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两不相欠
骆驼2018-03-27 08:582,850

  第五十五章 两不相欠

  妖艳的引魂花开满了整个栖凤城,这代表了死亡的花,此刻却成了整个赵国最大的期盼。

  迎着夕阳的余晖,一队人马押送着一辆精铁铸造的囚车缓缓而来。

  在那精铁铸造的囚车之中一个戴着狰狞的修罗面具的年轻人被铁链锁着。

  看不到他神色,只有那一双平静的眼眸,如同无底的深渊,凝视良久你就会不由自主的陷入其中。

  道路的两旁站满了人,有平凡的普通人,也有武者。

  他们静静的站着,没有人喧闹,静的只有那囚车吱吱呀呀的声音。

  没有惊呼之声,没有欢喜的叫喊之声,只是当那囚车经过之时他们默默的单膝下跪。

  男男女女,无论老幼,囚车经过的道路两旁静静的跪满了人群。

  炎阳宗那山峰之巅,一道倩影立于山风之中。

  “宋文远赌对了,我也赌对了……”

  顾念晴轻声自语了一句,她的目光投向了远处。在那里,此刻千万人跪迎一人归来。

  ……

  “许牧之,大坏蛋……”

  在那千万人群之中,一名还不懂事的小孩看着走过的那囚车念着自己不久前刚学会的顺口溜。

  那孩子奶声奶气的声音虽小,可是在这鸦雀无声的时候却依旧显得那么刺耳。

  听着那孩童的声音,四周的人羞愧的低下了头。

  那孩子的母亲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急忙伸手就朝孩子屁股打去。

  可就在此时忽然一道人影闪过,抓住了那位母亲的快要落下的手。

  那是一个背着一杆赤色长枪的年轻人,那人朝那位母亲轻轻的摇了摇头,而后身影一闪再次出现之时已经跟在了那囚车一旁。

  “先生对赵国有大功,陛下已经赦免了先生所有的罪责,还不快将先生放下来!”

  远远的看见那押送着许牧之的囚车,赵恪玄急忙迎了上去喊道。

  那负责押送的寒川阁中年男人一听赵恪玄此言,如释重负的急忙亲自跑去将许牧之的囚车打开。

  这一路上押着许牧之,路旁众人那眼神似乎恨不得将他们千刀万剐。

  他差点坚持不住,不过好在赵恪玄终于带着皇帝的旨意来了。

  赵恪玄走了过去想要将许牧之从囚车之上扶下来,可是许牧之却躲开了赵恪玄让一旁的宁无良扶着下了车。

  “先生一路辛苦!”

  赵恪玄真挚的对许牧之行了一礼道。

  看着赵恪玄,许牧之的眼神却是渐渐的冷了下来。

  “人呢?”

  许牧之沙哑着声音冷冷的问了一句。

  赵恪玄脸色难看至极,一时间语塞。

  他知道许牧之问的是那个叫官雨彤的姑娘,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向许牧之说这件事。

  “人呢?”

  许牧之沙哑着声音再次问了一边。

  “官姑娘……那日申屠恶兵临栖凤城下,城中大乱,官姑娘也消失了。”

  跟在赵恪玄身后的那个侍卫犹豫了一下道。

  “人呢?”

  许牧之像是没有听见那个侍卫的解释,那一双眸子冷冷的盯着赵恪玄再次问了一遍。

  他要赵恪玄给他一个解释,他要赵恪玄亲口告诉他结果。

  “是我没有保护好官姑娘,官姑娘……她失踪了!”

  咬了咬牙,赵恪玄抬头看了许牧之一眼低声道。

  啪!……

  突然的,许牧之一巴掌扇在了赵恪玄脸上。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的好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虽然赵耿安废了赵恪玄的太子之位,可是谁都明白这太子之位迟早依旧还是赵恪玄的。

  堂堂一国太子殿下,可是却被许牧之当众扇了一个耳光!

  许牧之这一个耳光此刻打的已经不单单的是赵恪玄的脸,更是皇宫之中那高高在上的皇帝赵耿安的脸。

  “对不起……”

  那一个耳光若是他要躲避,许牧之不可能扇在他脸上,可是他却没有躲避。

  “赵国我帮你守住了,我要你守护的人呢?”

