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墨线镇邪
燕山栎2018-02-27 18:422,299

  木头挣扎着泥坑里爬起来,朝我投来鄙夷的神色,他怎么懂得我林大少爷的智慧!

  果不其然,“老太婆”到底是少女心太重,听我说完,慌忙低头朝自己下身望去。

  说时迟那时快,我一把拉开出水阀门,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老太婆”知道上了当,恼怒地抬起头来,可已经晚了,巨大的水柱喷涌而出,直接灌到了老家伙的脸上!

  “老太婆”惊叫一声,被巨大的水压掀翻在地,蓑衣不翼而飞,刚才还满脸皱纹、瘦骨嶙峋的丑老太婆瞬间变成了一个连连惊叫抱头哀嚎的少女!

  木头看傻眼了,他肯定没想到,自己没识破的方术竟然被我这个门外汉识破了。这小子自视甚高,这会心里肯定对我是惊叹加嫉妒呢!

  见效果已经达到,我便将消防水枪扔在了地上,朝那女孩儿冷声嘲笑道:“你这女瓜子是缺心眼吗?连自己的大姨妈来没来都不知道还冒充武林高手。切,告诉你,以后出门先算好周期,免得沦为笑柄!”

  那女孩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昂起头,瞪着一双墨玉大眼冷冷地看着我。还别说,这姑娘长的倒是不错,乌发如漆,肌肤如玉,樱桃小嘴,就是眼神似刀,个头微矮,否则能打九十八分!

  “卑鄙!”女孩咬牙切齿道!

  我冷哼道:“我还无耻下流呢?可和你这个阴险毒辣的小丫头片子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喻家的人果然诡计多端,你记住了,姑奶奶我早晚会杀了你,替你那歹毒的爹偿债!”

  女子说完,死死盯着我和木头,慢慢朝后退去!

  我一时激愤,大吼道:“黄毛丫头,到了这时候还嘴硬,想走,没那么容易!”

  大概是刚才自己露了一手给了我信心,我竟然忘了自己没啥本事,握着钉棺钉就朝小丫头扑了上去!

  那鬼丫头冷笑一声,忽然一扬手臂,一阵冷风袭来!

  “小心!”木头大喝一声,一个纵身跳了过来,挡在了我的前面,双手同出二指,硬生生接住了两枚二指长的木镖。

  我被惊出了一声冷汗,妈的,要不是木头,我就成了这黄毛丫头的镖下鬼了!

  再抬头,街道上雨雾蒙蒙,小丫头早就不见了踪影!

  “啊……”

  我正看着雨雾发蒙,身边的木头忽然低吟一声,我侧脸一瞧,他正用一手握住另一手,一大口血水从木头的口中涌了出来……

  刚才还好端端的,木头突然狂喷出一口鲜血,本来傲娇地站着的身子,就像木头桩子一样直挺挺要倒下去!

  “榆木疙瘩!”

  我刚开始有些发蒙,到这时候才猛然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大叫一声,一把扶住了木头。

  “怎么回事啊?怎么还吐血了?”

  我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变了调,牙巴骨咯吱咯吱不自然的碰撞着。

  木头咬紧牙关摇了摇头,低声道:“没事,吐血是小事,快,先扶我进去,不能让她瞧见,否则她知道我受了伤,一定卷土重来!”

  我警觉地四下看看,不敢再声张,迅速将木头半个手臂搭在我的肩头将他拖进了屋!

  躲在柜台后面,木头又大口大口吐了两口血,本来就白皙的面孔变得越发苍白起来!

  木头见我呆望着他的嘴角失神,竟安慰我道:“甭看了,被震了一下,死不了,倒是这手,恐怕……”

  手?手怎么了?

  我不明所以,低头望去,瞬间被吓的一哆嗦,刚才没发现,木头的左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完全肿成了黑色,而且那黑色正沿着手臂迅速朝上蔓延!

  木头用右手死死掐着手腕,两枚木镖被仍在了地上,其中一枚上面沾着血迹!

  我明白了,原来问题出在了这两枚木镖上!

  这两枚木镖柳叶大小,前端锋利,从花纹看去一眼望去便知是硬度极大的印度紫檀。木镖表面并不光滑,被特意做出了几个倒刺,看来当时木头虽然接住了木镖,但是没有防备镖上还做了手脚!

  “真是个歹毒的婆娘!”我忍不住咒骂道!

  木头摇了摇头道:“兵不厌诈,只怪我自己疏忽!”

  这小子这么一说,我心里就更加难受了。当时要不是我一时冲动,他上前为了救我,他也不会受伤!

  “你就丫的别耍帅了,快说,有什么办法吗?要不你这胳膊就真废了!”

  木头想了想,开口道:“如果我没猜错,我中的是南方特有的蛊尸毒,为今之计只能先控制住尸毒,再想办法拔毒了!你有墨斗线吗?使用过的,哪怕用过一次也行!”

  墨斗线?

  我瞬间懵逼了,我特么不是木匠,我妈从小就不让我碰木匠三大件,我上哪找墨斗线去啊!

  墨斗线……墨斗线……

  我喃喃嘀咕着,心里如同打翻了滚烫的油锅备受煎熬!这城市里的生活早就都机械化了,要找到墨斗线简直比找个媳妇还难!

  说道墨斗线,那就想到了木匠,想到了木匠我就想到了父亲和爷爷,他们可都是木匠啊,我是木匠家族的后代,竟然拿不出一段墨斗线!

  焦躁之际,忽然,我想起了当年爷爷来看我递给我紫铜墨斗的那一幕……

  母亲正是从那墨斗中取出了一段墨斗线啊,而那段墨斗线不就缠在我的脖子上吗?

  “有了,有了!”我兴奋地大叫一声,一把将脖子上戴着十多年的黑色线绳扯了下来,递给了木头!

  木头接过墨斗线愣了一下,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一边将线绳缠在自己的手腕上一边说道:“好东西,你的父亲是个高人!”

  我傻问他,你为什么这么说?连我都对父亲一点印象都没有,你凭什么说我父亲是什么高人?

  木头微微侧头,看着墨斗线说:“这线绳看似简单,实际大有来头,一般人做不出来。从手感上我便知道,它是由野生火麻沾朱砂撮成,成线后又用狗血浸泡了七七四十九天。火麻、朱砂、狗血三者都是大阳之物,我就说你小子被墓里的骷髅咬伤一口为什么没挂掉,竟然有这等宝贝护着你的体魄!”

  我听木头说话恍若听天书一般,这绳子我戴了十多年,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多说道!

  父亲啊父亲,你不是木匠吗?为什么还懂得如此神秘的镇煞驱邪之法呢?当年你被人杀害,难道和你复杂的身份有着什么关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