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白马出聚灵,一跪为苍生
骆驼2018-03-16 18:402,932

  第三十七章 白马出聚灵,一跪为苍生

  赵恪玄看了看那戴着一张狰狞的修罗面具正坐在不远处喝着美酒的男子。

  “赵恪玄前来拜见先生,扰了先生雅兴,还望先生见谅!”

  赵恪玄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轻声道。

  他没有说是赵国太子赵恪玄,没有摆丝毫太子的架势,如同一个谦恭的晚辈一般。

  “叶儿,给我剥个果子!”

  许牧之像是没有看见赵恪玄和南岳一般,对一旁的苏伊宁喊道。

  许牧之不理会赵恪玄和南岳,苏伊宁和雀灵也是装作没有看见。

  苏伊宁剥了一个果子恨恨的朝着许牧之丢了过去,似乎对于许牧之喊她叶儿很是生气。

  “他娘的……”

  堂堂一国太子站在这里,却直接被人无视。南岳顿时怒火难以遏制,脸色一沉就准备过去将这不知好歹的许牧之揍一顿。

  可是赵恪玄却急忙拉住了南岳,微微摇头示意南岳不要冲动。

  五楼,许牧之有着苏伊宁和雀灵作陪,美酒佳肴,好不欢畅。

  可是身为太子的赵恪玄却是恭敬的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甚至脸上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过了好半晌之后许牧之才起身走向了赵恪玄。

  “说吧,何事?”

  许牧之淡淡的问了一句。

  身后的苏伊宁鄙视的瞪了许牧之一眼,这家伙,赵恪玄来这里为了什么事情他会不知道?

  突然,赵恪玄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惊掉眼珠子的动作。

  只见他噗通一声直接跪倒在了许牧之面前。

  “赵恪玄替这天下苍生来求先生……”

  赵恪玄认真的道。

  这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可是此刻堂堂一国太子却是跪在许牧之面前。

  “殿下不可!”

  南岳急呼,伸手就准备将赵恪玄扶起。

  可是赵恪玄摇了摇头,依旧跪在地上,没有让南岳扶。

  “好一个一跪为苍生……”

  许牧之叹息了一声,将赵恪玄扶起。

  “北漠派人斩杀我赵国紫凰,赵国国运衰落,已是危难时刻,希望先生……保我赵国!”

  赵恪玄激动的看着许牧之道,他知道许牧之扶起他就表示着许牧之已经答应了。

  许牧之摇头一笑,“你连我是谁都不清楚,就这么相信我吗?”

  赵恪玄一愣,对于许牧之此人的背景在来之前他调查了很多,可是此人所有来历背景全部一片空白,就好像是凭空出现在了栖凤城。

  目前所知的关于许牧之的一切都是他到宋家之后的事情,在宋家之前的所有信息都没有。

  “我相信皇叔,也相信先生!”

  半晌之后赵恪玄行了一礼真挚的道。

  他身为一国太子,深知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道理。

  “老狗……呵呵……”

  许牧之冷冷一笑。

  赵寒川临死都在想着保住赵国江山,可是又得到了什么?他得到的是家破人亡。

  当年赵寒川的事情已经寒了天下人的心,赵国有才者不少,可是他们宁可在这青楼之中醉生梦死浑浑噩噩也不愿去管什么家国命运。

  听着许牧之的冷笑,赵恪玄心中不是滋味。

  若是没有当年那件事,若是现在赵寒川还在,若是赵太阿还在。

  谁又敢动赵国一分!可现在赵太阿死了,赵寒川也上吊自尽。

  “三个条件!”

  许牧之忽然伸出了三根手指对赵恪玄道。

  “先生请讲!”

  赵恪玄激动的道。

  “第一,我可以帮你保住赵国,可是我不领官职,不受任何制度的限制!”

  许牧之认真的道。

  这件事情他之前就认真的想过,他要的是建立一股自己的势力,一股可以凌驾于皇权之上可以左右天下大势的势力!

