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你拼命守护的人
骆驼2018-03-22 10:062,836

  第四十八章 你拼命守护的人

  自观月城破之后,赵国军队节节败退,一路上丢盔弃甲,被北漠大军打的气势全无。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申屠恶所率领的十万大军便已经兵临栖凤城下。

  这一刻,整个赵国都慌了!

  赵国皇宫之中。

  “混账!混账东西!赵国的江山竟会葬送在你我父子手中,呵呵呵,我赵庚安还有何脸面去九泉之下见先皇!”

  赵庚安挣扎着从病榻之上爬起,怒不可遏的指着跪在床前的赵恪玄骂道。

  怒火攻心之下,赵庚安大口的咳着血,脸色也更加惨白。

  “父皇,赵国不会亡的,一月之后申屠恶将会带着那十万大军前来投奔我赵国!”

  犹豫了一下,赵恪玄轻声道。

  听着赵恪玄此言,赵庚安被气笑了。

  “那许牧之到底给你灌什么药了?到现在你还看不明白吗!”

  赵庚安愤怒的随手将床上的瓷枕砸向了赵恪玄。

  赵恪玄没有丝毫的躲避,任由那瓷枕砸在了自己的脑袋之上,血水顺着脸颊流下。

  “还请父皇再多委屈些时日!”

  半晌之后赵恪玄轻声说了一句,转身走出了皇宫。

  此刻,整个栖凤城已经乱做了一团。

  “我早就看出那姓许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妈的,骗子,那个大骗子!”

  “该死的,别让我见到他许牧之,老子非要把他脑袋拧下当夜壶!”

  ……

  大街上众人用各种不堪入耳的话辱骂着那该死的许牧之。

  在此刻的他们看来,就是许牧之将赵国推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就是许牧之害的他们即将国破家亡。

  “唉,当初我们为什么就不相信寒川阁呢!”

  “悔不当初,悔不当初啊!”

  ……

  愤怒的众人狠狠的诅咒着那该死的修罗书生。

  一天的时间宋家所有的产业全部被愤怒的人们打砸烧抢一空。

  许牧之骗了赵国,那么宋家就是通敌之罪!

  就连宋家那大院子都被人们一把火烧成了灰烬,而宋家家主宋文远更是被众人捉住绑上大街。

  轰!……

  栖凤城东城门那一尊许牧之的雕像被人推翻在地,摔的四分五裂。

  人们轮着手中的武器狠狠的砸着那雕像,将对许牧之的气全部撒在了那雕像身上。

  而在东城门外,上官雨彤死死的护着那已经被出城而战的赵国士兵踏成平地的花园。

  “没死的……没死的!……”

  上官雨彤跪在地上拿着一把匕首一下一下的挖着那坚硬的地面,颗颗泪珠不争气的打落。

  “他不是骗子!不是……不是骗子……会回来的……会回来的……”

  上官雨彤一边带着哭腔低声自语,一边拼命的翻着土地,她想要找到地下的那一根嫩绿的芽儿,许牧之说过,那花开之时他就会回来。

  城外花园旁的那一尊许牧之的雕像也被人砸了个稀巴烂。

  慌乱之中没有人理会那个满身是泥女孩。

  “将军,城外那个小姑娘好像就是许牧之身边的那个女孩儿,要不要抓过来?”

  一名将士上前问了问申屠恶。

  就在此时大雨倾盆而下,这个季节的天说变就变,而且每次打仗老天爷似乎都要流泪。

  栖凤城东城门外,那个小小身影倔强的跪在泥水之中不停的刨着。

  泪水和着雨水一起顺着脸庞滚落。

  “不要动她……”

  沉默了半晌,看着那小小的身影申屠恶的眼神忽然变得柔软了下来。

  而在栖凤城中,宋家家主宋文远被挂在高高的木杆之上,浑身落满鞭痕。

  原本昏死的宋文远,被这大雨淋的却是稍微清醒了一点。

  费力的睁开那被人打肿的眼睛,隔着雨幕,不知道宋文远在看什么。

  “呵!看看吧,这就是你拼命守护的人……”

  半晌之后宋文远嘴角溢出一丝讥讽的笑意。

  东城门之外,申屠恶举着一把伞轻轻的走到了上官雨彤身边,替她撑着伞。

  “你在找什么?”

