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师叔
晴天系2020-02-06 13:433,121

  漆黑的夜晚,寂静阴森,妖气大肆弥漫,在一座偏僻的山上,散落着十几具婴儿尸骨,凄迷的风里不时地传来几声狼嚎,场面颇为诡异。山头的左上方隐藏着一个山洞,有声音隐隐约约地从山洞里飘出。

  “血煞,什么人把你伤成这样子的,居然还逼你用了血祭之术?”说话的人脸带面具,全身黑袍,散发出一股神秘的气息。

  血煞发出低沉的吼声,声音听起来已接近人话:“看衣着,他应该只是逍遥门普通的弟子,但修为实在不俗,他不仅能够施展出‘玄天御雷诀’,还能单手结印,同时施展两个法术,左手玄天冰清诀,右手御雷诀,要不是我使出血祭之术,这次恐怕凶多吉少。”回话的人全身红烟笼罩,正是白天与林风扬斗法的怪物,但此时它身上的烟雾极其清淡,真正的身体在烟雾中若隐若现。

  “单手结印?莫非是逍遥峰风阁阁主萧绝的弟子。没想到他自己都成废物了,还能教出这样的徒弟,还真令人感慨。”黑衣人冷哼一声,继续说道:“那么,交代你的事情到底办的怎么样?”

  “除了那个弟子的修为出乎意料之外,其他一切都在计划之中。他中了我的七煞毒,按照常理推断,逍遥门一定会收他为徒的,只是,我不太明白,您为什么一定要花心思在那个叫张羽生的普通小孩身上,他有那么重要吗!”

  黑衣人没有回答,只是露出刀锋般锐利的眼神看向血煞。血煞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惊恐地说道:“宗主饶命!我只是随口一说,绝没有质疑宗主的意思!”

  “做好你该做的事,不该说的不要说,否则你会死得很惨!”黑衣人慢慢收回目光,平静地说道。

  血煞如梦大赦,连连磕首道:“多谢宗主饶命,我以后一定尽心尽力地辅助宗主,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黑衣人冲他摆了摆手,道:“行了,你也辛苦了,那边的池子里是新鲜的童男童女之血,去吧!”闻言,血煞发出兴奋的嘶吼声,疯狂地向血池扑去,血光中,血煞身上的红色烟雾开始剧烈涌动起来,浓度不断增强。

  黑衣人淡淡地看着眼前场景,不以为然,随后转过身子面向墙壁,冷冷地说道:“逍遥门,你的覆灭之期就快到了!”

  逍遥峰,风阁,风远堂。

  “师叔,他怎么样了?”林风扬看着床上的张羽生,一脸担忧地说道。

  “他中的是七煞毒,我已经给他服用了冰清丹,暂无性命之忧,但是若想治愈此毒,必须把他送到莫七那里,他一定可以救这个少年。不然过了七日药效之期,他会爆体而亡。”被林风扬叫做师叔这人,看上去年纪不过二十来岁,他英俊的脸上长着很精致的五官,一双细长的眼睛清澈而明亮,如同漆黑夜幕下最闪亮的星星,他的脸沉默在忽明忽暗的阳光里,显示出一种淡淡的忧伤。他就是风阁阁主萧绝。

  “可是师叔,你知道的,莫师伯那里只救逍遥门的人,非逍遥门弟子一概不理。我把他送过去,不是自讨没趣吗?”

  “那你让他变成逍遥门的人,不就行了。”

  “师叔说的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才把这孩子送到你这里啊!”说到这里,林风扬脸上露出狡猾的神色。

  萧绝猛地敲了敲林风扬的头,佯怒道:“原来你这臭小子,早有预谋,你想让我收这孩子为徒。”林风扬吃痛后退两步,揉头笑道:“师叔,别误会,我可不是算计你,我这完全是出于一片好心呐。从我第一眼见到这孩子,就发现他骨骼精奇,极具慧根,绝对是修真的好材料,如此天资,若是在师叔你的调教下,一定可以重振风阁!”

  “这孩子确实是个可造之材,不过,你一个雷阁的人,怎么老替我们风阁着想,让你师傅收他为徒,给你自己多个小师弟不好吗?”

  “师叔!你就别提我那个脓包师傅了,他的修为至今才到第七重天,‘还虚’中层。咱们逍遥门六位阁主除他之外最差也是第九重天辟谷之境啊,我这个做徒弟的都到还虚下层了,您跟他是同一年进入逍遥门的,您十年前就已修至第十一重天,“羽化”之境,他呢,十年前是还虚,至今仍然是还虚,唉,做他徒弟我都觉得丢脸啊,他要有您一半的修真资质就好了!”

