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的亲亲亲亲……亲上啦!Σ(⊙▽⊙"a
云未语2018-03-01 19:303,577

  预期的痛苦并没有来临,简言只觉得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一时怔了怔。

  “轰隆隆”是桌椅掉落在地上的声音,李客只觉得腿上一痛,“咔嚓”一声似乎是骨头断掉的声音。

  李客皱着眉头闷哼了一声,他在椅子砸下来之前抱住了简言,然后转身把她保护在了怀里。

  痛痛痛痛痛痛——!不开心不开心,明明今天是我生日啊!QAQ!

  我果然是倒霉体质啊……唉,我就说嘛,今天怎么可能这么幸运,见到了可爱的简言小姐好几面……嘤,果然是要还债的!

  算了算了……好歹简言小姐没有事!这就足够了!

  李客痛得额头上都沁出了冷汗,但他却只是皱了皱眉,深吸了一口气对道:“没事了,别怕。”

  简言在李客怀里慢慢睁开了眼,待到看清楚情况之后,整个人都懵怔了。她连忙把压在李客身上的椅子推开,道:“啊!怎么会这样!李客先生……您、您没事吧?”

  李客看了一眼简言,一下子就顿住了。只见简言漂亮的眼眸里水光氤氲着,她心疼地看向自己,眼圈都泛红了。

  啊啊啊啊啊啊——简言小姐在心疼我啊!

  总觉得这一刻就是死掉也是值得了!好嘛好嘛,当然还是不要死掉比较好……

  嘤嘤嘤,不过还是腿好痛啊!QAQ!

  李客顿了顿,神色淡淡地摇了摇头,他略微单薄的唇瓣有些苍白,道:“没事。”

  然而李客微微一动,腿就疼得让他皱了眉。

  啊啊啊啊——

  再这样下去就保持不了我高冷精英的模样了!QAQ!

  不行,我绝对不能在简言小姐面前丢脸!嘤!

  就是……好痛痛痛痛啊!QAQ

  李客抿了抿唇,躲开简言的目光侧过头去。

  李客眼眸里露出了一个可怜兮兮像是小奶狗似的神情,在这一刻,他如果有耳朵,怕是都要耷拉着贴在头发上了。

  简言完全看不到李客的神情,然而见到他移动有些困难,就知道他的腿极有可能骨折了。

  这些凳子椅子的支架都是用铁做的,砸下来肯定很疼很疼的。

  “李客先生,你的腿是……”

  简言内心愧疚地不行,连话都不忍心说出来,她对着李客眼泪汪汪地鞠躬认错道:“李客先生……对不起!我、我会负责的!”

  还不等李客再说些什么,两个人却突然听到了白新起的嚷嚷,他叫道:“喂喂喂,麻烦你们先别卿卿我我了,来救一下我好吗?”

  两个人这才仰起头来,发现白新起的样子竟然比刚刚的焦娇还要惨,他正单脚悬空倒挂在椅子上。

  李客:“……”

  简言:“???!!!”

  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的?!

  白新起撇了撇嘴,好像很不屑的样子,嘟囔道:“要不是老子想要英雄救……咳,英雄一下,哪里会这么狼狈,你们可不许笑我!”

  要不是我自己弄不下来,我才不想叫你们看见我这个样子呢!

  白新起一点也不想说刚刚伸腿勾了一下焦娇之后,自己却不小心翻了船——他另一只脚被椅子之间的缝隙卡住了,然后就这么悲惨的悬空了半天。

  此刻自己的学生这么危险,简言也顾不上别的了,她连忙跑过去伸手去接白新起,没想到这个小家伙恰好就在这个时候掉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白新起这时候就算再傲娇,也架不住坠落的恐惧,拼命叫了起来。

  “接住你了!”

  简言眼疾手快,飞步上前,打算硬生生用双臂接下来了这个小少年。

  白新起这个小家伙虽然年纪不大,长得也不胖,但他从小锻炼肌肉很结实。简言伸手去抱他却没抱稳,竟被他压得歪了身体,眼看着就要倒在地上。

  “小心!”

  李客也顾不得自己腿上的伤了,下意识地就想要站起来去扶简言。然而此刻,简言却因为惯性倾斜,白新起害怕地抓着她胳膊往侧面一带,正正好好就转身撞上了李客。

  慌乱之间,李客只觉得一个柔柔软软的地方压在了自己的唇瓣上,香甜而美妙的气息扑面而来。

  李客愣了一下,意识飘到了好远好远,时间慢慢拉长,仿佛世界都在这一刻静止了。他呆呆地抬起头来,看着近在咫尺的简言。

  简言精致的小脸白皙而细腻,满满的胶原蛋白和吹弹可破的肌肤,她两颊带着少女特有的红润感,亮如星辰的眼眸闪闪发光,只是此刻有些惊愕地看着自己。

  下一秒钟,简言“嗖”得一下子跳了起来,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一样,捂着嘴唇往后跳了三四步。

  “我我我我我我……”

  简言直愣愣地看着李客,不知所措地手舞足蹈,似乎是想要解释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她望着有些震惊的李客,一股热浪顺着她的肌肤涌了上去,让她耳朵尖都红成了一片。

  简言当然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她刚刚跟李客亲亲了。

  虽然不是故意的……

  但是他们——

  亲!亲!了!

