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离婚协议
岸芷汀兰2018-02-01 11:031,593

  我站在那个女人的对面,想要离开却怎么也动不了,我的思想早已脱离,我感觉到有人在拽我,很用力,当我回过神的时候发现那个女人正在扯着我的外衣,企图把我赶出公司,我想要反抗,可我手腕上的伤根本不允许我这么做。

  “你快给我滚出去吧,贺总不是说了,让你别在这丢人现眼。”那个女人一边拽我一边阴阳怪气的嘲讽道,“再在这呆下去,等贺总来了看到,可就不是被赶出去这么简单了。”

  “你少在这狐假虎威了,自己干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我无力与她争吵些什么,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只要看到这个女人我就能回想起那不堪的一晚。

  “你还敢反驳我?当了婊子嘴上的本事也见长了不少嘛,怕不是工作需要吧。”那个女人的声音越说越大,说的话也越来越难听。

  说着我已经被那个女人拽到了公司的门口,我被那个女人甩到地上格外的狼狈。凭着那最后的一丝丝力气我爬起来,跌跌撞撞的拦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我把地址给了司机便睡了过去。

  “姑娘……姑娘!”

  “嗯?”我睡的迷迷糊糊,却也隐约听到了声音,好像是在叫我。

  “到了,姑娘。看你睡得挺沉,是身体不舒服吗?”出租车司机关切的问道。

  “嗯,有点发烧。”我随便敷衍了一句,就准备下车。

  “小姑娘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要照顾好自己,我也有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女儿。”出租车司机又说道。

  “嗯,谢谢师傅。”又敷衍了一句,我就下了车。

  进到房子里,踉跄的走到冰冷的卧室,坐在床边,我无所事事,从包里拿出昨晚打好的离婚协议,发了许久的呆。

  “叮咚……”门铃突然响了,我赶忙收起离婚协议。今天家里的阿姨休息,我不得不拖着虚弱的身体向大门走去。

  门口站着一个穿着闷骚且娘里娘气的男人,嘴角还露着一丝猥琐的笑容,我有点莫名其妙,这个男人我并不认识,也不像是贺翊公司里的员工,虽然贺翊的公司我很少去,但里面的员工我也大都是认识的。

  我带着疑惑问道:“你……找谁?”

  “你是李海儿?”那个娘里娘气的男人问道,笑的依然很猥琐。

  他怎么会认识我?没见过啊,爸爸的债主?不对的,要债的我见过啊,熟的不能再熟了啊……

  “有事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个数,给吗?”那个男人伸出三根手指。

  “什么?”我很疑惑,什么这个数?再说什么啊。

  “不够吗?那这个数呢?”说着又比出两根手指。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不耐烦了,我的身体很虚弱,没闲工夫和这个猥琐男耗。

  见我有些急眼,猥琐男竟也火了:“臭婊子,装什么单纯,老子问你一晚多少钱!”

  这话把我怔住了,一晚多少钱?那晚的事难道还有别人知道?那个女人到底干了什么!

  我立刻把门关上,我只觉得我的灵魂早就脱离了我的身体,我的眼睛已经完全无法聚焦。

  我难受透了,我觉得这个世界都是黑的!我不想活了,我活不下去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一定把照片散布出去了,是的!

  我解开手腕包扎的纱布,我企图再次撕开伤口,我好绝望,我真的好绝望,我想要寻找一丝让自己活下去的理由,却发现我竟找不到,就在我快要撕开自己伤口的时候,我看到了墙上贺翊的照片,想起贺翊那天在医院的话——不要再想不开了。虽然冷漠但也足以我停止自己这可怕的行为了。

  “轰——”突然我的腿一软,眼前一黑,整个人摔倒在地,再发生什么我已浑然不知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是傍晚了,我费力的从地板上爬了起来,收拾收拾了东西,想要在贺翊回来前离开。我拿出离婚协议,坐在床边许久: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和我结婚,为什么和我结了婚却又不碰我……百思不得其解,他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把离婚协议上自己的那一栏填好,放在贺翊常用的书桌上,从卧室到大门的路不远,我却走了很久,我和他的婚姻很平淡,在这幢房子里满满的都是我和他交集甚少的生活画面。生活了那么久,住了那么久的房子我终要离开了,我拖着行李带着那仅有的一点值得回忆的回忆离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总裁大人的小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先婚后爱:总裁大人的小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