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不认识
泥蛋黄2020-01-14 09:303,019

  “您好,欢迎您来到小行的美好世界。”

  柔和的女声在耳边响起,秦云行赤脚站在松软的沙滩上,看着蔚蓝天空中由白云组成的硕大标题,唇角直抽。这种垃圾名字,一看就知道是哪位的杰作,明明审美一流,但一沾上弟控这种属性,就崩成渣渣也是无奈。

  “因为玩家您是这个世界的珍宝,所以您在这里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您可以占有任何您喜欢的人或者物,并对他们做任何您想做的事。整个世界都会遵您意愿,臣服于您,所以不必有任何顾虑。祝您玩得开心。”女声继续介绍道。

  “这个中二又羞耻的介绍是什么鬼!姐你还能不能好了。”秦云行忍不住吐槽道。当然,现实里他肯定是不会将这些腹诽说出口的,但既然他这会儿在游戏里,说什么做什么他姐都不会知道,自然也就无所谓了。

  当然,这只是秦云行一厢情愿的认为罢了,现实是——

  秦云想皱眉:“这台词有什么问题吗?小行居然不喜欢。”

  易尚死鱼眼:“亲王大概只是害羞吧。”

  秦云想满意了:“我家小行这傲娇的样子,真可爱。”

  易尚麻木附和:“是啊是啊。”

  介绍完毕,场景变幻,秦云行的眼前出现了一扇雕花大门,大门上挂着一块牌匾,上面写着——请尽情享受。

  ‘这拟真程度是不是高了点?’

  秦云行摸了摸门上精致的雕花,感受着木质特有的温润触感,木香隐隐,几乎和现实毫无差别。秦云行自然是体验过这个时代的虚拟游戏的,也很清楚,在这个时代,不管多么精美的游戏,都很难让人产生代入感。游戏体验跟眼下这个根本不能比。

  ‘感觉好棒!真不愧是我亲姐啊,出了啥黑科技都第一时间造福到我身上,等出去了一定要问问还有没有其他游戏。’

  秦云行开心地推开门,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水晶走廊,无数小房间分列两旁。小隔间虽彼此封闭,但面向走廊这面,却是完全透明的水晶,可以看见房间里的情景。

  璀璨的水晶,构筑出了华丽的观赏之路,面对此情此景,秦云行只有一个感慨——

  “怎么修得跟个监狱似的。”

  秦狱警一边感慨着一边选了右手边的第一间房,走上前,往里看去。

  “不知道是猫咪还是狗狗呢……擦,说好的宠物呢!”

  满心期待的秦云行只见一个身着睡袍,面容异常英俊的男子从画风旖旎的床上起身,向着自己走来,一边冲着自己笑一边解开衣带,嘴里的话还异常没羞没臊:“尊敬的殿下,您希望我来陪您吗?”

  这一刻,秦云行不由得想起了第一次社交晚宴时,被爬床者支配的恐惧。

  秦云行惊得倒退两步,好在那人似乎无法走出水晶墙的限制,不然他只能夺路而逃了。

  “您不喜欢我吗?”

  面对着水晶壁那头的热切目光,秦云行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开口道:“不喜欢,没兴趣,泥奏凯!”

  每次与陌生人会面,秦云行总是避不开别人的三大错觉——亲王对我有意思,亲王想上我,亲王想被我上。那些暗搓搓想的还好,偏有些行动派爱把脑补当真相,屁颠儿屁颠儿地跑来自荐枕席。这九个字他都快要念出心理阴影来了。

  好在这是游戏,秦云行的意志便是唯一的主宰,秦云行话一出口,那人便停下动作,鞠躬告别道:“那亲王您好好玩,我先退下了。您若需要,可随时再来这里找我。”

  “谁会再来啊!”秦云行嘟囔着转身准备看看对面的房间。

  画面那头的两位评估者面面相觑,陷入尴尬的沉默中。

  还是易尚率先打破沉默:“所以,殿下根本不知道邢越尚长什么样吗?他完全没认出来那是邢越尚的脸。”

  秦云想干巴巴道:“应该是不知道,他好像跟我说过他还没看过资料。”

