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古墓危情
燕山栎2018-02-27 18:423,272

  “我擦!怎么回事!”

  我大叫一声,慌忙将那木头扔在了地上。赶紧看自己的身体,还以为我哪里受伤了!

  可仔细瞧了瞧,哪里什么伤口啊!倒是粘在身上的血,并不湿润,干巴巴的,不像是鲜血,就像是风干了许久的血痂!

  这楠木上原来有旧血渍吗?睡前我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怎么没发现?

  这事怎么感觉不对劲呢?莫非这木头不干净?

  “砰砰砰……”

  我正心中生疑,楼下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我愣了愣神,朝下面喊了句:“别敲了,来啦!”

  下了床,提着心将楠木暂时塞进床下。出了卧室,这时才发现已经是傍晚了,楼下黑漆漆的!

  我一边下楼,一边下意识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没想到有点硌得慌,摊开手掌一瞧,竟是些极其细小的木屑。

  今天上午我并没有做雕工啊,为什么会有木屑呢?

  相木,讲究望、闻、听、切,木屑太小,识别的方法最简单的就是闻一闻。

  我习惯性地将木屑捏到鼻子前,一股熟悉的淡香侵入鼻腔,我心中一惊,竟然是楠木味!

  真特么是怪事!

  本来就心中不安,打开店门一看,竟然是程小金那个讨人厌的家伙!

  程小金和程咬金名字相似,长的也和演义小说里写的差不多,黑脸络腮胡,个头不高,但很结实,脸上的肉和猪头是的,切吧切吧能有二三斤!

  这货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大年初六就在我对面开了店和我唱起了对头戏。

  此时这货挤着肉泡眼朝我似笑非笑,眼睛盯着我的脖子,好像我的脖子有春宫图一般!

  “呦,做了笔好买卖,下午就去逛窑子啦!”程小金裂开大嘴问道!

  “放屁,谁和你是的,长的就一脸流氓相!”我一手扶着店门,做好随时关门的手势!

  程小金一点都不识趣,嬉皮笑脸道:“没逛窑子脖子怎么有嘬出来的嘴型印啊,难道是用自己假牙咬的?”

  我只当他是胡说八道,冷言道,你有事没事?没事别耽误我睡觉!说完就要关门!

  程小金赶紧一手撑住店门道:“别啊,兄弟,都说同行相轻,可我倒觉得不如同行相亲,别误会,我说的这个亲是亲近的亲,不是亲嘴的亲。你这店也没什么人,干脆,你到我的店里入股,咱俩一起干,我六你四!”

  听到这,我马上就要关门。说了半天,这混蛋是“劝降”我来了!呀呀呸的,老子宁可不赚钱也不屈膝投降!

  见我要逐客,程小金马上抵住门大声道:“林兄,我是有诚意的。这样吧,我告诉你一件事,你以为我晌午那单生意是抢不过你?实话告诉你,我看出来了,那块油花花的面料是楠木!”

  说到这,我已经关剩一道缝隙的门怔住了!

  程小金竟然认出那木头是楠木了,以他平时那副恶狼扑食的德性,为什么没和我争呢?

  程小金有些得意,神神道道地低声道:“那块料不错,但是透着一股子阴气,收了它要倒霉的,你还是赶紧出手吧!”

  我的心咯噔一声,猛地将门板关上了,正中程小金猥琐的脑门。这家伙大叫一声,但是却没发火,一边哎呦着一边朝里面继续喊:“小林子,我说的那事你考虑考虑,咱们合作五五分账也行……”

  呀呀呸的,还小林子,我特么还岳灵珊呢!

  我虽然骂着程小金,可是此时心中发慌的厉害,先到镜子前照了照,吓了一跳,就在我脖颈的侧面,竟然真有一个柳叶形的红色唇印。

  老子虽然现在还是处男一枚,但是这种东西我在电视里见过,这确实和吻痕极其相似。难道说,我睡着的时候有人偷偷吻了我?

  可是房间完全出于封闭状态啊?要是真有东西吻了我,那只能是——鬼!

  我不禁浑身一凉,可此时顾不上害怕了,这木头要真是真有问题,那就必须赶紧处理掉!

  我急忙冲到楼上,将那块楠木拿了出来!

  这是一块整料,擦去油渍,纹理细密瑰丽,黄中带绿,精美异常,看来看去,除了一点陈旧的血迹,似乎并没什么异常之处!

  最主要的是,爱木者惜木,这么难得的木料我还是第一次碰见,真不舍得低价处理!

  我在心里努力安慰自己,程小金这孙子肯定是没抢到木料跑这信口开河来了!什么唇印肯定是不小心碰到的,至于这血迹,也许压根就不是血,说不准是以前的一种奇怪涂料……

  “砰砰砰……”

  我正努力劝服自己,这次楼下的后门又响了起来!

