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杀鸡凶手
鸿雁2020-01-03 10:084,766

  周围都是犬吠声。这户院子的柴门被轻轻推开,但其发出来的“吱呀”声还是招来了周围邻居此起彼伏的狗叫声。

  随着柴门开启,从陶氏医药大厦逃离出来的枯黄皮肤小男孩走进门内。

  小男孩的嘴里叼着一只鸡,两手各拎着一只鸡。这三只鸡都死了。他走到屋门口,把这三只鸡都放到地上。他的身后是这三只鸡身上滴下来的一连串血迹。

  小男孩轻轻地敲门,屋子里面的煤油灯被火柴点亮了,一位老汉的影子被投射到窗户纸上,接着传出老汉略带沙哑的声音:“谁呀?”

  小男孩不会说话,只是呜呜地叫着,兴奋地继续敲门。

  “来了来了!”隔着窗户可以看见老汉端着煤油灯走向门口的身影。

  门被老汉从里面拉开,见到这枯黄皮肤的小男孩,老汉登时就吓了一跳,小男孩朝老汉扑过去,老汉却大叫一声,丢下油灯转身就跑。油灯在落地的一瞬间熄灭了。

  ……

  夜里的警察局,陶子文在翻阅卷宗,张馨坐在旁边百无聊赖。

  张馨抬头看看陶子文,陶子文的心思完全在案子上。张馨不高兴地嘟着嘴喊陶子文,陶子文没有答应。张馨就用更大的声音直呼陶子文的名字。陶子文这才慢悠悠的抬起头。

  张馨赌气道:“你是诚心不理我!”

  陶子文说:“我这不是在办案吗?”

  “那是案子重要还是我重要?”

  看着蛮横无理的张馨张大小姐,陶子文一脸地无奈:“大小姐,这是在警察局!”

  张馨撒娇道:“我不管!我就要你现在就下班,陪我去唱歌跳舞!”

  陶子文刚要拒绝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警长推开了。

  警长堆着笑脸,毫无预兆的就说:“子文啊,今天就工作到这儿吧!”

  陶子文说:“我想把这个案宗看完再走。”

  警长提示道:“这不是张小姐在这等着你嘛!案宗到明天再看也不迟!”

  听了警长的话,张馨像活泼的小鸟一样,跳跃到陶子文的身边,用手挽起陶子文的胳膊:“警长都说了!”

  陶子文无可奈何:“好吧,那你等我把卷宗收起来。”

  “嗯!”

  张馨就势在陶子文的脸上轻轻一吻,陶子文猝不及防,大惊失色……

  就这样,陶子文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吻痕。

  陶子文在盥洗室就着水龙头使劲地搓洗着脸上的吻痕。一名加班的同事进了盥洗室,看见陶子文脸上的吻痕就取笑他。

  陶子文生气地说:“笑什么笑?”

  那同事赶紧收住一脸的坏笑,在另一个水龙头上洗了洗手,憋着坏笑刚走出盥洗室就发出了响亮的笑声。

  陶子文对着镜子照自己的面部。虽然脸上的吻痕基本不见了,但他依然很生气。他又用手搓了几下,直到吻痕彻底没有了,才走出盥洗室。

  在警察局办案大厅里工作的同事们早就走了,也只有盥洗室门口的灯还亮着。张馨揉着自己的头发在盥洗室的门口晃荡,等陶子文一出来就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子文哥,咱们今天是去大世界还是去百乐门?”

  陶子文拿开张馨的手:“我都不想去。大小姐,请你以后自重,好吗?”

  张馨不理会,还要做出更加亲昵的动作,陶子文赶紧把她推开,并说道:“大小姐,请你不要再纠缠我了,我真的不喜欢你!”

  张馨吃惊地看着陶子文:“你是在跟我开玩笑,是吗?”

  “我没开玩笑!我不仅不喜欢你,我还讨厌你!你以后不要再像个跟屁虫一样,跟我到警察局来,好吗?”

  张馨感到羞辱,满脸委屈:“你讨厌我?我像个跟屁虫?”说着,她就暴怒了,抄起办公桌上的文件砸到陶子文的脸上,“陶子文,你个王八蛋,大骗子!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说我!我要杀了你,我要让我爹爹杀了你全家!”

  张馨把他附近的两三张办公桌砸得乱七八糟,怒气冲冲,头也不回地冲出了警察局。

  陶子文和张馨的吵闹惊动了警长。警长惊慌地从二楼走下来,站在一层与二层之间的楼梯上,对陶子文说道:“陶子文啊,那是张大帅的女儿,张家的大小姐,连你爹和我都得让三分,你怎么一生气就把她给骂了?你愣着干吗?还不赶紧去道歉?”

