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月上宫阙乃凡景
骆驼2018-03-15 18:313,473

  第三十五章 月上天阙乃凡景

  这一日,已经离开宋家很长一段时间的周不言忽然回到了宋家。

  只不过他回来的事情宋家之中除了许牧之外几乎没有人知道。

  西院那房间之中。

  “许爷,据可靠消息,前天老狗手持金令入了皇宫,去见了当今太子殿下赵恪玄!”

  周不言恭敬的站在一旁低声道。

  许牧之眉头一皱,他没有料到那个他随手帮了一把的老狗竟然是皇族。

  虽然他想着搭上赵国皇室,毕竟有了皇室的力量很多事情办起来就方便了很多。

  但他不想这么快的就搭上皇室,不然也不会让周不言去专门放出那些混淆视听的消息,让人找不到他了。

  他原本的计划是等宋文远将宋家壮大起来,然后再进皇宫。可是老狗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

  “若是所料没错,或许……或许这几天皇宫那边就会派人来找许爷您了!”

  见许牧之不说话,周不言抬头偷偷看了许牧之一眼继续小声道。

  “我让你建立莫语楼网罗天下消息,可是莫语楼这才刚建立,应该还没有能力打听到皇宫之中的消息吧?”

  忽然许牧之抬头饶有兴趣的看着周不言道。

  莫语楼是他授意周不言开始建立的,所有花销全部由宋文远负责。

  莫语楼的主要任务就是搜罗天下消息,莫语楼的成员可以是任何身份。

  他们可以是路边的乞丐,也可以是达官贵人,也可以是平民百姓,商贾小贩。

  可是目前莫语楼才开始建立,要想打听到皇宫之中的消息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周不言尴尬的挠了挠脑袋,笑了笑道:

  “这个消息是花钱从百雀楼那里买来的。”

  “百雀楼?”

  许牧之好奇的问了一句。

  这个名字他之前倒是听过,因为百雀楼是这栖凤城最大的烟花之地。

  曾经有人开玩笑说,这栖凤城的男人有可能忘记自己老婆叫什么名字,可是百雀楼的哪个姑娘穿着啥样的肚兜肯定是一清二楚。

  这话虽然听着讥讽,可是却也证明百雀楼在栖凤城的影响之大。

  “嗯,百雀楼!那里即是栖凤城最大的烟花之地,可也同时是栖凤城最大消息中心,甚至可以说消息买卖才是她们那里的主要生意。”

  周不言认真的道。

  许牧之笑了笑,暗自计算了一下时间。

  “好,明天我们去百雀楼!”

  周不言一愣,急忙道:

  “可是许爷,明天皇宫那边可能要来人啊!”

  许牧之淡然道:

  “来了就让他们去百雀楼找我!”

  ……

  百雀楼,一共有着五层,每上一层档次也就会提升一级。

  这里的人三教九流鱼龙混杂,而许多的文人墨客也慕名而来。

  “月上天阙乃凡景,唯独此处是仙宫!”

  一名已经喝得醉醺醺的男子搂着怀中的美人口齿不清的大笑。

  “哈哈哈,兄台好诗!敬你一杯!”

  有人称赞道。

  “恩怨情仇随它去,红尘三尺醉梦中……”

  另一名年轻男子摇头苦笑一声,一口饮尽了杯中酒水,倒头躺在地上就那么昏昏沉沉的睡去。

  就在此时,百雀楼之中忽然来了一个奇怪的人,那人戴着一张狰狞的修罗面具。

  “哟哟哟,爷!您是要上几楼啊?”

  一名女子使劲的扭动着柳腰,走了过去。

  那些有头有脸之人来这百雀楼之中寻求刺激一般都会戴上一张面具,对于这种事这里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许牧之瞥了一眼那醉倒在地上呢喃着的男子。

  “恩怨情仇随它去,红尘三尺醉梦中,呵呵,好苦涩的心情!”

  许牧之低头自语了一句,而后抬头看向了头顶之上。

  “爷?”

  那女子见许牧之不语,便再次出声喊了喊。

  她在这里已经很多年了,很清楚这种戴着面具来的人都是大有来头,最次的也会上三楼。

  许牧之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头顶之上。

  “五楼!”

  听着许牧之那淡淡的声音,女子娇躯兴奋的一颤。

  五楼,那可是五楼啊!这要是能看上她的话她说不定也能一飞冲天变身凤凰呢。

  曾经一个姐妹就领着一个男的去五楼,结果被那男的看上,不但赎了身,还做了那人的妾。

  “爷,奴家叫叶儿,奴家这就领您上去!”

  那叫叶儿的姑娘柳腰扭动的更加厉害了,如同水蛇一般。

  许牧之心中暗叹,这姑娘怎么想的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不过很可惜,她选错了人。

  不像一楼那般杂乱喧闹,一到二楼就已经安静了很多。

  在四楼那叫叶儿的姑娘忽然停住了脚步,转身期待的看着许牧之。

  以她的身份是没有资格进入了五楼的,除非是许牧之看上了她。

  “爷,奴家只能送您到这里,五楼会有其他姐妹接应,叶儿的身份还没有资格进入五楼的。”

  叶儿有些失落的低声道。

  许牧之摇头一笑,示意叶儿不要管那些,继续带路!

