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尊二度玉帝
余象斗2017-12-28 21:133,142

  却说西霞国王李天富,年至四十无子。一日升殿,聚众文武议曰:“寡人今年满四十,未有一子传位,当如之何?”文官彭良、彭理、周士荣,武官郭春、曰日吉众臣奏曰:“臣等闻祈嗣者,惟许天醮有验。我主可虔心斋戒建醮,天赐一子,未可知也。”国王依奏,即着殿前指挥孟英搭坛,择日建醮。至吉日,莫善玄皇后同国王亲自登坛行香。天尊慧眼一见,将三魂七魄掷入皇后肚中。醮罢一月,皇后果然身怀有孕,国王大喜,大宴群臣。

  不觉时光似箭,日月如梭,莫善玄皇后身怀有孕三年零六十日,未见分娩。国王一日升殿大怒,宣皇后出宫问曰:“古来孕妇十个月而生,今汝怀胎许久,谅其必是不正之胎,心中怀疑,欲杀汝矣。”皇后大惊,奏曰:“臣自我王建醮后,承君宠爱,身怀有胎,安有不正。乞我主容臣回宫三日,若再不生,愿自尽见陛下。”国王息怒依奏。皇后回宫,两行珠泪,叹曰:“妾本无他意,未卜前生作何孽。今生嫁与极贵之尊,四十无子,偶然怀此异胎,丧吾命矣!”言未毕,忽然腹中呼曰:“娘勿忧。我乃善人投胎,父王有怒,可奏说昔日太上老君,曾在母肚中八十三年。”皇后听罢,言曰:“虽然昔有太上老君之说,你是善人股胎,此时你父亲不信,限我三日。纵你是好人,若不降生,三日后汝父将母戮之,不孝自然。”儿又在腹中答曰:“母亲勿忧,不才今夜戌时离怀,只恐惊动老娘。”皇后曰:“你可快快降生,母死无怨矣。”言罢,肚中隐隐而痛,啧啧然有叫产之生,宫娥纷纷然趋侍。

  俟至酉未戌初,祖师离了母腹,乃是紫雪元年三月初三日戌时降生,毫光闪闪,满室异香。宫娥进看,却是一男子。宫娥出奏国王。国王亲自(缺字)排驾进宫,吩咐抱太子出看。宫娥将太子抱出,国王御眼观看,只见太子生得容貌端正,心中大喜,次日平明升展,大排筵宴,欢宴群臣。众臣庆贺,国王大悦,即代太子取名叫作玄晃太子。众臣退朝。

  不觉光阴易过,转眼西霞国王又享十五年太平之基矣。一日,国王升殿,众臣朝罢。国王曰:“孤今年五十有八,年亦老矣,懒治国政。今者太子长成,孝道可观,堪为一国之主。孤今传位于太子玄晃矣,尔等之意如何?”众文武俯伏奏曰:”我主慈爱之君,太子孝顺之主,岂有不可?”国王大喜,即宣出太子。太子至殿,山呼毕,国王亲捧国玺付太子。太子行二十四拜,跪接玉玺。国王退入养老宫,太子转身即位,大赦天下,宴众群臣。出旨选三十六宫、七十二妃。自十五岁登基,治太平基业一十五年。正宫皇后范氏,生下一子名继昌,年有一十二岁,聪明伶俐。

  话分两头。却说妙乐天尊自送祖师三魂七魄去西霞之后,有三十年,恐祖师贪心不厌,迷却本来面目。一日在云头,看见国王要去拜会,驾一祥云坠下西霞国城外,欲要转祖师回头。远远遥望,见国王摆驾而来,天尊将身一变,变作一道士,在路旁坐下,不言不语,若泥壁如来。前官喝去不动,回奏国王。国王曰:“若不惧孤者,莫非是一有道德者?待孤驾至一观。”驾到道人身旁,道人亦不动身。国王见道人容貌端正,自思必是好人。吩咐手下住驾出辇,来与道士施礼。道士动身回礼毕。国王问曰:“道士因甚坐于路上,不言不语,必有其故?”道士曰:“臣无他故,见陛下走错路头,欲来指陛下迷路。”王曰:“寡人有前官引路,何曾有错,要卿指示?”道士曰:“前官只能指阳间今生之路不错,臣来指陛下阴间来世之路。”王曰:“听卿之言,能指来生之路,莫非仙乎?”道士曰:“山人也。”王又曰:“卿何以知来世?”道士曰:“夫知今生即知来世,知乐极即知生悲,知聚会即知离别。莫言来世,虽百世可知也。”王又曰:“何以见得?”道士曰:“昔日梁武帝曾有诗云:名利虚花水上鸥,酒色财气似牵牛;眼前逍遥容易过,久后终是一枯骸。”