  许牧之冷冷的盯着赵恪玄,声音低沉而沙哑。

  赵恪玄不敢看许牧之眼神,只能低头沉默不语。

  “我相信你,所以我放心的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了你!可是你做了什么?宋家毁了,她也不见了……”

  许牧之失望的摇了摇头。

  “先生放心,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找到官姑娘!”

  赵恪玄猛然抬头无比认真的道。

  可是许牧之却冷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不用了,我知道她在哪里!”

  说着,许牧之从那满朝文武百官之中横穿而过,在他的身旁跟着一脸冷漠的宁无良。

  “父皇说,他想见见你!”

  紧紧跟在许牧之身后的赵恪玄急忙喊了一声。

  许牧之脚步一顿,沉默了片刻。

  “一个耳光,从此与你,与赵国……我两不相欠!”

  许牧之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走进了栖凤城之中。

  看着许牧之那逐渐消失的身影,赵恪玄呆立在原地良久,他想再去劝劝许牧之,可是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脸面去劝。

  整个栖凤城对于许牧之来说最重要的一个就是上官雨彤,而另一个就是宋家。

  可是现在宋家没了,上官雨彤也没了。

  许牧之信任他,所以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了他,可是他却让这一份信任变成了虚无。

  一个耳光,抹去和赵国皇室之间的一切恩怨。从此之后,赵国如何已经与他无关,他也不会再为赵国皇室出手。

  “对不起 ……”

  赵恪玄失落的望着那东城门,喃喃自语。

  在许牧之前脚踏入栖凤城的那一刻,整个栖凤城之中原本正在盛放的引魂花却是瞬息间枯萎,而后一株株全部化成了粉末飘零。

  每一株飘零的引魂花,在那灰烬之中都有着一颗种子,可是那一颗种子却是再也发不出了芽儿。

  宋家已经没有了,所以许牧之直接朝着百雀楼走去。

  “回来了!”

  在百雀楼门口,宋文远看着许牧之笑了笑,轻声道。

  “跟个等丈夫归来的小媳妇似得!”

  许牧之认真的打量了一下宋文远,打趣的笑道。

  “我对男人没性趣!”

  宋文远温雅的一笑,走过来拍了拍许牧之的肩膀,似乎在确认是不是真的许牧之。

  “唉,真是失望,竟然活着回来了!”

  宋文远摇了摇头,假装出一幅失望的样子叹息道。

  “滚一边去!”

  许牧之笑着一脚将宋文远踢开,踏进了百雀楼之中,直奔那五楼而去。

  “爷,今日可是带足了钱财?”

  刚一上五楼,许牧之便见雀灵穿着睡衣站在那里魅惑的笑着。

  “钱财没有,宝物倒有一件,就是不知道合不合雀灵姑娘的心意?”

  许牧之笑了笑,直接越过了雀灵疲惫的坐在了一张桌子旁边。

  “叶儿,给我揉揉肩!”

  许牧之瞥了一眼里面的那张遮着帘子的大床,懒羊羊的躺在椅子上喊了一声。

  “得,人家还看不上我,揉个肩都点名要你!”

  雀灵无语的瞪了许牧之一眼,在走过许牧之身旁之时还故意将一杯酒水打翻在了许牧之身上。

  可是在囚车之中被关了好几天的许牧之此刻已经是累的半死,也没有心思计较这些。

  甚至连倒掉的那酒杯都懒得扶。

  床上的帘子被拉开了,今日的苏伊宁穿着一件蓝色的裙子,很美。

  那分明青涩的脸上却是带着一抹的魅惑之色,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魅惑,让人无法抵抗。

  “冤家,你带的什么宝物?可以给我先看看吗?”

  苏伊宁走过去轻轻的替许牧之揉着肩好奇的问了一句。

  许牧之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瓶子,那是一个须弥瓶。

  “有人给你的……雀灵!”

  许牧之挣扎着起身无比认真的将那须弥瓶递给了一旁的雀灵。

继续阅读:第56章:画尽天仙百面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罗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