  陶子文赌气道:“要道歉也是她道歉!”

  陶子文说着,不紧不慢地走出警察局。

  警长站在楼梯处懊恼:“哎呦,一个个都是小祖宗!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张馨怒气冲冲地出了警察局,上了自家的小轿车。开小轿车的司机是陈师傅。

  陈师傅问张馨:“大小姐,咱们现在回去吗?”

  “不回!”张馨还在气头上,还咬牙切齿地紧盯着警察局门口嘟囔着:“你要不给我道歉,我就让你全家吃不了兜着走!”

  陶子文从警察局走出来,他看到了张馨的小轿车,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了。

  陈师傅又说道:“大小姐,咱回家吧!”

  看着陶子文的背影,张馨更加生气了:“我说了,不回!你给我跟上他,我要看看他究竟要去哪儿!”

  陈师傅只得开车,在陶子文的身后尾随。

  此时,夜已深沉。远处钟楼传来的深夜十一点的钟声过后,最后一名顾客走出了咖啡厅。整个咖啡厅里就只剩下了程玉婉一个人站在吧台。

  程玉婉犹豫不决,最后还是拿起了话筒,给母亲拨去了电话。

  “妈,姐姐还没回来……”程玉婉的声音有些哽咽。

  电话另一边的程淑华听着电话,好长时间没有说出一句话。她满脸担忧,甚至眼睛里都有打转的晶莹的泪光。

  程淑华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那你去找找吧,找到就给我回电话!”随后,她又叮嘱:“小心点!”这才忧心忡忡地慢慢地放下话筒。

  程玉婉挂断电话,犹豫片刻,没有像往常一样整理店内的桌椅,而是直接拿了钥匙就走出门口,快速地把门关上、锁好。

  就在她急匆匆转身要走的时候,

  忽然一个温柔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

  “婉儿!”

  程玉婉转身。刚刚从街角拐出来的陶子文正温柔地望着她,朝她走来。

  “陶子文?……我今天有急事……我……”程玉婉非常急切,她想很快的把事情讲清楚,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陶子文走到了程玉婉的面前,温柔地问道:“有什么急事?”

  程玉婉双目含泪:“我……我姐姐失踪了……”

  陶子文用手帕擦拭程玉婉的眼泪:“我帮你一块儿去找吧!”

  程玉婉看着陶子文,表情复杂。

  张馨的私家小轿车从路口拐了过来,停靠在路边。张馨看着陶子文和程玉婉,吃醋地捶打着车窗:“哼!你不喜欢我,却喜欢别的女人!哼!”

  陈师傅第三次问道:“大小姐,天这么晚了,咱们回家吧!再不回去,老爷要不放心的!”

  “我说了不回不回不回!我倒要看看陶子文跟这个贱女人到底有什么瓜葛。今天晚上,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再多问一句话,我就让爹爹把你给开了!”

  陈师傅不敢再多说。张馨目光凶狠地盯着陶子文和程玉婉。张馨见陶子文和程玉婉走开了,她赶紧让陈师傅开车跟上。

  ……

  随着“嚓嚓”的声音,黑暗中闪烁着耀眼的火花。几次摩擦之后,一根火柴终于被擦燃。

  拿着火柴的是老汉的妻子。

  老汉的妻子再次把煤油灯点燃。灯火昏黄,老汉和妻子就着这微弱的光看着眼前这个衣衫褴褛的枯黄皮肤小怪物,一种莫名的激动涌上心。随后,老汉的妻子抱住这个小怪物,不断地亲吻,哭泣:“孩子啊,我的小心肝小宝贝,你这是遭遇了什么样的不幸,变成了这幅模样啊?”

  老汉显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用粗粝的手抚摸着这小怪物枯黄的小脸:“孩子,你这究竟是怎么了?啊?”

  没错,老汉和他的妻子就是这个小男孩的父母——老张和张妻。

  小男孩也很悲伤,但是他刚一哭出声就发出了狼嚎般的“呜呜”声,引得周围的犬吠声更加激烈。

  老张赶紧捂住小男孩的嘴巴,示意他不要发声。

  张妻哭得更凶了:“是哪个天杀的,让我的孩子变成了这个样子啊……”

  周围的犬吠声越来越激烈。

  此时,郭字谦、程玉瑶、王君鹏都拿着手电,带着警队顺着小路上残留的血迹正快速前进,搜寻新的线索。当郭字谦听到前面此起彼伏的犬吠,示意大家停下脚步。

  郭字谦侧耳倾听。

  王君鹏压低声音问郭字谦:“怎么样了?”

  郭字谦说:“这狗叫声是在前面传来的,凶手很可能就在前面。”

  王君鹏迫不及待地说:“那咱们快点追上去吧!”

