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尸检
玄夜2018-02-28 15:552,169

  尸检中心的走廊,一靠近就有一种莫名的寂静,寂静的只能听到那扇虚掩的大门内,有手套摩擦的声音。

  我眯着眼睛看着十米外已经亮起了灯光的“尸检中心”四个大字,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

  在刑警队的这两年,大大小小的案件接触了不少,对于解剖尸体而言,宛如家常便饭,并没有刚上大学那会吐得一塌糊涂,反而像是在精修自己的艺术品一样。最拿手的Y形解剖,得心应手。

  只是今天却站在长廊的尽头,久久的不敢靠近,似乎身边莫名的多了一股阴风在亲吻皮肤,好久没有出现的鸡皮疙瘩随着身体的轻微抽搐从胳膊上翻卷而起。

  我摸着口袋中的烟盒,本能的想要抽出一根点上。

  “邢哥,都准备好了。”

  蓦地,当我刚刚摸进口袋中捏着一根烟头想要抽出来的时候,迎面的声音炸裂,让我闪电间从口袋中掏出了手,神色有些晃动的抬头看着走廊的远方。

  穆建波已经传好了工服,除了口罩还只是挂在一个耳朵上之外,专业性无以复加。

  似乎是他看到了我的异常,脸上的神色有些拘谨,迎面走上来上下打量着我,压低了声音:“邢哥,怎么了?是不是金队跟你说了什么,怎么感觉你有点不对劲。”

  “没。”我嘶哑的嗓子蠕动了一下,重重的拍了拍穆建波的肩膀,擦肩而过:“走,干活。”

  “要不你再抽一根?”穆建波转身紧跟着我,侧着脑袋询问道。

  他知道我的习惯。

  紧张就想抽烟,一切沉默的时候都想抽烟。

  “注意职业道德。”我微微皱了皱眉,虽然我知道穆建波是在打趣,想让气氛变得轻松一些,不过对于父亲一直强调的职业性,这是不能逾越的。何况……我们是让死人说话的法医。

  “得。”

  穆建波耸了耸肩膀,跟着我走进了尸检中心。

  砰!

  当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机器密布的房间内散发出一种阴冷的气息。

  王美玲的死亡时间虽然没有超过二十四小时,但是血腥的杀人手法却让鲜血的味道更加的浓郁。

  穆建波很利落的帮我穿上了工作服。

  我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扭头看着躺在台上盖着白布的死者。

  整个房间静悄悄的,尤其在无影灯的照射下,显得异常的清冷。

  只是……

  我和穆建波对于这样的工作环境已经习以为常。

  “邢哥,这是我在勘察现场的初步勘察结果,还有DNA鉴定的报告。”穆建波很是利落的从一边的桌子上拿出了一个文件夹递给我。

  我脱掉手套,眼睛在隆起的白布上看了一眼,结果报告很快扫了一眼。

  “和我想象的一样,又是变态杀人案。而且杀人凶手应该经过精密的培训。”

  “邢哥,你怎么知道?”

  “根据你的现场勘查报告可以看得到,死者的肌肉痉挛,眼部翻起,说明死亡的时候是经过长时间虐待而死的。精神和肉体上经过长时间十级痛苦的死者,死亡之后身体会极度僵硬。”我说到这里,看着手术台上掩盖的白布,呼吸有些急促,“你应该想办法让死者的身体舒展吧。”

  “嗯,死者是跪地而死,肌肉和经络经过长时间的痉挛紧缩,已经变型,无法让其躺下。”

  “开始吧,准备变光源,先检查死者的体表情况,看看有什么线索,你详细记录。等会我们要和刑侦组的碰一下。”

  唰!

  穆建波重重的点了点头,将盖在尸体上的白布瞬间拉开。

  俨然一个浑身赤裸的女子跪在台子上,低着头,浑身铁青,尤其是小腹处,撕裂拉扯的血肉,虽然血液已经凝固,但是拳头大小的窟窿让人触目惊心。

  那一刹那,我的脑子恍然一动。

  作茧自缚!

  这跪地的方式和几年前父亲的死一模一样,只是……一个被铁链上的倒刺勾住了心脏,一个被挖掉了zi gong。

  呼……

  我长长的提了一口气,右手抓着变光源的支架开始移动。穆建波坐在电脑前,一本正经的开始记录。

  “体温计。”

  我右手一伸,接过穆建波递过来的体温计,轻轻的挪动尸体,将其缓缓的插入了死者的肛门之中。

  变光源随着支架的移动开始对死者的身体进行了一次全面的扫描。

  约莫五分钟的时间,我的眼睛微微一抬,内心急剧震惊。扭头看向穆建波的时候,他也一脸的不可思议。

  “邢哥,这怎么可能?”

  “是有些不可思议。变光源是最精确的利用臂长和颜色的可变性来显现浅摩擦脊指纹以及其他类型痕迹和物证的仪器。通常遇到的尸体,或多或少的会有嫌疑人血液,指纹,体液或者是毛发的。怎么……”

  “咕咚。”穆建波来刑警队一年,遇到的变态杀人案也就三起,但是真正做到体表一点线索都没有的,还是第一次,“邢哥,难道真的是自杀?”

  “自杀?”我嘟囔了一声,嗓子吭哧蠕动了一下,将变光源挪开,盯着死者王美玲小腹处的伤口看了一眼,“自杀也分为好几种,没有一个人会对自己下如此重的手,除非是他杀性自杀。”

  “邢哥你是怀疑凶手是通过对死者的心理建设或者是药物控制来达到他杀性自杀?”穆建波缓缓地从椅子上做起来,翻开初步的尸检报告看了许久,抬头道:“现场勘查的时候我确实在死者的腹腔之中发现了断裂的指甲,经过DNA的鉴定,与死者王美玲的吻合度在百分之九十九。看来死者在自虐自杀之前应该是受到了心理干扰或者是药物干扰。”

  “报告。”

  我脱下手套,伸手道。

  穆建波将勘察报告递给我,我迅速的翻了几页,定格在血液检测的那一栏:经鉴定,死者血液,体液之中并没发现任何致幻剂。

  啪!

  我轻轻地合上文件夹,双手撑着桌面,眯着眼睛看着跪在手术台上披头散发的尸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法医的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法医的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