  呀呀呸的,烦不烦!

  店后是小公园和社区居委会,难道是又收电费来了?这刘大妈一天天的还让不让人消停会了!

  我一边低声抱怨着,跑下楼,一把拉开了后门!

  还没张口,突然一个麻袋就扣了下来!

  “闭嘴,敢出声废了你!”

  我浑身一震,刚要大叫,就感觉一柄冷锋抵在了我的腰眼上!

  这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用刀架在身上,我的第一直觉是被打劫了,可怜我那抽屉里还有几千块现金。

  但是大丈夫能屈能伸,保命要紧,我小声道:“钱拿走,我不喊……”

  一个声音冷冷道:“嘿嘿,林掌柜果然识相,但是我们不缺钱!”

  那人说罢,就有人将我架了起来,然后拖进了一辆车里!

  如果说刚才是惊吓的话,这回我就算是惶恐了,原来他们不是抢劫而是绑票!想到自己会被他们绑起来,朝我妈要两亿赎金,我妈拿不出,人家把我撕了票,我就浑身战栗起来!

  不过又想了想,就凭我好像又不值两亿。可就是两百万,我妈也拿不出来啊!

  汽车行驶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我被人架了下来,拖着走起了坡路。路很难走,我踉踉跄跄摔了几个跟头。

  大概又走了半小时,一行人突然停了下来。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脚踹进了一个坑洞里!

  那坑洞很窄,我像个皮球一样连磕带碰,最后扑通一声落到了地上!

  尽管很疼,可是我也不敢大喊大叫,只能咬紧牙关,等着对方发落!

  “大哥,人带到了!”我后面跟下来的一个人低声道!

  “放开他吧!”说话的这人嗓子有些沙哑,周围的空间似乎有些封闭,回声很大!

  我被去了麻袋,昏暗的环境中我看见面前站着两个人,身后还站着三个人,一个个都是黑衣黑裤,带着脸谱大花脸,恐怖极了,惊惧瞬间笼罩了全身!

  他们的头上按着探照灯,两人的未亮,这俩人看起来派头很足,应该是头!

  再看四周,前面是一条青砖甬道,湿潮发霉的气息扑面而来,我的上头是一眼粗细均匀的竖洞。

  没吃过猪肉,但是见过猪跑,我算明白了,我落在一群盗墓贼手里了!

  可是,我一个倒卖小型木料的商人,他们捉我作甚!我的心怦怦直跳,嘴唇有些颤抖!

  “大哥,他就是林越!”面前那个高个子的人朝矮个子的介绍道。

  说话这人我忽然觉得有点熟悉,虽然带着面具,可不说别的,就说他那秃顶,就与众不同!

  我突然想起来了,这人不就是白天在我店里溜达了三圈的那个戴着墨镜的家伙吗?

  我正发怔,矮个子的忽然笑了:“老二,我早说过,你的头发是个问题,人家林掌柜认出你来了!”

  我不是傻子,认出绑匪是最特么危险的事,要灭口的!

  我赶紧大叫道:“没,我谁都不认识,真的,放心,我这人脸盲……”

  秃顶嘿嘿一声阴笑,将面具一撕:“既然如此,那我就没必要带着这个破玩儿意了!”

  果然是秃头墨镜男!

  其他几个人也纷纷撕下了面具,除了那个矮个子大哥!

  我心里咯噔一声,完了,今晚上算是死定了!

  “林掌柜别怕,今天找你来就是请你帮个忙!办完这件事,只要你别声张,我留你一命!”矮个子大哥开口道!

  我心凉透了,可是为了求生,还是低声道:“小弟不才,手无缚鸡之力,实在不知道能帮诸位大哥什么忙!”

  “开门!”带头大哥生冷道!

  “开门?”

  “对,就是开门!来啊,带林掌柜进去!”

  带头大哥话音一落,两个手里握着匕首的家伙不由分说,拉着我就朝墓道里走。

  墓道里阴森极了,我的身上鸡皮疙瘩起了一层有一层!

  一路上左右各路过两个墓室,柏木棺椁都被打开了,墓室的随葬品除了砖瓦断片都被洗劫一空,其中有一副骨骸还被抛了出来,森白的骷髅头让我腿越发发软!

  走了几分钟,我被带到一扇巨大的墙壁前。

  墙壁中央是一道巨大的铜门,铜锈殷绿,让我震惊的是铜门上没有锁孔和焊痕,而是一道道复杂的榫卯结构,结构的正中央,是一个麒麟兽头,瞪着威威怒眼,骇人极了!

  “嗒……”

  一道寒光,秃头将一把弹簧刀弹开抵在了我的脖子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