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不准摸
泥蛋黄2020-01-14 09:303,135

  秦云行这个死绒毛控当然是一秒也不耽误地冲着邢越尚伸出魔爪,白嫩的手指顺着下颚一路下滑,摩挲过温暖的颈项,缓擦过噗通直跳的胸口,停留在下*腹轻轻揉弄。

  邢越尚当即恼羞成怒,奈何打得过惹不起,只能飞速窜远。

  “不喜欢我摸你吗,小猫?”秦云行有些失落的叹息一声,眉头蹙起的样子简直引人心碎,就像他真有多在乎他似的。

  哪只豹子能忍受被蔑称为小猫?邢越尚当即对这不要脸的家伙破口大骂:“鬼才会喜欢被你这种人摸!”

  边上的亲卫顿时黑了脸,琢磨着要不要把这小子的臭嘴直接堵上。

  但完全不懂兽语的秦云行却是毫不介意,反而关切的望着邢越尚,温柔道:“肚子扁扁的呢,没吃东西吗?”

  “把炙蛛肉松给我。”随着秦云行的吩咐,侍从很快将食物从空间钮中取出,恭敬地送到他面前。

  秦云行捻了一小块儿,摊开掌心:“小家伙,让我摸摸肚子好不好?”

  炙蛛本就以肉质鲜香闻名宇宙,经过烤制之后更是香味扑鼻,邢越尚心底屈辱,却也止不住身体本能的咽了咽口水。于是——又默默退远了些。

  “还是不给摸吗?”秦云行看黑猫没有过来的打算,只得叹息一声:“好吧,逼我用绝招了!”

  “看我的猫薄荷!”进后殿之前秦云行就问侍从索要这东西了,一个旱了十八年的绒毛控,面对一个毛团,不让他撸个爽是不可能的!

  一分钟后,邢越尚瘫倒在被秦云行唤作猫薄荷的生化攻击之下……惨遭毒手。

  秦云行抓紧机会,一边对着秦云行上下其手,一边发出痴汉般的笑声。

  “放开我!我要杀了你!滚开!!!!”邢越尚愤怒地瞪着他。

  面对着喵喵叫的小家伙,秦云行当然是……继续撸。

  邢越尚难堪的闭上眼,他本不至于被个猫薄荷就搞得毫无反抗之力,奈何脖子上的项圈实在邪门,一察觉他有攻击的意图,当即注入药剂,搞得他浑身无力,虚弱不堪。

  “啊~就是这个手感……这个肚子,这个爪子!真爽!”

  围观的亲卫和侍从们看得满脸尴尬。真不想承认眼下这个卑鄙下流的家伙是自家亲王啊,对着还是兽态的兽人下手不说,还使用迷。药逼其就范,更是当众猥*亵兼各种淫*词*浪*语!太不要脸了,丧心病狂!

  秦云行越摸越荡*漾,忍不住按住四爪,撩起礼服下摆,将脸埋进柔软的腹部狠狠吸了一发。

  “我要杀了你!”腹部被人深深吮了一口的邢越尚羞愤得快炸了。

  “殿下,您如果喜欢,可以把他带回寝殿,慢慢玩,当众这样实在是……”终于有人看不下去开口道。

  “有问题?”秦云行并不能理解围观群众们的反应。

  邢越尚恶狠狠地瞪着秦云行,愤恨之下满是悲哀,这个人,明明一脸的无奈纵容,满口的温柔宠溺,却是傲慢得近乎残忍,也许对于他而言,自己这样的兽族人便是个随手消遣的玩意儿吧,连基本的尊重也不必施舍。

  秦云行有些苦恼地叹息一声。云昭帝国什么都好,就是缺了小动物,更枉论养宠物。显得自己这个绒毛控好像很特立独行似的。

  “算了,我还是带他回卧室玩吧。”秦云行虽觉得周围人纯属少见多怪,但面对着那些一言难尽的眼神,还是决定从谏如流。

  秦云行施施然的抱着邢越尚来到寝殿门前,轻声问道:“宝贝儿,你喜欢什么样的床啊,星夜云端,草坪花海,或者森林藤蔓?”

  对于来自下级文明的邢越尚而言,床就是柔软的织物加木材定制的框架,所以秦云行嘴里的词,他真是一个都没懂,但这不妨碍他选择一个听起来比较容易逃跑的:“森林藤蔓。”

  “哦。”秦云行煞有介事的点点头:“所以还是选荷塘碧波好了。”

  所以特意问一句,是想再次强调一次我对你而言有多卑微是吗?邢越尚都要怒极反笑了,迟早有一天,他会让秦云行为今日的每个字都付出代价。

  浑然不觉自己又顺利作了一死的秦云行打开寝殿门,此刻的寝殿上空满布星子,绵软的白云铺满了整个寝殿,引诱着人扑上去尽情打滚。

  秦云行开口,下达命令:“选择荷塘碧波模式。”

