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码头激战
鸿雁2020-01-03 10:034,117

  浓浓夜色,一袭夜行衣的中年女子站在大厦的楼顶,俯视着街道上的车流人流。

  这名中年女子就是程淑华。

  一个戴着鸭舌帽的中年男人带着一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从陶氏医药大厦里走了出来。程淑华赶紧快跑几步,从楼顶一跃而下。

  戴鸭舌帽的中年男人是郭庄槐,那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就是程淑华要劫杀的,前去港口接应货物的药剂师孙普一。

  郭庄槐领着孙普一刚拐过一个街口,从天而降的程淑华刚好挡在他的前面。

  “带刺玫瑰?”郭庄槐试探地询问。

  因为张淑华夜行衣蒙面,所以郭庄槐不能发现张淑华的真实身份。但张淑华对七年前的恩怨记得一清二楚。

  “没错!郭庄槐,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程淑华从背后抽出长刀,直刺郭庄槐的心窝。

  郭庄槐赤手空拳,一次次躲过程淑华的攻击,并发起反攻。郭庄槐身后的孙普一见状,掉头就跑,但激战中的程淑华还是在他胳膊上砍了一刀。药剂师孙普一捂着伤口匆匆地折回大厦里面。

  郭庄槐赤手空拳,与程淑华不相上下。

  就在这个时候,港口那边,王君鹏正带着警队对程玉瑶和程玉婉姐妹围追堵截,举枪射击。

  “姐姐,咱们现在去哪儿?”妹妹程玉婉急呼呼地问。

  “去找咱妈!”

  程氏姐妹不敢有丝毫的逗留,他们在货堆间快速穿梭,不时有子弹打在他们周围。

  程氏姐妹朝港口闸门跑去。她们刚刚跑出闸门,身后的子弹就尾随而至。同时,他们发现前方还有一支警队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妹妹,掉头!”

  程玉瑶拉着妹妹快速拐进了两栋高楼间的一条通道。从港口内追出来的警队开枪射击,程玉瑶用码头抢来的黑色药箱挡住了射过来的子弹。

  这条通道的尽头是一道高墙,两姐妹身手利落的翻墙而过。王君鹏带着警队看程氏姐妹在眼皮子底下逃脱,愤恨地用手捶在墙壁上。

  拦截程氏姐妹的那支警队的头儿叫大壮,他一脸懵圈地问王君鹏:“队长,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分开追!你们那边,我那边!”王君鹏气急败坏地用手比划着。随后,刚刚会和的两支队伍又分成左右两队,绕着楼房追了过去。

  程氏姐妹从一栋大楼的后面跑了出来。远远地,他们就看到程淑华与郭庄槐正在打斗。程淑华明显落入下风。

  程玉瑶大喊:“妈,我们来了!”

  程氏姐妹抽出短刀,朝郭庄槐冲了过来。

  郭庄槐一把抓住程淑华握刀的手腕:“既然来了,就一块儿送死吧!”

  郭庄槐从程淑华手上夺下长刀,反手朝程淑华砍去,程淑华赶忙后退,堪堪躲过。就在这时,程氏姐妹就已经赶到了。程家母女三人与郭庄槐大战一处。

  左边街角,王君鹏带着警队冲了出来。郭庄槐看向身后:右边的街角同样有一支警队拦住了去路。

  郭庄槐在打斗的间隙,从身上摸出一个玻璃药瓶,使劲地摔碎在地面,立刻腾起一团白色烟雾。同时,郭庄槐转身,连续砍伤了几名警察,逃离出去。

  “后退!”程淑华拉住自己的两个女儿,使劲把他们从白色烟雾中拉了出来。

  “撤!”

  程淑华断喝一声,他们母女三人就拎着药箱,施展轻功,飞檐走壁,越过了前方的警队。警察们纷纷掉头开枪,但母女三人依然消失在街角。

  王君鹏指着程淑华母女三人逃离的方向大声喊道:“追!”

  所有警察纷纷调头,一时间乱成了一锅粥。王君鹏迫不及待的推开挡路的警察,独自朝程淑华母女三人追去。

  程淑华拉着自己的两个女儿向前跑,但俩女儿的身子却不由自主的想要倒下。

  “站住!”

