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权限全开
墨熊2018-03-27 17:233,314

  吴克,C,数码警探

  “我、我们需要专业人员啊!前辈!”通讯频道里传来了夏尔的呼号――带着明显的怯意,“那小子可是个杀人犯!有枪!我们应该等特刑警来,让他们处理这事!”

  吴克并不想解释自己毕业时就去参加了特警队的训练――而且还是因为“太勇敢”或者准确地说是“过于鲁莽”而被除名,只是有些不耐烦地反问道:

  “特刑警啥时到?”

  “呃……最多十分钟……吧?”

  “那犯人早他奶奶地跑没影了!”吴克咬牙切齿,“你也看到了!5楼啊!它直接就跳下去了!”

  在追随着那小胖子一并跳楼之后,吴克才真正意识到“五楼”的概念,即便两条假腿上都安装了减震器,落地瞬间的冲击力还是让他整个儿小腹一阵抽搐。

  起码也是C种人――和自己一样,双腿经过了机械化改装,能跑能跳,飞起一脚也许可以踢飞电摩托……还有可能是高拟真型的机器人――考虑到这是违反“最高权限”的大逆之罪,出现的概率应该比较低才对。

  但保险起见,吴克还是一边暗骂着“整不死你个小样”一边给自己的HG9B装上了穿甲弹,然后看了一眼戴在机械臂上的腕表――

  6点15分,地点是太平路,新南京城内最大的露天集市。

  “大巴扎”――不知从何时开始,人们开始用这个阿拉伯语来描述此地。从残存的历史资料来看,还真是个贴切的绰号。

  大量的帆布篷散在道路两旁,将爱丽丝规划好的单行线直接塞成了步行街,更远些的广场更是已经被小摊贩围得水泄不通,熙熙攘攘的路人无论高矮胖瘦、富贵贫贱、绫罗布衣,全都挤在狭小的空间中,对着琳琅满目的手工制品和廉价小件指指戳戳,讨价还价。

  “大隐于市”,恐怕是此刻吴克能想到的最恰当形容――那小胖跳到大街之后想都没想便一头冲向人口最密集的方向,不得不说他还有点反侦查常识呢。

  不过,吴克知道还有那么句话叫作“聪明反被聪明误”――经过机械化改造的C种人是可以飞檐走壁、日行千里,但到了拥挤的人群中间就像是开进沼泽的重型坦克了。就算他完全不顾及百姓伤亡,机动性能也会受到绝大限制,万一人民群众里也有同样经过改造的好汉出来见义勇为,那还指不定谁伤亡谁呢。

  “他混在‘大巴扎’里了,你能搞定所有出入口的监控摄像吗?”

  “哦哦,这个太容易!”夏尔的声音终于激昂了一些:“我们有数码警察的权限,一点技术含量都不用就……”

  “俺说的‘搞定’,是帮俺仔细看着!”吴克用手别开一个正在挑选项链的大妈,“俺已经把影像提取出来了,你用面部识别盯好就行。”

  大巴扎的内部没有摄像头。广场中央本来是一座“征服者爱丽丝”的铜雕――还是抽象派的那种,人们一直以为那里面藏着什么用来镇压暴乱的“秘密武器”,但身为警察的吴克知道,里面除了只属于机器的诡异审美情趣之外,一无所有。

  电子眼可以显示出脚印的光谱,一开始靠这个追踪那小胖并无问题,可混进人群之后,鞋印变得愈发浑浊,吴克只好琢磨一些更富有想象力的办法。

  调取遥感卫星航拍的全程影像?对权限要求太高,而且也不一定就有正好在新南京上方经过的卫星……用“乙太”进行拉网式搜索?这个方案的权限倒不是问题,问题是有把纳米集群全运过来的时间,还不如坐等着特刑警来破案呢……

  大巴扎,大巴扎……整个区域的地图在吴克的脑海中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地走了一遍,最终停在了“地下管线”的部分上――

  为了给大巴扎的摊贩们进行无线供电,广场的地下铺设有一层低功率的磁导阵列。小胖穿着磁屏蔽衣,在供电区中会形成一个不大但形态易辨的盲区,只需要来一次全方位的强制送电,这个盲区就会十分明显。

  吴克挠了挠自己的光头,一边在人群中蹒跚而行,一边顺着这个思路考虑下去――强制送电和供电检测的权限并不高,但都在自治政府的名下,按照常规途径来申请,需要通过好几道令人心塞的手续――而吴克最不擅长的,就是与官僚打交道。只有在这种时刻,他才会真正想起自己原来是一名资深数码警察,接受过最尖端的全套黑客训练,黑道白道,双管齐下,要搞定供电局的“权限”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但出乎意料的是,不知为什么,标准防卫程序在大约十分钟前提高了信息战防御等级,这让他花了一点功夫才搞定广场的电网。

  “前辈!特刑警说他们已经整备出发!”频道里传来了夏尔的叫喊,“正问我们还有什么需要汇报的?”