  很快,便见寝殿中满满的云朵的渐渐散去,地板下沉,清澈的水波漫溢而出,硕大的荷叶床破水而出,粉白的莲花与圆圆的莲叶台阶从床一路延伸至门口,淡淡的莲香飘曳在寝殿中。

  秦云行抱着猫直奔荷叶床,然后愉快的在荷叶上盘坐下来,将秦云行放下。薄薄的荷叶随着水波微微起伏,贴着小豹子毛茸茸的身躯凹陷凸起,来自水的浮力均匀的支撑着身体,带来前所未有的舒适感。就是有点不受力,想要爬起来有些困难。

  秦云行又冲着荷叶台阶摆摆手,荷叶台阶便飘散开来,零零散散的点缀着宽阔的水面。

  “周围都是水哦,这下,你就没地方跑了吧?”秦云行露出一个堪称奸计得逞的笑容。

  “亲王您还真是用心良苦啊。”邢越尚嘲讽道,秦云行给他的回应自然是一如既往的恍若未闻。

  然后秦云行就开始毛手毛脚的扒衣服了,虽然穿着衣服的小猫是很可爱没错啦,但当然还是要扒了衣服撸起来才爽啊。

  邢越尚刚刚才恢复点力气,结果又要面临这狗亲王如此荒*淫*无*道的对待,都快吐血了。直接反抗是不行的,要是再被项圈放倒,就真是难逃毒手了。邢越尚咬咬牙,狠命一蹬,然后就翻滚着到了荷叶床的边缘。

  “没想到,亲王你对着兽态都能下口。”邢越尚冷笑着将半个身体探出了荷叶床。

  秦云行有点不解着看着猫,不由得反省自己是不是太想当然了,这可是外星猫,没准儿人的爱好就是下水抓鱼什么的呢。

  邢越尚见亲王一脸看好戏的冷酷模样,冲着水面直接跳了下去。虽然秦云行管他叫小猫,可他从来不是什么畏水的猫,而是水性良好的豹子啊,这亲王想用水来困住他,未免也太天真了。

  然而,下了水,邢越尚才发现天真的是自己。这看着像水的东西,根本不是水,而是像果冻一样的东西,既不冰冷也不黏腻,人在其中就像是回到了母亲的肚子里一样舒服自在,而且呼吸无碍。

  邢越尚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毕竟这是睡觉的地方,荷叶床又没有护栏,若是这下面真是水,没准儿睡个觉就把自己淹死了。邢越尚有心想要游去门口,到底还是对眼下接触的这种物质不熟,很快就被紧随其后的秦云行给捉回了怀里,然后被一枝荷叶台阶重新送回了荷叶床。他真切地感到了一种无力,不是对于个人的能力,而是对于两个文明之间巨大的差距。

  邢越尚本以为这位接下来会对自己继续做出一些更加破廉耻的行为,没想到这位忽然又转性了,只是和自己一起躺在荷叶床上,相对而卧。

  秦云行又不是傻的,这三番两次的,当然意识到了这只小猫不爱自己过于激烈的宠爱方式,未免把猫惹急了,上演你追我逃,下水捞个千百遍的剧情,秦云行决定还是慢慢来。

  这个项圈上有名字诶……小家伙你是叫邢……越尚?居然是这几个字,名字真是挺奇怪的。”

  缓缓揉着猫耳朵,秦云行阔别地球十八年,终于再度猫主子在怀。不由得感慨良多。

  “以前我也养过一只黑猫,跟你长得特别像。他叫芝麻,超级超级黏人,每天回家都看到他守在门口,一见到我就喵喵叫。总爱绕着圈在我脚边蹭来蹭去,一不小心就会被它绊倒,说了好几次还是不改。”

  明明是抱怨的句子,言语间却是藏不住的宠溺与爱意。

  “每次吃饭的时候,明明给他倒了吃的,他还是跑到餐桌边,仰着脑袋跟我撒娇讨食,要不到就发脾气不理我。回回看我坐到电脑前,都得过来趴在键盘上,不把他撸舒服了绝对不让位……”

  在这私密的空间里,回忆的匣子被打开,便引着情绪翻涌而出,泛滥着淹过心口,直至没顶。

  “他还特别喜欢踩我的脸,好好的躺在床上,他就踩着我脸,走过来走过去,是不是很过分?这么多年了,我以为我都忘了,结果想起来还觉得就在眼前似的……”

  细碎的喃喃忽而停了下来,邢越尚抬起头,却见那个垃圾亲王不知何时已是红了眼眶。前一刻还笑得卑鄙的家伙,此刻定定地看着自己,无尽的怀念与思念在那一双盈盈的眼里,泛滥成灾。

  邢越尚隐隐有点明白自己为何会惨遭毒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名昭彰绒毛控(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名昭彰绒毛控(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