  王听罢,言曰:“卿既知超生免死之方,请回孤朝中,指示孤之来因。”道士闻言,假作战惊之状,大哭奏云:“臣因十岁出家,今四十有五,未曾敢错了念头,决不敢入地狱之门。”国王闻言大怒,呼驾前指挥韩通斩道士。道士容貌不改,奏曰:“斩贫道不妨,且问我主原是甚人降生?”王曰:“吾不知之,汝知之乎?”道士曰:“贫道安有不知?”国王曰:“汝乱言可知百世,将何以考?分明是汝脱死之言。”道士大笑曰:“安无考证,将言抵死。”国王曰:“将何以证?”道士曰:“可命取水一盆,照之便见。”国王闻言,即命韩通取水一盆来到。道士请国王去照。国王一照,见一仙与玉帝对镜讲话。道士问曰:“陛下曾见甚物否?”王曰:“无他,止有一仙与玉帝讲话。”道士曰:“请王再照。”王又照见小盆有一头牛,在田耕锄。道士又问曰:“此回见什物否?”王曰:“亦无他,止见一头牛,在田中耕锄。”道士曰:“陛下省得否?”王曰:“不知。”道士曰:“玉皇大帝乃陛下一魂化身。仙人乃陛下今生可修者。陛下今生不修,来世即为牛矣。此现三世之形容。”国王听罢,心中疑道士行妖法,谎他修行,传旨令韩通向前斩道士。道士见韩通近身,吹一口气,将韩通吹倒在地,驾云腾起半空中。国王一见道士腾空,悔之不及,望空下拜,欲求赦前罪过。道士在半空微笑吟云:“富贵谁不欲,贫穷谁所受?贫修而能富,富迷终受穷。泰极终遇否,否极有泰来。贵高难免死,乐极见悲哀。畜前人所目,人后畜中排。君不离乐处,难免为牛态。成畜如此若,万劫不复回。”

  国王听罢大惊,伏地告曰:“寡人愿归依仙长,欲离国中,何处修行?”道士在空中答之:“真心归佛道,早入灵鹫山。”国王唯唯依命,于青华亭上坐下,对群臣言曰:“孤今弃国出家,去灵鹫山,汝等众臣,不必随驾,可回朝立孤太子继昌即位,各以忠心扶国。”众臣俯伏奏曰:“天下修行者多,岂有凡胎能为仙者?况且陛下为君,视民如子,焉有轮回随畜之报?此必妖术无疑。乞陛下参详参祥,免有他日之悔。”王曰:“寡人去心难留,非卿等可谏,死不入国,不必多言。”众臣只得从旨。又奏曰:“陛下此去,当用数百人为保驾,臣等方才放心。国王笑曰:“孤在国,知有此躯,出家则不知矣?何用保驾?卿等不必再言。”众臣只得眼送国王,至望不见处,众臣回朝。

  国王孤身一人,入在山中。妙乐天尊先在石岩壁下坐定。国王一见拜曰:“乞师父指引弟子迷路。”天尊曰:“子来矣,可起立于旁,听吾说法。”天尊即将本来面目,阴阳地狱轮回说了一遍,再将苦行、坐忘本身修炼,又说一遍。国王俯伏拜谢。天尊又曰:“可对天受戒。”王即对天跪下。妙乐天尊又代国王受五戒,讲经说法。天尊驾云上天而去,撇下国王一人在山修炼,饥食青松,渴饮流泉。

  话分两头,却说众臣回见皇后、太子,从头将遇道士驾空,国王入灵鹫山一事,说了一遍。皇后、太子大哭,即欲排驾同太子去寻国王,众臣奏曰:“天下不可一日无君,娘娘若要去寻回国王,必须先立太子即位,七七四十九日,然后方可离朝去寻国王。”皇后依奏,即立太子继昌即位,国号为嗣祥元年,大赦天下,设宴群臣。至四十九日,皇后命太子去灵鹫山看父。太子升殿,传下旨意,吩咐排三乘车驾:一乘自坐,一乘太后坐,一乘空行,候接父回。又吩咐大小官员,各带好香,一路焚点。又吩咐驾前指挥李通、吴进,带三千御林军保驾,直至灵鹫山。众臣得旨,吩咐一队队整齐队伍笙箫鼓乐缓缓而来,直抵灵鹫山下,满山寻之不见。后去到一处,四面青松,左有鹤舞,右有猿吟,有一大石壁,深八丈余,里有一座,国王坐在团上,不似人形,骨瘦如柴。皇后、太子向前看见,相抱大哭,众臣无不伤感。皇后、太子跪告父回,国王但默默而坐,半言不答。只见一剎时间,风云大作,对面不见人。一阵狂风,将国王不知吹去何方。云收雾散,皇后、太子一看,不见父王。太子大哭。众臣向前奏曰:“云雾迷漫,乃天意拆散我王恩爱。今者不知去向,难以寻觅。太后可同圣上回朝。出榜张挂,有人知国王去向,再作商议,不然则难寻矣。主母、陛下恸之枉然。”太子依奏,只得同母回朝。不知后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游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游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