  申屠恶尽量的使自己的声音变得柔和一点,似乎生怕吓着了面前这个女孩儿。

  上官雨彤仰起那一张落满泥水的脸庞,哭红着眼睛道:

  “他走的时候种了花,他说过花开了他就会回来,可是……可是我……我找不到花了……我找不到了……”

  上官雨彤再也忍不住,在大雨之中哭的撕心裂肺。

  “不要紧,肯定在的,我们一起找!”

  申屠恶笑了笑,只不过笑容出现在他那一张脸上却是显得那么狰狞。

  说着,申屠恶丢下了手中的伞,在大雨之中陪着上官雨彤用双手仔细的刨着地上的泥土。

  “你小心一点儿,它已经发芽了,很容易断的!”

  上官雨彤用泥手抹了抹眼泪,认真的给申屠恶叮嘱道。

  “额……好,我小心点!”

  堂堂北漠战神,战场之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屠夫,可是此刻却是如同一个孩子一般陪着上官雨彤翻着泥土。

  ……

  北漠。

  夜幕之中一个身影闪入了街角消失不见。

  “明天你可以行动了……”

  黑暗之中有人在说话。

  不一会儿之后那一道身影再次出现,在空中迅速的几个急掠消失不见。

  街道不远处一棵雪月树下,一个小小的身影蜷缩着身体蹲在地上啜泣。

  那是一个只有五六岁的小女孩,穿着破烂的衣衫,脚上的鞋子也露出着脚趾。

  而在她的脖子上挂着一颗小小的石头。

  “雪儿!”

  一名同样衣衫褴褛的少年走了过来,轻轻的呼唤了一声。

  “你是谁啊?”

  小女孩停止了哭泣,眨巴着那一双清澈的眼眸好奇的问。

  那脸上打着烙印的少年从怀里掏出了两个馒头递给了小女孩,而后指着小女孩脖子上的小石头笑道:

  “你这小丫头,我是哥哥啊!你的名字还是我取的呢!”

  少年微笑着看着那狼吞虎咽的吃着馒头的小女孩。

  “哥哥?”

  小女孩好奇的看了看少年,而后猛地扑入了少年的怀中。

  “哥哥我好想你!”

  小女孩哽咽着哭道。

  少年轻轻的摸着小女孩的脑袋叹息了一声道:

  “哥哥也想你,可是每天天一亮我就找不到了你,而每天晚上你却又奇怪的出现在这雪月树下,什么都不记得……”

  这个小女孩是他在这雪月树下捡到的,可奇怪的是每天第一缕阳光升起,这个小女孩就会消失不见。

  可是每天晚上她却又会出现在这雪月树下,什么都不记得。没有白天的记忆,也没有前天晚上的记忆。

  这所有的一切就好像是一个诡异的轮回。

  因为是在雪月树下捡到,所以他给小女孩起了个名字叫雪儿。

  第二天,望北城一家酒楼之中。

  “难得,难得啊!不言兄竟然请吃酒。”

  申屠骁抹了一把嘴角的酒水大笑着对周围的众人道。

  周不言瞪了申屠骁一眼,无语的道:

  “申屠老将军一路过关斩将,打的赵国落花流水,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竟然兵临栖凤城下,我这顿就可是为了庆祝申屠老将军大功而喝!”

  一听周不言此言,申屠骁顿时乐的嘴都已经合不拢了。

  他在这望北城之所以能横行无忌就是仗着他老子申屠恶,现在老爷子打了漂亮的胜仗他怎么可能会不高兴呢。

  “嘿嘿,不是我吹牛啊,我家老爷子出马,啧啧啧,普天之下还没有谁敢一战的,就那个什么叫许牧之的,一听我家老爷子领兵,吓得愣是没敢出现!”

  申屠骁大手一挥,无比狂傲的道。

  “还有那什么南岳,我呸!什么狗屁玩意儿,遇上咱们的战神申屠老将军,吓得躲在栖凤城尿裤呢!”

  旁边的人也大笑着附和道。

继续阅读:第49章:三道金令出北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