  “只是您还抱着他只是喜欢邢越尚人形的幻想,所以才故意忽略了这点?”易尚对于这位故意误导诊断结果的患者家属也是无奈。

  “接着看吧。”秦云想叹息一声,沉痛地继续围观自家弟弟的选宠现场。

  “我只是要个宠物而已,居然给我搞这套,肮脏的大人们啊,啧啧,别所有房间都是……”对面房间内的情景随着秦云行的走近逐渐清晰。

  “啊!豹子!”秦云行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

  眼前的房间,虽和对面是一样的大床软枕的配置,但床上窝着的,却是一只皮毛黝黑发亮的大豹子,那黑缎子一般的皮毛,一看就非常适合埋脸,那微微抖动的耳朵,一看就知道很好揉,那蜷起来的大肉爪,一看就不难想象捏起来会是何等销*魂。

  水晶壁非常善解人意地消散为了光点,秦云行三两步奔到床前然后勇敢地扑了上去,将体长将近两米的大豹子抱了个满怀。豹口之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好在豹子异常温顺,不仅没有挠得他一脸血,还配合地喵喵叫了两声。秦云行的心都要萌化了。抱着豹子就不撒手了,脸还在豹子的颈窝里蹭来蹭去,不时发出可疑的痴笑声。

  “您喜欢我吗殿下?”豹子君忽然开口了,

  秦云行被这豹子一口流利的云昭语吓了一跳,差点将豹子一巴掌推出去:“为啥豹子会说云昭话啊,违和感爆棚好吗,还能不能愉快地撸毛了?!”

  “喵喵~”系统立马贴心地为秦云行切换回了兽语交流模式。

  完全听不懂的秦云行立马眉开眼笑地将豹子又揽回怀中,动手动脚起来。

  画面那端——

  “还要看下去吗?”易尚体贴地询问道,他可不想因为围观了亲王殿下某些伤风败俗的画面而被女皇陛下记恨。

  “看下去吧……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会切断转播的。”

  秦云想虽然已经给自己做了十多次心理准备,但当他真看到这个画面的时候,他的心依旧是崩溃的。我可爱的弟弟啊,人类不好吗?为何你的口味如此之重,姐姐我承受不来啊!

  紧接着,这两位压力山大的围观群众,就看着亲王殿下花式揉捏了这只可怜的豹子半个多小时,但预想中的画面却迟迟没有出现。

  “这个情况,是不是有点不对……”女皇陛下迟疑道。

  易尚询问道:“冒昧地问一下,亲王殿下的性*教育,进行到哪一步了?”

  “放心,该知道的他早就知道了。”女皇陛下否定了他的猜测:“打小就有不少人爱跟他分享这类知识,还妄图和他一起深入研究。”

  易尚:“看这情况,亲王殿下似乎只是单纯地喜欢兽类这种形态而已。或许他喜欢兽类,就像有的人喜欢宝石那样,会忍不住把玩,抚摸,亲吻,但也仅仅是喜爱罢了。这种情况应该算作个人爱好,只不过亲王喜好的恰巧是智慧生物而已。”

  “真的?”在经过之前那可怕的揣测后,女皇陛下已经能很高兴地接受自家弟弟喜好异于常人这一点了。

  “再看看亲王殿下对其他兽类的态度,我们就能确认了。”易尚也是松了口气。

  又和豹子挨挨蹭蹭了半个多小时,秦云行这个死绒毛控总算是心满意足地将豹子松开,并且带着他回到走廊,开始探寻后面的房间。

  之后的房间也是有人有兽,秦云行一如既往地维持了他视美人如粪土,视绒毛如珠玉的人设,兔子,撸!狗,撸!鸡仔,撸!蜥蜴,哦……再见。

  等秦云行来到走廊尽头时,身后已经浩浩荡荡地跟了十多只毛茸茸。

  走廊的尽头是一道选择题。

  四道大门矗立在前,分别写着野外,卧房,舞台,游乐间,任君选择。

  一看到游乐间,秦云行自动脑补了诸如飞盘,逗猫棒之类的小玩意。啊,这么多宠物,要先逗哪一只玩呢,都这么黏人主人我也是分身乏术啊,真是甜蜜的折磨。

  秦云行一边在脑中给自己加着戏,一边往标着游乐间的那扇门走去……

  画面那头——

  “这么大的人了,还是跟个小孩子一样喜欢玩。”女皇陛下脸上露出慈母一般的谜之笑容。

  易尚却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紧张地问道:“陛下,这个游戏是为了测试性*偏*好服务的对吧,所以那个所谓的游乐间……”

  女皇陛下也陡然变了脸色:“不好!不能让他进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名昭彰绒毛控(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名昭彰绒毛控(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