  王君鹏从街角追了出来,他的身后是一窝蜂的警队。

  程淑华对自己的两个女儿说:“你们先走,我来断后!”

  “妈!”

  程玉瑶和程玉婉想说什么,却被程淑华打断道:“没事儿,妈随后就到!”

  程淑华从程玉瑶的手里接过短刀,程玉婉已经在程玉瑶的怀中几近昏迷。

  “切记,一定要保护好你妹妹的安全。”

  程玉瑶百感交集。末了,只能无奈地叮嘱母亲:“那您多加小心!”

  程淑华点头。

  程玉瑶与程玉婉相互搀着,向远处逃去。

  程淑华转过身,双手各一把短刀,站在马路中间,挡住了王君鹏的去路。王君鹏带警队停下,他身后的警察们反应迅速地端起长枪。

  王君鹏用转轮手枪瞄准程淑华:“‘带刺玫瑰’,只要你一动,我身后的这些枪就能把你打成筛子。我劝你还是不要负隅顽抗,乖乖投降吧!”

  “投降?我从来不向任何人投降!”

  说着,程淑华就要朝王君鹏发起攻势。就在这时,一个响亮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慢着!”这发声人是蒙面的郭字谦。

  在大家的注目下,郭字谦不紧不慢地来到王君鹏和程淑华中间。

  程玉婉和程玉瑶在路口停下,回头观望,确认母亲不会有危险,便消失在街角。

  “王队长,根据我近三个月的调查,陶氏医药一直在研究一种违反人伦的生理药剂。这种药剂倘若流入市场,不知道得有多少无辜的人会遭殃。带刺玫瑰之所以要抢陶氏医药的货,就是在阻止陶公瑾对这种药剂的研究。所以,他们是好人!”

  蒙面的郭字谦这么一说,连程淑华都感到意外。

  王君鹏道:“好人不好人我不管,上级要我抓她,我就抓她!你最好给我让开!”

  “我看你是太立功心切了!”郭字谦本身就走到了王君鹏的身边,他伸手就夺过了王君鹏手中的枪。王君鹏要把枪夺回来,随即与郭字谦打作一团,王君鹏身后的警察有的继续瞄准程淑华,有的瞄向郭字谦和王君鹏。郭字谦与王君鹏打成一团,根本瞄不准。

  在打斗中,郭字谦对程淑华喊道:“还不快走!”

  程淑华会意,立即转身,去追自己的女儿。王君鹏不是郭字谦的对手,他气急败坏地命令警察:“还等什么?追呀!”

  警察们想要朝前追,郭字谦朝警察前面的地面射击,冲在前面的警察立刻被打在地面的子弹吓得纷纷退却。

  “一群没用的废物!”气急败坏的王君鹏摆脱郭字谦,朝程淑华追去,又被郭字谦抓住衣襟,一把拉了回来。随即,郭字谦用枪顶住了王君鹏的脑袋。王君鹏只得束手就擒。

  “郭……”

  还没等王君鹏说出口,郭字谦一拳将王君鹏打昏,几个箭步消失在街角。

  警察们纷纷喊着“队长”朝王君鹏跑过来,查看王君鹏的伤势。

  分队长大壮扶起王君鹏,关心道:“队长,你没事吧?队长!”

  王君鹏用手捂着疼痛的脑袋,劈头盖脸地就训斥自己的手下:“你们这群废物,连三个女人都抓不住,要你们什么用?”

  说到这儿,王君鹏感到了脑袋的疼痛,用手捂住被打的后脑勺:“嘶……臭小子,用这么大劲儿!”

