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日记内容
玄夜2018-04-04 16:422,470

  “抑郁症!”

  秦晓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一把从我手中夺过日记本,迅速的翻了几眼,脸上的表情变了好几次,最终轻轻地合上本子,将其丢尽了塑料袋之中:“李锐,带回去,我要好好看看。”

  “我也要看。”

  “你懂心理学?”秦晓晨扭头看着我,追问。

  “略懂。”我有些心虚,其实心理学一直是我的弱项,而秦晓晨对心理学的研究虽然是辅修课,但是成绩一直不错,甚至还学会了一些简单的催眠。

  她没有说话,将目光放在如坐针毡,情绪有些失控,甚至出现哽咽的芸芸和小婷的身上。

  “两位同学不要怕,我们只是了解一些情况。”秦晓晨的面色缓和了不少,拉着凳子坐在了两个女学生的对面,“你们和王美玲是舍友,可知道王美玲近半年的时间在外面干什么?”

  “我……我只知道王美玲说她在外面兼职代课。”叫做芸芸的短发姑娘双手放在大腿上,紧身牛仔裤上显然有了两道汗水的痕迹。

  “别紧张。”我朝着芸芸微微一笑,“只需要告诉我们你知道的就好。”

  嗯!

  芸芸和小婷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

  “柜子里的包你们见过吗?”我也拉了一把凳子坐下,顺势从裤兜中掏出一个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和笔开始记录。

  “没……没见过。”

  “我见过,而且我还知道美玲为了她母亲,一年前就开始在夜场推销啤酒,后来……”一直没有说话的小婷像是受到了刺激似的,猛地抬起头,看着我,双目之中泪花打转,噗嗤一声哭出声来。

  “别激动,也别害怕。后来什么?”我接过秦晓晨刚刚掏出来的纸巾递给了小婷,看着她擦眼泪继续问,“你还知道些什么。”

  “美玲一年前去夜场推销啤酒,一晚上也能赚个七八十块钱。那时候我们全宿舍的都知道,美玲是单亲家庭,而且阿姨在乡下得了糖尿病,急需用钱。美玲是个很有孝心的姑娘,所以在朋友的介绍下就去各个夜场和ktv推销啤酒。”

  “对,这件事我们全宿舍的都知道。”芸芸重重的点了点头说。

  推销啤酒……

  我嘟囔了一声,仰头看着同样若有所思在记录的李锐,暗道:看来这就是被拖下水的第一步啊。

  孝顺是没错,但是走错了方向。

  “接着呢?”

  “我只知道她一直在推销啤酒,而且越来越多,买的包包和化妆品都很贵,而且经常有不同的男人开车来接她。我们问过,她说只是客户。”芸芸似乎对于王美玲之后的事情不是很了解,眼睛闪了闪,一副无辜的样子。

  “后来听说她被包养了。”小婷咬了咬牙,有些害怕的看着周辅导员,吐出了一句。

  “知道是谁吗?”秦晓晨连忙追问。

  “都不认识,好像不止一个。”小婷说到这里的时候长长的叹了口气,“美玲是个好姑娘,要不是因为阿姨得病了,她估计也不会走上这条路。”

  我的脑海中闪烁着无数的线索和念头。

  起身走到了窗户外面的校园,突然有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只是这种感觉一闪而逝根本抓不住。

  王美玲是因为经济的关系被人介绍进入夜场开始推销啤酒,然后在金钱和名牌的利诱下开始做起了外围女。

  因为做了外围女,加上本身姿色不错,引得了例如大奔哥这样有钱人的包养。

  而夹层之中的这些东西,大部分应该出自男人的手。

  “半年前王美玲是不是做过人流?”

  “人流?”两个姑娘惊讶的互相看了一眼,应该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好姐妹王美玲竟然还做过人流。

  “这个我不知道。”许久,两人摇了摇头。

  秦晓晨一直在观察着两个姑娘,待我问完之后,长长的叹了口气,起身看着站在一边有些羞愧的周辅导员,“周辅导员,宁州技校是学校,这种接送小姑娘的人应该也得盘问盘问吧,好歹学校也是一片净土。”

  “是,是。校方已经开始在治理了。”周辅导员尴尬的笑了笑。

  “今天感谢周辅导员和两位同学。这些东西我们都要带走,这间宿舍也要暂时封锁。”秦晓晨脱掉了手套,看着猴子和李锐将夹层里的东西全部装在袋子中,和周辅导员握手之后才出了门。

  “留步。”

  我朝着三人点了点头,紧跟其后。

  啪啪啪!

  三个男人出了宿舍之后齐刷刷的点了烟,李锐和猴子在身后嘀咕,我快步追了上去,与秦晓晨并排走在一起。

  “有什么想法?”秦晓晨没有扭头,径直的朝着校门而去。

  “日记本是个好线索。”我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没有再说话。

  上了车,李锐和猴子先行离开。我和秦晓晨,还有睡得死沉的穆建波跟在后面。

  差不多到刑警队大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

  我打了一个哈欠,看着二楼和三楼还亮着的灯,就知道审讯室已经准备好了。

  “刑十三,日记本交给你。我去审讯光头,双管齐下,一定要在今晚上得到线索。”

  “行,完事儿打电话,我去找你。”

  我接过日记本,和秦晓晨分头行事,径直的上了四楼进了自己的宿舍,摊开了笔记本。

  笔记本打开的时候,我的心脏咯噔一声。

  刚才在3033的宿舍,仅仅是看了两篇日记,就感觉到死者王美玲应该有轻微的抑郁症。

  现在的日记本,比起解剖尸体更加让我有些害怕。

  寂静的房间,煞白的灯光,还有我莫名加速的心跳,让这本日记本开始变得有了魔力。

  “2015年6月6日,天气晴,今天我和小婷两个人去了万达看了电影,吃了爆米花,抓了娃娃机,还捡到了二十块钱,挺开心的周末。”

  “2015年6月19日,天气多云。今天天气开始变得燥热起来,心情也不美丽了,突然间想妈妈了,想给妈妈打了电话,又怕哭。”

  “2015年7月1日,天气很热很热很热。今天我开始穿裙子了,小婷和娜娜她们都说我很漂亮,一定会有男神看上我的,开心ing。”

  ……

  整整二十分钟的时间,日记本从2015年5月截止2015年10月,记录的都是一些学校生活之中开心的事情。

  日记读到这里,我的脑海中刷刷刷的闪烁着几个线索。

  第一,王美玲是一个乐观的女孩,患有抑郁症的几率不大,除非遇到特殊的变故。

  第二,王美玲和小婷的关系最好。

  第三……
我重新翻过这半年的日记,忽而眉头微微一缩。

  “不对,为什么下一篇日记是从2015年10月9日开始的。”

  我继续往下读,总觉得翻过这一页之后,就进入了王美玲死亡的现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法医的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法医的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