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夜半贼人
燕山栎2018-02-27 18:422,741

  我下意识捂住伤口,疾步回到楼上,将伤口重新包扎了一下。

  真是怪事,伤口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有些化脓!

  我探头从楼梯朝下看了看,余木仍在睡着!

  这小子虽然冷若冰霜,但是看得出,其骨子里又有股子古道热肠,否则萍水相逢,他没必要为了我揭破假道士的骗局!

  不过从刚才他的表现来看,这个‘榆木疙瘩’似乎也不简单,茅山驱邪术张口就能默诵出来,难道他是个深谙秘术之人?

  想到这我的心里不由得多了几分担心。

  倒不是担心他是坏人,而是担心那块楠木!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一觉春梦醒来,先前那种收了“阴货”的懊恼感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便是好奇,我很好奇我的梦境和这个楠木到底有没有关系。

  如果真有那个风姿绰约的女孩儿可怎么办?

  要知道,学术之人,性格多偏执刚烈,假若那块楠木里真藏着一个诡异女子,这小子断然不会坐视不管。

  你说我流连美色也好,说我色心当头也罢,可是我就是觉得即便是真有那个诡异的女子存在,她似乎也并没想害我!

  再说了,一想到睡梦中的温柔,我的心就一阵发颤!

  如果这个女孩子真的存在,那她可是第一个和我亲密接触的女子,用老话来说,‘肌肤之亲,以身相许,一夕温存,白头到老’。我就算不一定真娶了她,总不能让她被一个毛头小子术士给残害了吧,那我岂不是有负于人家?

  想到这里,我就暗下决心,甭管她是否真的存在,我都要防患于未然——保护她!

  我小心翼翼将楠木从柜台下拿了出来,抱在怀里躺在床上,像个“神经病”一样打量着这块带着淡香的木头,完全忽略了它还是块棺材板的属性!

  “楠木啊楠木,你听得见吗?”

  “嗨,姑娘,你真的存在吗?”

  “你叫啥?我叫林越,今年二十一,没有女朋友,存款无,那个啥?你介意单眼皮吗?”

  啊呸,我说的这都什么啊!我不会真魔怔了吧,竟然把自己当成《聊斋志异》里那些男主角了!

  我忽然觉得自己搞笑,半起身,小心翼翼用一条毛毯将楠木包裹起来,然后藏在床下,像是对人一样道了声晚安,最后才关了灯!

  胡思乱想了一会就睡着了,没想到刚一入梦,就看见那个窈窕的倩影飘了出来。

  这次我看清了她的容貌,瞬间傻眼了,这姑娘太美了,以至于那些什么‘肌肤娇嫩、神态悠闲、美目流盼、桃腮带笑’的酸词都是多余!

  小美女微攒着眉头,忧郁可人地朝我喃喃说了三遍:“恩公,小心点,坏家伙来了……”说完就像是风一样,消失不见了!

  睡梦里,我是一阵激动又一阵失落!

  后来,我是被手上的疼痒惊醒的!

  手上被骷髅咬过的地方又肿又涨,疼痒难忍。我心里暗骂着,古人欺我,那些书中不都说染了尸毒只要敷上糯米就好吗?为什么老子还这么疼?

  丫的,我不会截肢或者变成僵尸吧!

  越想越怕,我用胳膊肘撑着床准备起身点灯瞧一瞧伤口,谁知道一睁眼,发现床头正半蹲着一个黑乎乎的身影!

  瞬间,一股血直冲到头上,脑袋嗡的一下。

  我感觉自己好像魂都出窍了,惊叫的一声“啊”已经到了嘴边,那黑影却嗖地一下扑了上来,一个冰凉的手捂在了我的嘴上。

  “别叫,是我!”这人使劲捂着我的嘴,压低声音在我耳根吼道!

  我怔了一下,努力一瞧,这吓人的影子竟然是“榆木疙瘩”!

  去你丫的,是你我就不能叫了吗?

  日的,大半夜,一个才认识半天的家伙跑摸黑爬上了我的床,我特么能不叫吗?

