简言向来温和,板起脸来说话的样子谁也没见过。白新起刚来并不清楚,焦娇却更加害怕了,眼眶一红就哭了出来。

  “哇!”

  焦娇一哭,简言就有点懵怔,不知道该不该哄。

  哄吧,好像就觉得自己说的不对,要是给小孩子种下了惹什么事情哭一哭就好的印象,那就坏了。

  但是不哄吧……

  简言看着焦娇那黑峻峻的小脸,哭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总感觉她很可怜。

  额……还有就是,她哭得太过声嘶力竭了,简言总觉得她有可能会喘不上气来。

  “别哭了!”

  没等简言在说什么,白新起反倒先被焦娇哭得头疼,他捂着耳朵叫道:“我都叫家长来了,你歇一歇。”

  焦娇的哭声瞬间顿了顿,她抽了抽鼻子,似乎是想要辨别真假。然后,焦娇爆发出一阵更大的哭喊声。

  “哇——”

  简言:“……”

  白新起:“???”

  简言看焦娇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完全懵怔了,她手足无措地开始抱着焦娇哄来哄去,好不容易才消停一些。

  焦娇打了哭隔,眼眶红红地看着简言,道:“那我也要叫家长吗?”

  简言没敢说话,她觉得如果自己这个时候点了头,焦娇会哭死给自己看的。

  “啊,真丑……怪不得别人都不喜欢跟你玩!”

  白新起看着焦娇那乱糟糟的脸,“啧啧”两声,似乎感觉十分不能忍。

  简言听到白新起这句话皱了皱眉,道:“小朋友不能以貌取人,还有,谁说我们焦娇丑了?她多可爱啊?!”

  焦娇眼泪汪汪地看着简言,孺慕之情溢于言表,她又打了个哭嗝,道:“嗝,小简老师,你可真好!”

  焦娇伸手摸了一把鼻涕泡泡,整个脸又更脏了点。简言叹了口气,抽出来一张纸巾给她擦脸。

  白新起默默地退后了几步,表示自己承受不了。他一转头正好看到窗外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来,连忙跟简言道:“老师,我家长来了,那我先走了!”

  白新起说完溜溜就想跑,可以说是半点没有悔过的意思了。

  简言:“……”

  另一边,焦娇眼泪汪汪地看着她,可怜兮兮地像是跪地求饶地小哈巴狗。

  简言头痛又无奈,只能让两个小孩子先走,决定先跟家长聊聊,她道:“你们两个不要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昨天那个哥哥因为你们现在都还在医院里待着呢!”

  简言想起李客心里就更担心了,李客先生是一个人在这边,这次一住院连个照顾他的人都没有。

  简言早上跑到医院一次给他送早点,却见到李客还在认真的忙工作,他把笔记本放在自己的腿上,噼里啪啦地敲着代码。

  ……李客先生真的是超敬业的现代精英啊!

  要是自己肯定就哭唧唧地耍赖不干活了,真是令人羞愧。

  “臭小子!你又给我惹什么祸了?!上学第一天就这么不老实,我看你是想挨揍了吧?!”

  简言正打算在跟两个小孩子叮嘱几句,只听办公室的门“咣当”一响,一个嚣张而霸道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办公室的老师们都吓了一跳,齐齐抬起头来往这边看,只见一个身高一米八五的长腿帅哥站在门前。

  白俞诚眉毛一挑、单手插兜,眼神里的不耐烦快形成了实质,他伸手抓着白新起的后领就拎了起来,道:“……所以我就说,看熊孩子什么的这个活太麻烦了,就算你爸把这边的公司给我,我也只是勉为其难的照看你一下而已,我有没有说过啊?!”

  白新起觉得这几天被当货物一样拎起来的时候比去年一年的次数都多。当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去年他还在爸妈身边养着……咳,好吧,是他也没有这么喜欢捣蛋。

  咳咳,毕竟爸妈不在嘛,脱缰的野马跑一跑还怎么了?!

  白新起被自家小叔念叨半天,好不容易才被放下来,他在白俞诚万分犀利的目光下败下阵来,服软道:“小叔,我错了……”

  白俞诚双手抱胸,挑眉看着这个小家伙,并不说话。

  白新起顿了顿,道:“……我给我爸说,让他再注资一千万……额,两千万总行了吧?”

  白新起看着自家小叔神色一变,连忙将“补偿金”翻了一番。

  白俞诚这时候才算勉强满意,他挥了挥手让这个小子快滚。

  白新起:“……”

  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等我长大要你好看!