  被程淑华砍伤的药剂师孙普一现在就坐在位于陶氏医药大厦的一间实验室的椅子上,他正让一名助手为自己包扎伤口。

  陶公瑾也在这间实验室。他正坐在一旁监督着试验进度。因为这间实验室就是陶公瑾在这七年间一手创办陶氏医药集团的资产之一。而且,这间实验室就是他联合张兆霖擅自继续“生体”实验的地方。

  这是一间有一部分被玻璃墙隔断成三个小间的实验室,每个小间里都是各种瓶瓶罐罐的化学器材,里面有若干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在忙碌着。有活着的小白兔被一名工作人员按在实验台上,被注射一种无色透明的药剂。随即,小白兔被丢进一个笼子里。小白兔变得暴躁不安,拼命的撞击笼子四壁。片刻之后,小白兔便体力不支,躺在笼子里,渐渐七窍流血,慢慢死去。

  这名工作人员转过身,对着陶公瑾和孙普一摇了摇头。陶公瑾就失望的示意工作人员将小白兔尸体丢弃。工作人员将小白兔尸体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垃圾桶里填满了死去的小白兔尸体。

  孙普一对陶公瑾说:“董事长,您有没有想过,之所以在兔子身上失败,很有可能就是兔子本身的基因问题。如果,我们换一种生物做实验,可能会是另一种结果。”

  陶公瑾不解地问他:“换一种生物?什么生物?”

  “这个不好明说。”

  “事到如今,你就大胆地说!”

  孙普一犹豫了一下,压低声音,试探性地说:“在七年前,您和大帅就曾经想到了……”

  陶公瑾抬手,制止了他:“这非同小可,你再让我想想!”

  “董事长,‘带刺玫瑰’屡屡劫持我们的货源,可供我们实验的药剂越来越少了!”孙普一对坐在摇椅上若有所思对的陶公瑾提示道。

  就在这个时候,郭庄槐从实验室外推门而入,他把手中带血的刀丢在门口,径直朝陶公瑾走来。他边走边埋怨:“那帮警察越来越没用了,简直就是一群饭桶!这么多人竟然还让带刺玫瑰给跑了!”

  陶公瑾看着郭庄槐,沉思着。郭庄槐却突然说道:“董事长,你儿子不是在警察局上班吗?下次交易的时候,你让你儿子带一队人马护着,看带刺玫瑰还有没有胆子敢来截货!”

  孙普一说:“郭庄槐,你别发牢骚了,公子要是能帮董事长,早就帮了!”

  郭庄槐气呼呼的坐在一张椅子上,端起桌上的一杯水一饮而尽:“他奶奶的,眼看就把其中一个给解决了,反倒让这些废物坏了老子的好事儿!”

  陶公瑾沉思了半晌,终于发声了:“郭庄槐,我有新的任务给你去做!”

  郭庄槐赶紧毕恭毕敬地站起来:“董事长,什么任务?”

  “我们的药物不多了,需要做人体试验,你去抓几个孩子!警察局不是对‘带刺玫瑰’的案子不够重视吗?你偷了孩子,就留下一个‘带刺玫瑰’的飞镖,栽赃给他们!我看警察局会不会对带刺玫瑰的案子重视起来!”

  郭庄槐得意的坏笑,露出满嘴的大黄牙。

  程淑华安全回到家里的时候,穿着夜行衣的程玉瑶和程玉婉都虚弱地坐在椅子上,程玉婉已经昏迷。

  看见程淑华推门而入。程玉瑶赶紧站起来询问:“妈,您没事吧?”

  “没事。”程淑华说接着问道,“解药你们都吃了吗?”

  “吃过了。”

  程淑华来到程玉婉跟前,用手抚摸着程玉婉的额头。

  程玉瑶说:“她应该没什么大碍!”

  程淑华点头:“我知道了。你带着妹妹休息去吧,我想单独待一会儿!”

  “妈,您也早点休息!”程玉瑶说完,扶着妹妹去了里屋。

  程淑华在一面镜子前坐了下来,摘掉头巾与面纱。镜子里的程淑华贤惠端庄,与之前的蒙面人判若两人。

  在镜子的边上是程淑华、周俊生和两个女儿在七年前拍摄的一张全家福。

  程淑华摘掉照片,仔细地看着,不觉热泪盈眶。“俊生啊,我和女儿从欧洲回来,不是不想早点回到周家。只是,这‘生体’的实验还有人在做,我和女儿现在回去,你和女儿就会成为这些人砧板上的肥肉,无论对你,还是对女儿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继续阅读:第六章:见义勇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