  他不可能也不愿成为赵国的谋士或者赵恪玄身边的幕僚。

  赵恪玄微微一犹豫,他原本以为许牧之会要求他封赏官职,可是没有想到许牧之却是不要任何的官职。

  赵恪玄不笨,他知道若是许牧之此刻向他讨要官职或者财物反倒说明情况比较好。

  可是许牧之不要任何东西,就说明许牧之所求他给不了,许牧之也不会屈居他之下。

  半晌之后最终赵恪玄还是点了点头,现在赵国已经岌岌可危,已经容不得他去算计那么长远的事情。

  “其他两个条件日后再说吧,额……那个……麻烦太子殿下帮忙付一下钱,今日出来的匆忙,没带够钱!”

  许牧之故意装模作样的摸了摸口袋,而后尴尬的赵恪玄道。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赵恪玄急忙回道,而后示意南岳付钱结账。

  南岳没好气的瞪了许牧之一眼,而后从身上掏出一袋财物丢在了桌上。

  “额……那个……先生在我们这里的花销是黄金千两,这点……不够!”

  雀灵轻轻的将那一袋钱推给了南岳,看着赵恪玄道。

  “多……多少?”

  南岳下巴差点掉在了地上,难以置信的问了一句。

  别说南岳了,就连太子赵恪玄都是身躯一颤,脸色一白。

  千两黄金啊,若给普通人足以富甲一方了啊!

  雀灵伸出了一根手指摇了摇,认真的一字一句的道:

  “一千两……黄金!”

  南岳虎躯颤抖,心脏一阵抽搐!黄金一千两,这他娘的啥玩意地方啊,难怪人家将这烟花之地叫什么销金窟,今天他可算是理解了。

  苏伊宁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坏笑着看着许牧之。

  “奴家对先生之前说的话依旧算数哦,若是先生没有带钱的话也是可以……”

  说着苏伊宁朝许牧之抛了个媚眼,甚至还诱惑至极用那灵动的粉舌舔了舔嘴唇。

  “唉……要不太子殿下先回去吧,我……今天怕是走不了!”

  许牧之装作很是无奈的样子叹息了一声道。

  “有!有有!姑娘莫急,稍后我差人专门给姑娘送过来如何?”

  赵恪玄急了眼,连忙拦住许牧之对苏伊宁道。

  ……

  这一日,赵国所属那一段聚灵山脉之中忽然传出一阵战马嘶鸣之声。

  聚灵山脉之中采药之人寻声望去,只见一匹高大的白马在山间狂奔。

  那白马就算是不懂相马之人亦能看出并非凡物,尤其是它眼神之中的那一股桀骜,似乎要将这天地踏于蹄下。

  “好马!好马!”

  有人忍不住感慨了一声。

  “此马许是聚灵山脉孕育出的灵物!”

  “紫凰陨落,却有白马出聚灵,难道我赵国有救了!”

  “然也,然也!白马出聚灵,此为吉兆!”

  人们议论纷纷,甚至有武者飞奔追赶,试图降服白马。

  可是那白马仰头一阵嘶鸣,前蹄踏下生生将两名武士修为的武者踹飞。

  随即那白马嘶鸣着直奔栖凤城而去,一路上意图阻拦者无不被白马撞飞。

  ……

  百雀楼外。

  “先生上马!”

  赵恪玄谦恭的对许牧之道。

  许牧之看了看面前的战马,笑道:

  “平生从未骑过马,这第一次还真有些惧怕!”

  许牧之试着摸了摸马鬃,那战马打了一个响鼻。

  赵恪玄接过侍卫手中的缰绳,回头对许牧之道:

  “恪玄愿为先生牵马,先生大可放心!”

  赵恪玄此举再次震惊了众人,一国太子,却为一个普通人牵马此举何其荒唐。

  “殿下,莫要失了威仪!”

  南岳此刻杀了许牧之的心都有,说着就想抢过赵恪玄手中的缰绳,可是却被赵恪玄一把推开。

  “如此……有劳了!”

  许牧之笑了笑,翻身上了马,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这一日,赵国太子带着栖凤城几乎所有的皇族亲临青楼接了一个人。

  这一日,赵国太子不惜自降身份为一人牵马,那人的名字叫许牧之!人称修罗书生!

  “今日才觉自从来到这栖凤城还没有好好的转过,太子殿下可有忙事?”

  许牧之低头认真的问了问正在牵马的赵恪玄,可是没有人看见他那藏在面具后面的坏笑。

继续阅读:第38章:收这天下人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