  “一毛钱也没有!你给我盯紧监控!听到没?!”

  最后两个字出口的时候,超频供电也在同时启动,周围所有正在播着广告和网络神曲的喇叭都因此而尖啸了几秒,几位顾客还急忙取下了挂在耳畔的数据机,一脸错愕地翻看着。

  电磁屏蔽形成的盲区在吴克的电子眼前显露无遗――竟然还不止一个,看来爱丽丝在给人类开放了隐私权之后,很多急性子已经迫不及待地要试一试了。

  大部分盲区都很小,应该是手提包之类的东西,最可疑的那个也不成人形,而是堆积着的一小团,就像是――

  “奶奶的!他把外套给脱了!”

  在一家章鱼烧摊位的后边,吴克找到了那件米黄色的磁屏蔽衣和一双崭新的运动鞋。

  “脱了?那他现在在哪儿?”

  吴克都不敢相信这蠢问题是出自一个警察之口。

  “问得真好,俺要是知道他在哪儿就……等等,这是啥?”

  翻动磁屏蔽衣的时候,一小片肉色的软皮“吧唧”摔在了地上,嗅到了一丝“大功”气息的吴克,不禁激动得双眼放光――这是一只人头形“皮套”,拟真度非常之高。不只是模样,连肌肤的手感也与人类无异。

  “呼!看看俺们找到了啥?”吴克抖了抖手中的“人头”,“一位戴着假脸到处跑的C种人?一头扯上贩毒罪的B种狗?还是说……一个高拟真度的仿生机器人?”

  “天!”夏尔的嗓音颤得厉害,“哪个都不好惹的样子!我们应该报警啊!”

  “你他奶奶的不就是警察?!”吴克怒道,“赶紧取消监控摄像的面部识别给俺节省点流量费……”他捻了捻下巴上的胡楂,略作思索,“再怎么换脸,身高和肩宽也不好变,再加上臂展,就以此为依据对之前五分钟所有进出的人群进行大数据搜索。”

  “这、这起码得有好几百人,再加上误差值……”

  “加上两个筛选条件――”吴克带着手势的自言自语引起了旁人的侧目。“第一,不关注店铺也不停步;第二,形迹可疑,东张西望……话说,你是怎么从警校毕业的?给点基本的侦破常识好吗?比如犯罪的要素啊,动机的形成啊……动机的……”

  吴克突然愣在原地,完全无视了在身边挤来挤去的游人和夏尔在数据机里念叨的“正在同步搜索条件,预计运行时间1分15秒。”

  一直在嫌弃新人没有侦破常识,自己何尝不是同样热血上脑,以至于忽略了最简单的线索――

  好好想想,吴克,这案子的动机会是啥?

  凶手――无论他是什么牛鬼蛇神,只和巴蒂见过两面,第二面就说了三句话便拔枪相向,所以“动机”的出现只可能在“第一次”见面中。

  “是毒品――”吴克咬了咬牙,“那些‘猩红尘埃‘……”

  “前辈!”夏尔激动的叫喊打断了他的思绪,“对比了139个样本,经过筛选有13个符合条件的嫌疑人,但是……”

  “但是啥?”吴克皱了皱眉,“别磨叽。”

  夏尔的回话铿锵有力:“但是我用权限调了一下档案,13个人中只有一个人在新南京城没有任何身份记录――是个黑户!”

  说话的同时,监控摄影的画面投射在吴克的电子眼前,用红圈标记出的短发女子,穿着紧身的T恤和短裙,面无表情地在人群中穿梭,只是偶尔回头瞥了眼身后,肩上挂着的挎包,大小正好能容得下一把手枪。

  “可以啊小子!你瞧你用心起来不是还挺像样的吗?”

  “她已经出了大巴扎,正在沿山西路向南直行,就要到旧歌剧院遗址了。”

  “很好,继续盯着,特刑警问起来,帮俺拖一会儿……”吴克将夏尔送来的影像与城市地图链接在了一起,“还有个事儿,小子,我叫你用警车上的设备先检查一下那瓶毒品,你做了吗?”

  “呃?我、我马上就办!”

  当着几名路人的面,吴克从腰间拔出HG9B,低头检查了一下弹仓,下意识地,他瞄了一眼枪把儿上的“权限指示器”。

  “俺日?!”

  吴克脸上现出了和围观群众一样的错愕――上一次遇到这种嘴唇打战的恐惧感,好像还是好几十年前、奶奶给自己讲床前故事的时候:

  “权限全开了?闹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丽丝没有回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丽丝没有回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