  听着林风扬的话,萧绝眼前浮现出雷阁阁主王洋那张神经兮兮的脸,那张脸是那样的生动诙谐,以至于萧绝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哇,师叔,你竟然笑了,我有多久没见你笑了,你的笑容还真是令人怀念啊。”看见萧绝的笑容,林风扬也显得很高兴。

  “有你们这活宝师徒俩在身边,想不笑都难。”萧绝慈祥地看着林风扬,如同看着自己的爱徒,“风扬,以后不要在外人面前这样说你师父,王师弟并不是资质愚钝,他只不过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五行八卦之术上面,他对抓鬼捉妖之事颇有研究,就连当今掌门聂师兄都没他在行,你可不要小看你师父。难道你没听过王师弟他有个威震逍遥峰的外号,叫‘鬼大师’吗。”

  “呵呵,我知道师傅很在行抓鬼,对修真不太感兴趣。但作为一阁之主,他至少要摆出点阁主的样子出来,修行方面也至少拿出点可充门面的成绩来吧,他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雷阁弟子们的面子着想啊。师叔,你不知道我们雷阁弟子在门里的地位有多卑微。要不是师叔您对我多加指点,我就是修一辈子也突破不了还虚之境,您说若把这孩子给我师傅教,那不是把他往火坑里推!纯属暴殄天物啊!”

  萧绝听着林风扬对其师的满腹牢骚,无奈地摇了摇头。

  “对了,师叔,我一直想问你,你的身体怎样了,一身修为真的回不来了吗。”

  萧绝脸色变了变,脸部肌肉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林风扬将萧绝神情看在眼里,已是知晓了答案,叹息道:“对不起师叔,我不该问这样的问题,唉,要不是十年前那场正邪之战,你现在一定是逍遥门第一人……”

  林风扬还想继续说下去,被萧绝挥手打断:“都是过去的事了,没有再提的必要。我如今很好,你不必挂念。”

  真的很好吗,原本睥睨天下的一个人从最高的顶峰跌到最深的谷底……,林风扬看着萧绝依旧丰神俊朗的面容,深深地叹了口气,眼前浮现出十年前那个白衣身影,那个只身打败魔教六大高手的年轻身影,那是何等的英雄了得,那时仿佛整个天下都臣服于他的脚下。十年过去了,眼前这个面孔没有太大变化,只是,他的眼神之中多了几许沧桑。林风扬不由地一阵心酸,沉声道:“师叔,其实在我心里,一直把你当成半个师傅,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要是以后风阁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开口,我定会竭尽全力地帮助风阁。”

  萧绝闻言一怔,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慢慢地点了点头,道:“十年的时间对于我们修真之人而言,并不算长,我一直以为身边的事情还和往常一般,但如今的你让我发现,有些事情还是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变化,风扬,你长大了。”

  “是啊,记得第一次来您这里,我大概和这孩子差不多大吧,如今我也长得跟您一般高了。”林风扬也感慨道,“师叔,我要回去向师傅复命了,这次下山修行,还有很多事情要向他汇报,临别前,我想再问一个问题?”

  “你说。”

  “跟我斗法的怪物,浑身被黑烟包裹,身体硬如生铁,它到底是何来历?”

  “他叫血煞,是魔教嗜血堂的妖物,他是死前怨念不散的人的尸体浸泡在血池中三七二十一天后,由嗜血堂的人施咒而成,全身刀枪不入,普通的攻击对其无效,必须用威力强横的道法才能将其击杀!”

  “魔教妖人,果然邪气的紧,还有很奇怪的一点是,本来我用御雷诀和冰清诀已经将那血煞打的奄奄一息,突然间,他叫了句什么‘血祭,大回魂’,然后他的法力开始不断变强,瞬间突破了我的真力,逃了出去,这是怎么回事?”

  “他用的是血祭之术,那是魔教的人才能想出来法术,血祭之术是用自己的精血为媒,在面临绝境之时,可以瞬间提升自己的法力,该法的缺点是,极其耗损施法者的修为,动辄就要废去二十年的功力,属于走投无路时自保的一种功法。”

  “哦,原来如此。”林风扬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后向萧绝微笑道:“师叔,你真厉害,什么都懂。那我先回去了,有空我再来看你。”萧绝点了点头,送他出了房门,见其身影远去后,才回到房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