  叶儿激动的呼吸急促,脸颊羞红,一时间竟然显得有些慌乱,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脚下步伐也乱了。

  百雀楼的其他楼层都有着单独的隔间,可是在这五楼却是整个五楼数个连通的房间。

  各种奇花异草,奇珍异果!这里完完全全就是一处享乐的仙境。

  “月上天阙乃凡景,唯独此处是仙宫!”

  许牧之震惊的看着面前这奢华无比之处,不由的响起一楼那年轻人醉笑之言。

  每十步就会有着一个穿着薄如蝉翼的纱衣的妙龄少女侍候着。

  “能上五楼的可都是稀客,不知道这位爷要选我们这百雀楼的哪一只雀儿?”

  房间床帏之内传出了一个慵懒的声音,那声音似乎带着魅惑人心的力量。

  光听那声音就勾人心魂。

  一名披散着头发,穿着紫蚕丝织就的睡衣的女人下了床,光着脚丫子朝许牧之走来。

  许牧之笑了笑,没有理会那女人,随意的坐在了一张桌旁。

  站在那桌旁的妙龄少女急忙给许牧之面前的杯子之中斟满了美酒。

  叶儿悄悄的站在许牧之身后,手指一个劲的搓把着衣角,似乎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那穿着睡衣的女人睡眼朦胧的走过来从后面轻轻的抱住了许牧之,如云的青色垂落在许牧之脸颊,带着沁人的香气。

  许牧之心中暗叹,这女人实在厉害。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显得那么亲昵而熟悉,似乎就像是一个在睡梦之中看到丈夫归来的妻子。

  不需要多少精致首饰去点缀,不需要多么好看的衣裙打扮。

  这慵懒疲惫的样子,让人生出这里就是家的错觉。

  “爷,您累了吧,灵儿为您宽衣……”

  那女人打着哈欠将头埋在许牧之背上低声说道。

  女人轻柔的伸手就准备摘去许牧之脸上的面具。

  猛地,许牧之一把捏住了那女人的手,将她轻轻推开。

  “都不给我选择的权利吗?”

  许牧之笑道。

  那女人转身一屁股坐在了许牧之腿上,朝许牧之吹了口香气,痴痴一笑。

  “爷,您可知我们百雀楼这第五楼的规矩?在这里的姑娘们可都是从小被百雀楼养大,从来没有碰过男人的。怎么?还挑啊?奴家也是……雏儿呢……”

  女人伏在许牧之耳边呵气如兰的道,说完之后还调皮的用那灵动的舌尖舔了一下许牧之的耳朵。

  许牧之浑身一颤,急忙将腿上的女人一把推开。

  “额……哈哈哈,爷,原来您也是个雏儿呀!今天看来奴家是要赚了……”

  女人掩嘴娇笑。

  许牧之尴尬的干咳了两声,即便是戴着面具也依旧能感觉到他此刻的尴尬。

  “堂堂百雀楼的二把手,雀灵你感觉这样戏弄我有意思吗?”

  许牧之无语的道。

  他来这里之前就已经从周不言那里对百雀楼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对于这个叫雀灵的女人也大致听周不言说过长相。

  女人脸上的笑容一僵,认真的打量了许牧之一眼。

  “许爷说笑了,我这百雀楼二把手似乎许爷有些看不上眼啊,莫不是怕坏了你修罗书生的名头?许爷放心,今晚之后奴家可就是你的人了,不会乱说的!”

  雀灵妩媚的一笑,坐在了许牧之对面,双手托着下巴痴痴的看着许牧之道。

  既然许牧之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她也就没有了继续假装的必要。

  以百雀楼的消息,怎么会不知道修罗书生许牧之要来这里呢。其他人还没有资格叫她雀灵在这里等。

  许牧之端起手中的酒杯,邪邪的一笑。

  “你一个怎么够啊,叫苏伊宁也过来一起吧,人多了才好玩不是吗!”

  在听到苏伊宁这个名字之时,一直悄悄的站在许牧之身后的叶儿忽然抬头看了许牧之的一眼。

  雀灵亦是一愣。

  “许爷说笑了,苏伊宁是谁?我们这里似乎没有这么一个姑娘啊!”

  许牧之喝完酒水,站在身后的叶儿急忙给许牧之斟酒。

  “苏伊宁,百雀楼楼主!是不是啊叶儿?”

  许牧之忽然调笑的一把将正在倒酒的叶儿拉入了怀中,勾着叶儿的下巴笑问。

  叶儿呼吸急促,脸颊绯红,眼神慌乱的摇着头。

  “爷,我……我……我不知道!”

  许牧之手指刮过叶儿那粉嫩的脸颊,陶醉的道:

  “百雀楼的二把手竟然还是雏儿,叶儿,我很好奇你这百雀楼楼主……是不是雏儿?”

  许牧之语气流氓至极的看着怀中的叶儿道。

继续阅读:第36章:王侯将相上青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