  我这时候心里那个后悔啊,真不该为了那三万块房租留下个祸害,抢钱或者拿走我的贵重木器物件是小,关键这小子万一是个死基佬可咋办,否则他半夜为啥爬到我的床上?

  老子还是处男,清白之身岂能被一个断背男给玷污了!我想都没想,抬脚朝着木头的裤裆就是一脚!

  榆木疙瘩“吭哧”一声,显然他的‘枪弹’是被我踹中了。不过这小子倒是有股子挺劲儿,愣是没吭声,双膝一顶,一个极其暧昧的姿势压在了我的身上……

  我顿时菊花一紧,妈的,他要下手了?

  我正要为捍卫菊花殊死一战,此时榆木疙瘩咬着牙忍着疼朝我低吼:“蠢货,听,有动静!”

  有动静?

  我一愣,两人的挣扎声顿时停了下来。

  细听之下,隔壁的房间里果然有轻微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我擦,闹贼了?

  我家店面的格局是上下各两间,下两间东间是门店,西间是库房,也是我和我妈做小木活的场所;上两间东间是卧室,自从我看店以后,很少回家住,一般就住在店里,西间则是储藏室,比较贵重的百年木料以及一些珍贵小作品都放在其中!

  上下楼只有一个楼梯,而且位于东间,要去二楼的储藏室就得经过我的门前,我就纳闷了,这贼是怎么摸到储藏室的呢?

  储藏室位于库房上面,而木头就睡在库房里,难怪他能听见上面的动静!

  既然情况清楚了,木头便从我身上爬了下去,这小子下了床还痛苦地捂着裆,看起来滑稽极了,仿佛刚才被爆菊的是他一样!要不是大敌当前,我非笑出声!

  “那房间有窗吗?”木头冷冰冰地问道!

  “有!不过这可是二楼,而且有防护栏!”我的言外之意就是窗子没事!

  木头竟摇了摇头,好像料定窗子有问题一般!

  “你守在这里,有动静立刻打开灯,不管见到什么只管出其不意上前一击!”木头冷静地说着,然后随手将一件东西塞到我的手里!

  嗨,老子才是这的主人好吧,凭什么你指挥我?

  虽然不服,但是木头已经开始行动了,我来不及反驳,低头一看,这货给我的家伙式就然是一把木剑,手一摸疤点很多,但质地坚硬,不用说,这是一把桃木剑!

  我擦,用桃木剑捉贼,亏他想得出来!再说了,这东西虽说是木剑,但毕竟前面有尖,万一把小偷捅出伤来我还能说的清吗?

  我的内心正吐槽着,木头悄声隐了进去!

  “此奉请!降临诸神诸真人!缚鬼伏邪!百鬼消除!急急如律令!”木头声音如雷突然炸响,恍若嗓子自带低音炮。

  我赶紧一把打开灯,隐在门口,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储物间里竟然发出了一声尖锐凄厉的兽叫。

  我被这声诡异的兽叫吓了一跳?心中狂跳,难道说里面的家伙不是人?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时,一个一尺来长的灰色影子怪叫着就从里面冲了出来!

  我哪见过这阵势,嘴巴不停地颤抖,脑子一片空白,只记得木头说不论是什么东西只管干他娘的,劈手就刺了过去!

  “吱……”

  一声凄厉的惨叫,等我睁开眼时,一个超大个的灰色老鼠已经被我穿了血葫芦!

  门前、脚下、木剑上到处都是猩红的血,那大耗子肚子被洞穿,四肢伸直,似乎已经没了气息!

  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老鼠,虽然身体还处于蒙圈状态,但是震惊和好奇让我不由地低下头去,仔细打量着这个硕大的邪物!

  就在这时,赶出来的木头惊喝一声:“小心!”

  我一愣神,便见那‘死了’的大耗子忽然又睁开了血红的眼睛,呲开满嘴的黄牙阴森森地穿透这木剑朝我凶狠地扑了上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