  于是,白新起灰溜溜地走了,顺便还把还想哭的焦娇也拽走了。

  简言有点懵:“……”

  总感觉自己刚刚好像目睹了什么不属于自己世界的谈话。

  一千万?两千万?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吗?!

  简言这时候才去看那个高大的男人,他一身精致而舒适的休闲装,漂亮时尚的商标品牌如花纹一样绣着,简言似乎路过本市顶级奢侈品商店的时候看到过这个标志,每一件服饰的价格都可以赶上她这个小老师几年的工资。

  简言默默颤抖了一下,把自己桌子上的咖啡往里拿了拿,她要是不小心把面前这个人的衣服弄脏了,怕是几年辛苦的工资都要浪费了。

  白俞诚料理完了自家的臭小子又敲诈到了一笔款项,心情正好。他一贯不怎么在意细节,随手就拖了个椅子坐倒简言身边来,道:“你是白新起的老师吧?我叫白俞诚,白新起的小叔,算是他现在的监护人吧。这小子怎么了?”

  简言听到这个名字一顿,也抬头望过去,两个人这才真正开始看向彼此。

  然而,白俞诚看向简言的那刻眉毛一皱,眼神顿时有些探究,半晌才道:“……简言?!”

  简言看着那个跟白新起有些相似的帅气眉眼,犹豫了一下才硬着头皮,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学、学长啊……怎么是你……”

  嘤嘤嘤嘤,好背哟,怎么第一次叫学生家长,来的就是这个人!?QAQ!

  白俞诚,简言小初高……整个学生时期的学长,当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风云人物,毕业几年之后都还有他的传说。

  简言一进学校那天就看到白俞诚带着一帮少年打架,吓得她差点变成鹌鹑。他狂妄不羁的眼神望过来,成了简言好几日的噩梦。

  要是白俞诚只是人帅腿长会打架就罢了,反正每年学校总会出这么几个人,但是白俞诚之所以被学校称为传奇,就是因为他还脑子特别好。

  本市学生上学,小学和初中都是就近分配,但是高中是需要考试选拔的。简言拼死拼活每天学到十一二点,好不容易才考进本市最优秀的实验高中,白俞诚却是以高分碾压式的考进去的。

  简言兴奋地去报道的时候,正巧又看到了白俞诚,他正躲在角落里吸烟,吊儿郎当地跟自己的小兄弟讲:“又来一群新人啊……你看看他们兴奋的样子,啧啧,真可笑。录取线那么低能选拔出来什么?初中那么点知识随便学学就行了。”

  简言默默看着自己手中吊尾车的排名,心酸地揉了揉眼睛,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嘤,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人比人气死人。

  是的,就如同后来白俞诚轻轻松松去了外国名校进修,回来之后自己办了企业。而她拼死拼活好不容易考了个相对优秀的师范大学,又咬紧牙关闯过独木桥成为了事业编老师……

  嘤,工资不到四千块,每天对孩子操着卖白粉的心的小老师。

  按理说……像这种完全不同人生的两个人,即便是校友也没什么交集。但是偏偏白新起有个好兄弟,特别喜欢简言。

  嗯……追了她好多年都没追到手,这让白新起对她印象深刻。

  白俞诚看着简言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微笑,一字一字慢慢道:“原来是小~学~妹~啊!”

  简言脑海里飞速拉响警报:“!!!!”

  白俞诚的手机在他指尖转圈,动作炫酷又悠闲,如同他本人现在的状态。

  “阿辉知道学妹你在这里工作吗?要不要我告诉他?”

  简言脑海里的警报已经响得快炸天了,眼睛圆圆瞪着白俞诚,像是只面临敌人的炸毛小兽。

  简言一下子跳了起来,似乎是想用并不存在的气势压倒白俞诚,她想也没想就叫道:“我、我有男朋友了!余辉再骚扰我、我就不客气了!!”

  “嗖!”

  办公室里面的老师齐刷刷地看了过来,一脸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而那个罪魁祸首白俞诚却悠闲地半倚在转椅上,笑眯眯地看着简言道:“哦——有男朋友了?”

  不,并没有。只是不想让你多管闲事的借口!

  简言有点心虚,但还是坚持地点点头,瞪着白俞诚道:“对!有了。”

  然而白俞诚却微微一笑,道:“那好啊,小学妹带我去见见你男朋友吧。好歹同学一场,要把把关嘛!”

  诶?!诶诶诶诶?!!

  简言怔了一瞬,却听白俞诚又补充道:“……要是不行,那我就通知阿辉来见好了。”

  简言:“……还是你见吧。”

  讨厌他!从小到大都讨厌他!

  嘤,QAQ!

继续阅读:诶,互怼也是一种爱……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邻居太可爱了怎么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