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谈话
晴天系2020-02-06 13:432,748

  风回堂里,一个身形单薄的人孤独地站在窗前,他极目远眺,静静地看着远方。远处一座座山峦连绵起伏,隐隐约约,烟雾缭绕,如同人间仙境。一片片绿色深浅不一,像一片片绿意朦胧的海洋。只是这极美的景色在他眼里,却是另一番滋味。

  门是开的,夏至一进来便看见萧绝那落寞的背影。“自从师父法力尽失后,就一直维持现在这个样子,行尸走肉般,似乎这个世界再也不会有能让他真正高兴的事情。”夏至从心底为萧绝感到难过,他是真正能够了解萧绝痛苦的人,因为,他们有着同样的经历。

  “干嘛站在门口发呆,来了就进来吧,你师弟的身体怎么样了?”萧绝的话一下子将夏至从思绪里拉回,夏至恭敬地说道:“回师父,师弟已经醒了,从他的气色上看,已无大碍。”

  “嗯,那就好,回头你下山给他买两件新衣服,留着给他仪式上穿。”

  “是,师父。”夏至点了点头,“师父今天好像跟平时不大一样?”

  萧绝略显意外地看了夏至一眼,问道:“哪里不一样?”

  “平时师父惜字如金,说话一次只用两三个字,难得今天这么大方,句句翻倍。看的出来,师父很喜欢这个小师弟。”

  “还是你懂为师的心思。”萧绝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表情,继续说道:“你觉得小师弟天资如何?”

  “依我看来,小师弟天庭饱满,双目灵动,且骨骼精奇,这份天资可谓是万里挑一,要是再有师父当年的那份勤奋执着,前途绝对不可限量。”

  萧绝看着夏至,欣赏地点了点头,道:“不错,为师看法也是与你一般。风阁如今在逍遥门里的地位,每况日下,若不是有雷阁垫后,风阁恐怕已是滑至最末。当年我从先师手中接过风阁,曾在先师临终前发誓:一定要带领风阁摆脱多年排名倒数第一的尴尬处境。为了报答师恩,我日夜修炼,苦心经营,所幸付出终有回报,一年之内,我不仅让风阁摆脱了倒数第一的位置,还将它发展到跟天阁并驾齐驱的高度,这些你都是亲身经历其中的,为师自不必多讲。为师真正想说的是,风阁绝对不能再回到原来的泥沼中去,让同门看不起。现在为师修为尽失,就是个废人,早已不能担负起带领风阁继续前进的重任,为师唯有将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你踏实稳重,宅心仁厚,原是最合适的人选,可惜……,所以为师目前只有将希望寄托在你的小师弟身上,盼他能早日成才,替为师重振风阁。夏至,你能明白师父说这些话的意思吗?”

  “我明白,师父的意思是让我好好教导小师弟,助他早日修行成功,来日执掌风阁,替风阁扬眉吐气。师父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地帮助他。”

  “那原本该是你的位子,我却要让别人来做,希望到时你不要怨恨为师。”

  “师父这说的哪里话,我绝对不会那么想。再者说,逍遥门规第五条,阁主和掌门的位子一定要由修为高强的的弟子来担任,我现在的功力只剩原来的十分之一,师父若是把位子传给了我,其他师兄弟定会不服,到时祸起萧墙,兄弟失和,必会拖累风阁,与其这样,我宁愿看到更合适的人去带领风阁。夏至本是孤儿,若不是师父二十年前从山上把我捡回,我早就葬身狼腹,哪还有现在的生活。对我而言,师父情同生父,故无论师父如何决定,夏至都会全力支持,绝不会存有半分异心。”

  在常人看来,夏至的话颇有虚情假意之嫌,但萧绝知道,这个徒弟说的话句句发自肺腑。二十年的相处,看着他自小一步步长大,萧绝对夏至的性格为人可谓再了解不过。他非常清楚夏至就是这样一个时刻为别人着想的人,甚至不惜委屈自己。可是夏至越是表现得如此善解人意,萧绝心里就越是不好受,因为他明白,他实在欠这个徒弟太多。

  “说实话,你有没有后悔当年出手救师父,如果没那样做的话,你现在的修为至少是第八重天。”

  “后悔过,我后悔自己出手晚了,否则师父也不会断掉整根仙基骨,以至于数十年的功力俱成流水。否则以师父的天资,就算只剩一半功力,在逍遥门里也无人敢小觑。”

  闻言,萧绝面色沉重地闭上双眼,心情复杂,半晌,慢慢吐出一句:“得徒如此,夫复何求。去吧,督促好师弟们练功。”

  “是,师父,弟子告退。”夏至向萧绝行了个礼,慢慢退出风回堂,走出门口的时候,听见萧绝远远地说了一句:“季月的事,我会替你做主。就算不要我这张老脸,我也一定让你和她见上一面。”

  这句话声音不大,对于夏至而言,却如同一个响雷;更像一颗石头掉进了水里,使得他原本平静如水的心泛起层层涟漪。夏至一脸忧伤地低声回道:“多谢师父。”

  满星国是一个土地辽阔的国家,位于中原东北方,人口上千万。传闻在满星国的领土上,夜里抬头就能看见满天星星,故得名满星。当然传闻大多具有夸张之意,满星国名字的来历早就无从查证,可以肯定地是,满星国历史悠久,距今已有八百多年。大名鼎鼎的逍遥门亦在其境内。

  凉风袭袭,夜空如同一块巨大无比的黑色地毯铺展于天际,月亮像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立在地毯上,她透过云层,散发出皎洁的柔光。远远望去,就像一盏大明灯。“明灯”的正下方,是满星国都城落夕所在。

  落夕作为满星国的皇城,雄伟奢华,十分气派。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宫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一条笔直的路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广场随着玉石台阶缓缓下沉,中央巨大的祭台上一根笔直的柱子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纹,与那凤凰遥遥相对。

  广场中间,一个身穿金色外袍,头戴束发嵌宝紫金冠的少年盘膝而坐,双手托腮呆呆地看着头上满天繁星。

  身后,一位身穿淡蓝色束腰抹胸宫装,腰间系着天蓝色锦带的妇人静静地看着他,良久,妇人淡淡地说道:“翔儿,夜晚风凉,不要在外边待太久,小心着凉。”

  少年专心致志地想事情,听见声音才发现身后有人,回头一看来人,立即站起身来,恭敬地说道:“娘亲,你怎么来了?”

  “听你父王说,过几日你就要去落霞山学艺了,我来看看你是否缺点什么,好让下人去准备。”妇人如花的容颜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动人,好像整个人都在发着光,只是她的眼神里满是冷漠,即使面对着自己的亲生骨肉,她眼中也未流露出一丝温情之意。

  少年不敢正视妇人的眼睛,低着头小声答道:“多谢娘亲挂念,父王已叫人将儿臣所需行李准备妥当,先去落霞山学艺两年,修炼仙资,就等逍遥门开门收徒之期的到来。” “如此甚好,临别之前,为娘要嘱咐你几句,你乃满星国齐王之子陈翔,将来要肩负治国重任。到了逍遥门后,名字可以告诉别人,真实身份不要轻易与人说起,以防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对朋友尤其慎重,防止有人因为你的身份而别有用心地接近你,你千万要记住,真正对你好的人,不会在乎你是谁。”

  “是,娘亲。”陈翔向妇人行了个礼,再起身,妇人已经离开,只留下一个背影落在陈翔眼中。

  陈翔站在原地,面露失望,长叹一声,自言自语道:“娘亲,我怎么做你才会满意,怎么做才能看到你的笑容呢,哪怕只有一次也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