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包子”动心
别不药2020-02-06 11:292,867

  “闭嘴。”卢东泽训斥了一声,便又立刻扭过头紧盯陆一行,那视线恨不得将陆一行千刀万剐似得。

  “不敢说了?”

  陆一行这意思是想说出来喽……虞奚想。

  但,她疏忽了陆一行这个人不按常理出牌的一点,“不说,就算了。”

  “走了。”

  卢氏兄妹以为他是在自言自语,只有樊城知道,他是在和透明的虞奚说话。

  “等等。”樊城匆匆跟上去。

  卢萤蓥奇怪,手头沉甸甸的感觉引回了她的魂,垂眸看去,忽然惊叫一声,吓了卢东泽一跳。

  语气冷淡,“卢萤蓥,你又一惊一乍干什么?”

  卢萤蓥没工夫理会,自顾自地道,“我的礼物还没有送出去,阿城,等等我啦。”

  顿时,原本人还不少的地方只剩下了卢东泽一个。

  卢萤蓥发挥腿长的好处,但因为穿着高跟鞋的缘故,速度不快不慢,却刚刚好在快至校门口的小道上追到了“三”人。

  “阿城,阿城,你等等我啊,礼物你还没收诶。”

  樊城一僵,走得反而更快了。

  正巧,迎面又走来一个人,卢萤蓥一喜,忙大喊,“小影,快,快拦住他。”

  包小影一脸懵逼,“拦住?拦住谁啊。”

  校门口那么多人,男男女女。

  卢萤蓥却没有听见这声询问,当然,回答没有,包小影咬咬牙,左右望了望,随便拦住一个就不撒手了。

  “不许走。”

  而被她拦住的那个人意外“配合”地很。

  包小影习惯打量一个人的穿着,不受自主控制,眼一扫,了然于胸,鞋是今年的新款,限量版,全球只有十双。

  裤子表面平淡无奇,实则暗藏玄机,全球知名的男士衣服品牌的高定,前些日子刚在杂志上出现过。

  至于外套则是……“瞧我瞧够了吗?”

  声音很轻,似在耳边,如情人间最深的低喃。

  包小影的脸顿时红了,是羞涩,是尴尬,羞愧反极成了怒,“你胡说什么?我哪有瞧你啊,是萤蓥叫我……”

  卢萤蓥忽然又喊了一声,语气又急又气,“笨蛋,你拦错人了啦,我叫你拦的是阿城啊,你的脑袋装的是浆糊吗?”

  然后,在包小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快步走到她身边,不重却也不轻地捶了她脑袋一下,“怎么不笨死你!”

  再转过身,樊城的身影已经淹没在重重的人海中。

  卢萤蓥恨恨跺了一下脚,“该死,我的礼物还没有送出去呢。”

  “萤蓥……”

  满腔怒气没处发泄,包小影不合时宜的出声正好撞上了枪口。

  “你是不是蠢,啊?!叫你拦个人都拦不住,你长脑袋是为了漂亮吗?”

  包小影的嚣张气息在卢萤蓥面前消失殆尽,“萤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突然喊我拦人,又没说拦谁,人那么多,我……”

  “行了,行了,别找借口了,我喜欢阿城所有人都知道,我还能叫你拦谁啊,”怒气冲冲,转而变成双手托腮,眨着一双星星眼,“而且阿城又帅又高,鹤立鸡群,你怎么会看不到他。”

  音量又提高了一个层次。

  尽显迷妹本质。

  “你说够没啊。”陆一行横空出世,如一座大山为包小影挡住了来自卢萤蓥的压力。

  卢萤蓥被罩在了一片阴影之下,怒目看向陆一行,“我和我的人说话,关你什么事?不对啊,算起来都是你错。”

  “我错?”陆一行的表情很一言难尽,似笑非笑,“卢大小姐,你不愧是卢东泽那个阴险小人的妹妹啊。”

  “什么?”不解眨了眨眼。

  陆一行收了全部的表情,冷冷道,“一样都这么喜欢把责任推给别人。”