  随后,郭字谦、程玉瑶、王君鹏带着后面死气沉沉的警察们开始跑步前进。

  老张听着周遭此起彼伏的犬吠声,赶忙拉开哭成泪人的张妻和小男孩:“别哭了,别哭了,难道你想让全村人都知道啊?”

  张妻憋着哭声,抹着眼泪。

  忽然,老张又说:“不行,我得赶紧把门口的血迹给扫了,省得有人找到咱家孩子。”

  说着,老张走出屋门。他把门口的死鸡扔到屋子里,拿起门口的扫把就开始清扫院内的血迹。一只体型巨大、浑身脏兮兮的野狗站在小男孩家院子的柴门口冲着老张龇牙咧嘴,看着想要扑咬过来。老张害怕,转身又把一只死鸡拎出来,丢到柴门外面。野狗赶紧扑了上去,叼着死鸡跑开了。

  老张后怕,在关紧柴门的时候就看见一支警队正朝他们家走来,赶紧把柴门口到屋门口的血迹清扫干净。他刚扫完,正准备进屋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身后的声音。

  “老乡,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跑过来了?”这是已经到了柴门外的王君鹏的声音。

  “啊……那个……”老张尴尬地转身,看着柴门外的警察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郭字谦、程玉瑶和一大队警察等着王君鹏询问的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大壮听到了什么声音,他借着天光朝声源靠近。

  王君鹏对老张补充说:“它可能受伤了,也可能叼着什么猎物。”

  老张推脱撒谎:“没……没有啊……”

  大壮循着声音走到一簇草丛边,用手拨开这堆草丛,刚才被老张给了一只鸡的,那只体型巨大、浑身脏兮兮的野狗调头就朝大壮咬了过来。大壮惊慌失措地被吓了一个屁股蹲儿。野狗突然从草丛扑出来,大壮尖叫着,爬起来就跑。眼看野狗就要咬到大壮的屁股了,郭字谦从身后一名警察身上夺过一把枪,举枪瞄准,一枪爆掉了野狗的脑袋。

  大壮惊吓不已,连连扭头,用手摸着自己的屁股:“妈呀!妈呀!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王君鹏转身看见野狗,从墙边过来,翻开草丛,从草丛里翻出来了野狗吃剩下的半只死鸡,顿时乐开了花:“哈!找了大半天,终于找到了所谓的凶手!”

  看到凶手确认,警察们都松了一口气,甚至有人抱怨。

  “原来凶手就是一条狗啊!”

  “就这条狗,也值得惊动这么多人?”

  “累死了,终于完事儿了!”

  王君鹏听到这些抱怨很不高兴。他抓住机会向自己的属下展示自己的威信:“一条狗怎么了?我们不把它击毙,它就会继续搞破坏!今天咬死几只鸡,明天就有可能咬死几个人!”

  见众人被训斥得服服帖帖,王君鹏显得有些飘飘然:“你,还有你,你们两个把这条狗抬回局里,其他人原地解散!”

  被王君鹏点名抬狗的那两名警察不情愿地留下来,其余的警察如释重负,一哄而散——大家累了半天,早就迫不及待地溜之大吉了。

  王君鹏向郭字谦道谢:“郭字谦,要不是你的一句提醒,我今天晚上可能真的就无功而返了。改天我做东,请你到我家喝酒!”

  王君鹏豪气地拍着郭字谦的肩膀,郭字谦却给他泼了一头冷水:“你以为那些鸡都是这只狗给咬死的?”

  “怎么了?”

  郭字谦问王君鹏:“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咱们沿途就没有发现这条狗的脚印?”

  程玉瑶补充说:“我注意到,咱们沿途看到最多的足迹就是一对孩子的脚印。”

  王君鹏还沉浸在抓住杀鸡凶手的喜悦中,还以为郭字谦和程玉瑶在跟自己开玩笑:“你们不会告诉我,是一个小孩咬死了那些老母鸡吧?”

  见郭字谦和程玉瑶无法回答,王君鹏就更加坚信了自己的想法:“行了,今天的案子结了,你们跟我一块儿回去吧!”

  “好吧!”郭字谦说着,就和程玉瑶、王君鹏,还有那两个正抬着死狗的警察离开枯黄皮肤小男孩家大门外。

  老张堵在屋子门口,见警察们都走了,才后怕地蹲了下去,面如死灰。

  小男孩拎起门口的两只死鸡,他见少了一只,不断地原地转圈寻找着。

  张妻接过小男孩手中的死鸡边抹着眼泪边说:“你想吃鸡,娘给你炖!你想吃啥,娘都给你做!”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姐妹重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