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巨鼋夺命
燕山栎2018-02-27 18:432,267

  父亲顿觉不妙,心中已经明白其中一二,看来传言的水中有兴风之物并非子虚乌有。

  可奇怪的是,为什么刚才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到水道深处的时候并没事,反倒是两人出来竟招来了巨物呢?

  想到这,父亲抬眼看见了白猴子腿上的伤口,终于明白了,原来是淌进了水中的血腥味引来了怪物!

  人常言,但凡有灵气巨物,尤其是蛇狐鲨鳖,一旦尝到过人血人肉的味道,那就会永远记住,见到人之后就会性情大变,杀而吞之。父亲暗想,倘若真如人们所说,水中的巨物是巨型鳖王,还吃过死尸,那恐怕他和白猴子就危险了!

  想到这,他顾不上白猴子的敌意,一步跨过去,撕开衬衫就要将白猴子的伤口包扎起来!

  可白猴子却不领情,一边挣扎一边大骂,洞外的白麻子不但不为自己弟弟暗箭伤人而道歉,反而恶语伤人,让我父亲放开白猴子!

  就在洞里洞外喻白双方大声争执不下的时候,只听“砰”的一声巨响,载着两人两木的小木船竟然像是一块破布一样被掀飞水面两米多高,紧接着又“啪”的一声重新落在了水面上,阴寒的洞穴冷水被掀起一阵巨浪,父亲被淋了个透心凉!

  小木船剧烈摇摆了十几下才稳下来,等父亲抓住缆桩踉踉跄跄站稳的时候,才发现身边的白猴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

  “白猴子?你在哪?”父亲顾不上双方的仇视,抓住船沿朝着水中大喊大叫。

  水中冒着巨大的泡泡,不过稍臾,突然,他看见墨绿色的水中慢慢涌上来了一个白色的人影!

  没错,那身米色的衣服正是白猴子!

  “白猴子,快,伸手给我!”父亲朝着人影大喝一声,同时伸出手去!

  可是等人影完全从水中飘上来的瞬间,父亲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伸出去的手像是被烫了一下缩了回来,眼前的人是白猴子不假,可是他肩膀上的脑袋却消失不见了,齐刷刷咬断的脖子正泉水一样朝外狂涌着红色的血浆……整个小船周围的水瞬间被染成了赤红色!

  父亲连退两步,颤不成声,朝着洞外厉声尖叫着:“快,快,七哥……”

  因为相距不远,外面的人虽然看不清发生了什么,但是从父亲的动作和声音还是知道小船这边出事了!

  七伯和十四叔全身肌肉紧绷,玩了命地朝外拉扯缆绳,小船在颠簸中极速朝外划去!

  眼见着水中的“白色人影”在水中一动不动,外面的白麻子不明白白猴子已死,跺着脚大骂着:“姓喻的,你特么别丢下我弟弟啊!”

  父亲明知道白猴子已经死了,可是见白麻子急火攻心,一时心中不忍,还是克制住颤抖的身体,弯下腰去想将少了脑袋的白猴子拉上来。

  可就在这时候,突然那个巨大的黑影又出现了。

  这次父亲看的清清楚楚,眼前的家伙竟然真是一个足有磨盘大小的巨型鼋鳖。

  巨鼋身体扁平,圆若巨盖,直径左右三米多长,后背甲不凸起,犹如一张黑色的铁板。和常见的鳖鱼相比,此兽头部巨大,但脖颈短小,呲着大嘴,口中尽是利齿獠牙。让人平添几分惊恐的是,这畜生颈的脖子处长着密密麻麻蛋大的肉瘤,黑瘤上都是锯齿倒刺,一直连缀到璞状的两只前足。

  那对前足最为夸张,五根利爪足有半尺多长,锋利如刀,眨眼之间,巨鼋一爪子便将白猴子的肠子掏了个干净!

  父亲不敢再冒然行动,紧紧贴在船中央的乌木上,瞪眼死死盯着水中的巨兽,同时大声呼喊七伯他们用力拉扯绳索!

  巨鼋见了血腥,愈加发狂,丢开白猴子的尸体,用巨大的黑甲连续猛击小船!

  和巨鼋相比,小船的个头还不如鼋大,要不是船上载着两根乌木,船早就被击翻了!

  七伯和十四叔发了狠,齐声喊着号子,将小船拉着飞快,眼见着小船就要窜出水道了。那个巨鼋却突然开了窍,几个翻滚抢到了船身的前面,一蹼爪子拍下去,腕子粗的缆绳硬是被齐刷刷砍断了!

  七伯和十四叔被断掉的缆绳绷了个大跟头,险些载下水去,逆行的小船失去了拉力顿时停了下来,而且大有重新滑进水道深处的趋势!

  此时巨鼋越发猖狂,仗着体型庞大,直接浮出水面,用巨大的前爪猛击小船的龙骨前端。

  父亲又惊又怒,小小木船,船木厚度不及三寸,这大怪物不出三五爪子就能将船角撕开,看来这个老王八是铁了心要取走自己姓名了!

  狗被逼急了跳墙,人被逼急了成狼。

  父亲见老王八要斩尽杀绝,忽然性起,心想看来今天自己难免一死了,既然要死,为什么非要窝窝囊囊的被掀下船去咬死?就不能临死也捅它老王八一刀子?

  想到这,父亲猛然站了起来,指着水中的狰狞巨兽大骂道:“妈卖批的老王八,老子插了你的狗眼!不就是死吗?来啊!”

  说来也巧,此时巨鼋正仰头拍打水面追着船头猛击,父亲抓住时机,握着一根木工刻刀凌空跃起从天而降。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将那根四寸长的刻刀迎着巨鼋的脑袋狠插了下去!

  “噗”的一声,一股红液喷出,父亲来不及确定刺中与否、刺深几何,就听一声狂暴的怒号,自己就被甩出了两丈远!

  这记重拍差点将父亲打晕过去,他勉强靠着狗刨的泳姿才重新浮出了水面。惊魂之下,他看见那巨鼋拼命拍打着水花,口中呜呜直叫,水面都染成了红色!

  那巨鼋狠狠地瞪着父亲,无力地又挣扎了几下忽然长啸一声,将黑色的前肚黑甲翻了上来,然后像是一面核潜艇一样慢慢沉了下去,水面顿时又恢复了宁静。

  此时十四叔冒死入水,将缆绳甩了过来,父亲一刻未敢停留,迅速拉着绳索爬上了大木筏子。一上筏子,父亲就像一滩烂泥一样瘫在了竹筏上,身体足足抽搐了十多分钟才算停了下来!

  母亲说道这里停了下来,我如同听单田芳评书一般惊愕地看着老妈!

  “妈,你,你,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母亲点点头道:“是真的,你爸爸说这事是他一辈子第二最危险的时刻!”

  这还第二危险的时刻?那第一岂不是碰见恐龙、外星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