  卢萤蓥眉头一拧,怒气又冲上了脑门,“你胡说什么,我哥才不会那样,虽然他很啰嗦,也很喜欢管我的闲事,但他绝对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陆一行冷冷笑了。

  扭头,“喂,你没事吧。”

  “啊?”包小影呆呆愣愣地,“没,没事。”

  说完这句话她才惊觉卢萤蓥的脸色十分难看,理智重新回到了脑袋里头,“关你什么事啊,我乐意被萤蓥说,你……不用你管。”

  放肆的“你管得着吗”在包小影舌尖绕了一圈又一圈,最后还是换成了气势较弱一点的句子。

  “小影,走了。”

  卢萤蓥横了陆一行一眼,高傲转身,像一只高贵的天鹅。

  包小影默默跟在卢萤蓥身后,像一只丑小鸭,不,比丑小鸭更不如,丑小鸭会变成天鹅,但她不会。

  深深藏在影子里,不会有直面光的那一天。

  陆一行眸光微闪。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樊城和虞奚两人一路默默走,大概走到一个比较人少的地方,樊城忽然出声,“你怎么会和陆一行一起来学校。”

  虞奚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娓娓道来。

  “他怎么知道我住哪儿?”樊城皱眉。

  虞奚歪头想了想,“他说,他是借用了他妈的权势才调查到的。”

  “什么?”樊城微微惊愕,旋即冷下脸,“随便调查别人的私隐可是犯罪行为,那,你没事吧?”

  表情、语气又软了下来。

  虞奚摇头,忽然想起樊城看不到,开口道,“没有,我们只是说了一会儿话,后来他说无聊,我们就来学校了,然后他就在花坛睡了两个小时,再然后,我们就看到你们了,之后的事,你都知道了。”

  “恩。”

  两人之间又回归了沉默。

  虞奚偷瞧樊城在阳光底下更加透明白皙的如玉侧脸,视线渐渐模糊,和陆一行的对话忽然飘进了耳朵。

  “啊,陆一行,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恩?”

  因为不确定陆一行是同一还是不同意,虞奚的话中带点小心翼翼,“是这样的,你不是会画涂鸦嘛……”

  忽然被打断,“等等,你是怎么知道我会涂鸦的。”

  “那天晚上,就是你画那副黑白天使的晚上,我正好在旁边。”尴尬,红了耳尖。

  “你刚才问那首歌是因为那天听见我唱吧。”肯定的语气。

  “……恩,抱歉,偷听了你唱歌。”

  “不,没事。”

  “那我继续说了?”

  陆一行没说话,虞奚当他默认了,“樊城最近在筹备全国艺术大赛,你知道吧,就是那个全国性质的油画比赛?”

  “是樊城在画画方面出了问题。”

  陆一行话题转变太快,也太敏锐,虞奚顿了一顿,“是。”

  “你是来问我怎么帮樊城解决问题的?”

  “是。”有一就有二,习惯就好,虞奚这回儿应声应得毫不犹豫,干干脆脆。

  陆一行“哦”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虞奚咬了咬下唇,“能请你告诉我怎么才可以帮到樊城吗?”语气很卑微,是比求人的语气还要恳求的语气。

  “你为什么这么想帮樊城。”陆一行问了一个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

  虞奚想也不想地回答,“因为他是我偶像啊。”掷地有声。

  “偶像?”语气似笑非笑,似嘲非嘲,总之很复杂,“那事别人帮不了忙,只有樊城自己解得开,你没听说过解铃换需系铃人这句话吗?”

  虞奚顿了一会儿,“那我还能做什么?”

  不像在问陆一行,更像是在问自己。

  但陆一行还是替她回答了,“你能干什么就干什么呗,随意就行啦,小透明人,想太多,线头也会越系越乱的。”

  “恩?”

  回到现实。

  喃喃自语,“樊城,偶像,我该怎么帮你好呢?”

  “怎么了?”

  樊城忽然出声吓了虞奚一跳。

  “没,没事。”

  “那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

  “没有!”虞奚反射性大声回答,之后才发觉不对,补救似得又添了一句,“我没有盯着你看啊,你、你太敏感了吧。”

  “哦?”意味深长,“那你反应为什么这么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