  嘤嘤嘤,李客先生跟自己一点也不熟,刚刚被自己亲到了一定气坏了吧?!QAQ!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他会不会相信真的只是被小孩子拽偏了,我才撞上去的……

  呜呜,肯定不会相信的,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啊!

  李客先生这么高冷的精英男神应该对这种事情也很在意的吧?!肯定有很多优秀的女孩子喜欢他的,结果就被我这么……

  总感觉自己一定会被李客先生讨厌的……

  QAQ……

  简言耷拉着脑袋,在脑海里充满着“完蛋了”“被讨厌啦”的时候,李客却慢慢收起了自己的表情,他神色掩在黑框眼镜之后,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李客似乎很淡然地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反而拿起手机来冷静地叫了出租车。然后,他抬起头来对简言道:“简言小姐,你会负责任吗?”

  诶?负责任?!

  是、是说刚才那个、那个……那个吻吗?

  简言的脸瞬间就红到要爆炸了!她眼神湿漉漉地看着李客,一时间脑海里都是“嗡嗡嗡”的声音,其他的事情都听不见也想不起来了。

  然而还没等简言回答,李客便道:“……那就麻烦简言小姐了。”

  李客定定看着简言,对她伸出了一只手,似乎等待着她做什么事情。

  诶?刚刚李客先生说了什么?

  简言一脸懵逼地从自己的幻想中抽离出来,呆呆看着李客似乎想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做。

  “啊!女人你还在发什么呆!”

  白新起出了丑,并不想待在这里。他等得不耐烦了,开始催促简言。

  哼,这个蠢女人又在想什么呢?!看着别人一动不动的,不知道要救命吗?!

  “他让你扶他一下啊,要去医院检查啦!”

  白新起刚刚闭着眼睛,根本什么都没看到,因此完全理解不了简言纠结的小心情。

  李客却很明白简言的不淡定,他顿了顿又解释了一遍道:“校园人员太多太敏感,直接把救护车叫进来影响不好,麻烦简言小姐跟我一起去门口等一下出租车好吗?”

  “哦哦哦哦哦哦……”

  简言这才回过神来,红着脸点头如捣蒜——刚刚是羞涩的,现在是羞愧的。

  简言把李客的胳膊架在了自己肩上,然后手揽着他的腰准备出门。

  此刻两个人离得极近极近,简言都能感觉到李客身上淡淡的薄荷香,似乎是衣服洗后晒过的味道。

  李客外表看起来书生气很足,短发黑框,穿着也很简单,像是简言学生时代的那些好学生一样,一心一意投身在学术中。

  但李客的胳膊搭在简言的肩膀上,简言却能明显的感受到衣服下面的肌肉层,流畅的线条修饰了他整条手臂。

  李客的腰腹也很有力,一点赘肉都没有,完全看不出来是一个需要在电脑面前久坐的程序员。

  简言脑海里霎时间飞过千万字黄色废料,又一次羞红了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能再想了!

  先回过神来把李客先生送到医院再说啊!

  你难道还想他更加讨厌你吗?!

  简言想到这里吓得一凌,立马正色了起来,她摇了摇头把乱七八糟地想法都甩出去,小心翼翼地把李客送到了医院。

  她也没空再去管那两个小孩子,只好打电话拜托了跟自己最好的保健室老师,打算明天再收拾这两个小混蛋。

  简言忙里忙外地给李客办好了各种手续,约好各种检查项目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八九点了。

  简言松了口气,好不容易才能坐下休息,然而肚子却“咕噜”叫了一声。

  她这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和李客还没吃饭呢!

  “啊!对不起李客先生,您想吃点什么,我现在就去买!”

  简言慌里慌张地跟李客道歉,愧疚地低着头,似乎都不敢看他了。

  都怪自己不好,嘤嘤嘤,要不是因为自己,李客先生根本不会躺在病床上,自己还说要负责呢,结果连他的饭都忘记买了!

  简言正陷入了更加深刻的自责中,却听李客静静开了口。

  李客低着头似乎在沉思着什么,他话语说得很慢,似乎每个字都在斟酌着。

  “简言小姐既然要负责的话……那么,请给我买一个蛋糕吧。”

  “诶?蛋糕?!”

  简言愣愣地抬起头来看他,似乎不明白他怎么会想吃这种东西当晚饭。

  李客却在此时抬起头来,他嘴角忍不住地微微上扬,眉眼弯弯地样子有些腼腆又有些温和。

  “对啊,吃蛋糕……今天是我的生日。”

  李客点点头,有些迟疑地顿了顿,却又像是决定了什么,看着简言更加坚定道:“简言小姐要负责的话,那么……拜托你的第一件事,请跟我一起过生日可以吗?”

继续阅读:甜甜的蛋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邻居太可爱了怎么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