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雨夜斗法
燕山栎2018-02-27 18:422,393

  尽管害怕,可是别人都打上门来了,咱也不能怂了!

  我握了握兜里的钉棺钉,奓着胆子喝道:“什么杂碎,鬼鬼祟祟,下贱如厕鼠,不敢真人露面,却弄个小玩具来装神弄鬼!”

  毫无疑问,木偶不会说话,是有高人在背后操纵。从木头的表情来看,我们是碰到高人了!

  我话音一落,那怪异的木偶忽然一个纵身,跃进了门店!

  木偶咧开大嘴,桀桀发笑,声音尖锐刺耳。“小子,你父亲难道没告诉过你本事长在手上,嘴巴要时常清洗吗?小小年纪伶牙俐齿可不好!”

  刻薄刁钻之声一过,但见那木偶忽然双臂一伸,蓝色的眼睛兴奋地眨动了一下,猩红的大嘴咧成了空洞,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店门的雨水忽然就像崩塌的堤坝一样汹涌地朝着店内灌了进来!

  四扇精雕的花窗瞬间被暴风雨击打成了碎片,“啪啪啪”,店铺里的玻璃柜台爆裂声响成一片,顷刻之间,刚才还干干净净的店面已经一片狼藉……

  更要命的是,玻璃、木屑像是刀片一样纷飞四射,我和木头只好迅速后退,直退到上楼的木梯前!

  “好一个刁钻鬼偶,出手如此毒辣,木爷我让你也尝尝我的厉害!”

  木头爆喝一声,一把将我拉到自己身后,只见他深吸一口气,双脚死死扎住马步,两只手如捧球一般悬在胸腔,口中念道:“此间土地神之最灵升天达地出幽入冥;为吾关奏不得留停有功之日名书上清。借我地力,香火寰宇!”

  狗日的木头确实有两下子,这小子咒语念罢,大理石地面突然传来了巨大的轰隆声!

  “砰砰砰砰……”

  连着四声闷响,四块每个都有几十斤重的巨大石砖竟然和周围的地面断裂开来,就像是被看不见的绳子一样悬空提了起来!

  我都看傻眼了,当初铺这地面的时候,我一个人抱着一块石砖还差点把我累死,他竟然凭着一口气就吊起了四块!

  我还沉浸在震惊之中,木头眉毛倒竖,大喝一声:“去!”

  瞬间,四块巨大的石砖像炮弹一样朝着木偶飞砸了过去!

  那木偶就像个丑陋的鬼孩儿一样竟也面露恐慌之色,哇哇大叫着连连朝后退了几步。不过,这鬼东西反应迅速,奋力张开双手,竟然牢牢将先行飞到的两块大石砖接住了。

  好在此时另外两块巨砖也砸了过去,“轰”,一声巨响,木偶被四块石砖狠狠地砸倒在地!

  “榆木疙瘩,好样的,解气!我请你吃大腰子!”

  见木头得了手,我兴奋地在一旁大声叫好道!

  木头微微颔首,起身收气,目光之中流露出坚韧的霸气。我第一次发现,这小子挺帅气,几乎都要赶上我了!

  就在我俩以为第一局胜利的时候,巨砖压着的木偶竟然又慢慢开始动了起来了!

  雨雾中传来了苍老诡异的声音:“好小子,竟然还有帮手在呢,喻家竟然沦落到要外人帮忙的地步了,真是盛极而衰啊,嘻嘻!”

  木偶已经被石砖砸烂了,四肢、头部和躯干四裂开来,就像被分尸的怪物!

  “吱”

  “吱”

  “吱……”

  破碎的木偶扭动着丑陋的残肢,好像老鼠磨牙的声音,听得人心底发瘆。

  木头刚刚舒展的眉毛又重新拧在了一起,我的心也再次提了起来!

  突然,木偶的两只手臂像是潜伏已久的利刃,毫无征兆地弹射了起来,速度之快惊人,连木头都没反应过来两只手便已经死死掐在了他的脖子上!

  “唔唔……”

  木头沉闷地低吼着,两只手死死攥在木偶的木手指上,极力想摆脱困境。可是那木头就像是有着无穷的力气,任木头怎么努力,竟纹丝不动!

  几个回合下来,木头的气力已经用去大半,脑门的汗水溢了一层,脸和眼睛被憋的通红,嗓子发出那种似乎时刻都要窒息的“呼呼”声!

  我惊慌之余,赶紧要上去帮他,可木头却拼命摇头,挣扎之中朝我的身后哇哇大叫。

  我不禁面色大变,猛然一转头,瞬间被吓的魂都要飞走了!

  那个破碎的木偶脑袋瓜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悬空在我的脑后,就那样面对面阴笑着看着我,猩红的大嘴几乎要贴上我的脸了……

  “咔擦……咔擦……嘻嘻!”

  木偶的大嘴一张一合,鬼魅的笑容充斥着我的耳朵!

  “哇哦……”

  木偶头忽然大叫一声,朝我便扑了上来,硬梆梆的面孔在我眼前狰狞的做着各种表情,两个蓝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

  我只觉得双腿一软直接仰倒在了地上,与此同时,我似乎感到眼前虚幻起来,好像有种极度困乏的感觉!

  “不要看……看它的眼睛,它在……摄你的魂魄!”木头拼尽全力朝我低声嘶吼道!

  我慌忙闭上眼前,身体瑟瑟发抖不止!

  可是那木偶头得寸进尺,就贴在我的脸颊前嘻嘻诡笑着。

  “睁开眼啊,我的宝贝……”

  “看看,你的朋友要死了……”

  “睁眼看看啊,孬种,喻十三那老不死呢?还不出来……”

  从小到大,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提及我的爸爸,更不许任何人用父亲侮辱我。因为我知道他是惨死的,死的委屈,我要用一切捍卫他的尊严!

  “不许骂我爸爸!”

  尽管我内心恐惧已经到了顶点,可是此时对方出言不逊,愤怒在和恐惧的较量中占据了上风,我大吼一声,摸出兜里的钉棺钉,发了疯一样朝着眼前就是一阵猛扎猛刺……

  连着几下子,我都刺在了那木偶的头上。

  说来也怪,等我在愤恨中停了手,睁眼一瞧,那木偶的脑袋就像破烂木偶一样早就一动不动躺在地上了!

  凭着瞬间的感知和多年的相木经验,我已经知道了这个木偶的材质,竟是槐木做的!

  槐木为五大鬼木之王,阳宅讲究“前不栽槐,后不栽柳”,而阴宅则讲究“万木环绕,唯独舍槐”,总之,槐树是困魂树,只能种在荒郊野岭,不能种在阴阳宅前。

  难怪这木偶如此诡异,看来定然有鬼魂被困在其中!这也是为什么我用钉棺钉刺它竟然有奇效的原因!

  再看木头,这小子已经被那双木手按在了地上,脸涨的发紫。他见钉棺钉竟有奇效,顿时也明白了其中的缘由,憋住最后一口气,用牙齿咬开左手中指朝着木手做了一个震煞的法印。

  血水法印瞬间冒出一股巨大的蓝色光圈,空气中传来了一声凄惨的悲号,那两个木手突然就失去了气力,像废木头一样哗啦一声掉在了地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