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来者何人
空空2017-09-12 11:232,897

  寺院火光冲天——

  朱云初和连叔在山林里穿梭,身后是紧随而来的黑衣刺客。

  她逃跑的匆促,手上的兵器只有随手在地上捡起的木棍。

  她和连叔飞快的在丛林里面穿梭,后面箭雨纷飞,显然要置他们两个人于死地。

  “连叔,你快跑!我去对付他们!”朱云初的手中的木棍在抵挡箭雨中折断,她重新捡起一根,对着靠她最近的士兵就刺了过去!

  士兵反应速度没有她快,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被刺穿的心脏倒了下去——

  “小姐,老奴死了就死了,没什么用,可是小姐你身负大任,千万不能有事啊!”连叔也毫不示弱,手起刀落间,冲在前面的士兵也倒下一片。

  要不是连叔急中生智,在寺中放了一把火,将她救出,没准她此刻也成了这些黑衣人的刀下亡魂。

  想到这里,朱云初不禁问道:“连叔,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

  “看样子,不像是江湖侠客,倒像是朝堂里的人养的杀手。”他回答道。

  朱云初点点头,确实,江湖侠客们多为布衣,而那群人制服统一,衣摆处还绣着相同的花纹,显然是有组织的庞大规模,还有,她还注意到了这些人所用的剑,剑柄都是金制,这极有可能是出自于皇家……

  猜测到这里,朱云初的心中忍不住一惊,父亲曾经跟她说过,宫中的人能躲则躲……难道说他早已经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

  眼看着他们身后的追兵越来越多,大有大军压境的态势。

  朱云初眯眼,心中焦急如焚,这些人还真是看得起他们。

  连叔看着情况不妙,拉着她往僻静的灌木丛跑去,力图用复杂的地形拖住敌军。

  后面的追兵显然受过专门的训练,应付这种地形毫不吃力。

  已经跑了一个时辰,他们的体力都经过了大量的消耗,后面人多势众,情势危急。

  朱云初反手解决了一个意图偷袭她的士兵,转身就踹了身旁另一个人士兵的裆,士兵“嗷”的一下倒下去,可立马就有更多的士兵替补上来。

  “小姐,小姐你快跑!奴才断后!”后面追捕越来越近,这样跑谁都出不去。

  “连叔——”朱云初回头,想去拉连叔。

  “小姐,若真是躲不过了,你且记得进宫找一位姓战的大人,他是老爷的心腹,定能保你周全!小姐,你一定要活下去!”连叔丢下这句话,就头也不回的冲进了敌军圈子里。

  “连叔!”朱云初热泪盈眶的喊了一声,只见连叔以一己之力暂时拼退了一波追兵,心痛难耐的她咬牙回看了一眼,拔腿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然而寡不敌众,利剑齐刷刷朝他袭来,没几下就是一身伤,连叔回头看了一眼渐渐跑远的身影,喃喃自语道:“小姐,你一定要活下去……”

  就在此刻,一把利剑“噗”地一声刺进他的胸膛,那千疮百孔的身体跪倒在地,却始终面带微笑。

  “一定要……活下去……”他的目光涣散,可身体却还在本能的去抵抗敌军。

  朱云初悲伤至极的尖叫一声,然后转身朝丛林另一端飞快的跑去。

  不行!她不能死,她绝对不能死!

  父亲,连叔,云初一定会替你们报仇的!

  有了连叔抵挡,能够追上他的追兵只有三五个,她解决了那些士兵,就往丛林更深处跑去。

  连续的奔跑让她体力不济,她埋头往前冲,谁知道前面竟然出现了一批人马,她躲闪不及,就直直的撞了上去!

  马儿被她一惊,嘶鸣着扬起马蹄,上面的坐着的人差点被甩了下来!

  “哪里来的死丫头!瞎眼了吗!”身旁的侍卫冲出来冲着她咒骂。

  朱云初捂着额头停下来,看也不看他们,就要接着跑。

  宁无桑骑着高头骏马,看着她要跑,眼神一个示意,就立马有人上去拦住她,他声音冰冷的质问道:“你是谁?鬼鬼祟祟的在这干什么呢?”

  朱云初停下脚步,抬头看了马上的男子,剑眉星目,俊朗如月,竟然是及其好看的。只不过,这衣服……她看着男子身上服饰绣着紫色的仙鹤,这图案只有京官才能绣在身上,他也是官府的人?

  朱云初心中警惕,看对方还没有抓她的意思,觉得赶紧敷衍过去才好:“小女家中急事,所以跑得快些!忘大人见谅……”

  “你上前来说话!”宁无桑冷漠吩咐道。

  “大人……”朱云初心中咒骂,不过还是乖巧的上前:“小女家中真有急事……”

  “宁统领,属下找到上山的路了。”一位士兵走过来向他抱拳汇报。

  朱云初心中一紧,统领?果然是京官。她眼神一变就要走。

  宁无桑却还在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风尘朴朴,气喘吁吁,还这么警惕,显然是有事。他的眼光从她的服饰滑下去,衣服是寻常的粗布,但看气质却绝对不是个村姑。

  很可疑……

  朱云初要走,但宁无桑却在下意识的留住她,在弄清楚事情之前,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她,他对着侍卫偏了偏头。

  立刻有人上前围住满身泥泞和血迹的朱云初。

  “你要干什么?”朱云初看着马上的人问。

  “姑娘可是从山上下来的?”宁无桑沉声问。

  朱云初方才也是听到那侍卫说的话,这群人该不会也是想要上山去分一杯羹的吧?

  她心中思虑良久,最终回答,“不是,我只是看到那边有一群黑衣剑客向着这边跑来,所以害怕。”她面上露出害怕的神情,仰头望去。

  宁无桑盯着那双通红的眼眸久久没有说话。

  侍卫还在步步逼近。

  朱云初双手抓紧连叔临走时塞给她的包袱,目光防备而机警。

  而在此时,她手心一点红在宁无桑眼前一闪而过,他蓦然紧缩了瞳孔,飞身下马,猛地擒住她的手细看。

  红凤凰?居然和长公主手心的一模一样。这个女子,她是谁?

  “你做什么?”朱云初见势不妙,猛地抽回自己的手,一脸凶相的看着他。

  “你手中的凤凰哪里来的?”宁无桑冰冷的质问她。

  “我……我小时候纹的!”朱云初一时语塞,搪塞道。

  “只有皇室才可以纹龙凤,你一个平民谁给你的胆子?”宁无桑捏紧她的手腕,眼神里全是危险。

  “你,你管我呢!快放开我,我家真有急事!”朱云初深感不妙,此时不走,怕是狼穴未出,就入虎口。

  “撒谎!给我带回去!”宁无桑眯眼,脸色狠厉的对侍卫下命令。

  果然——

  朱云初脸色黑如锅底,真是豺狼虎豹纵横。

  “想抓我,不可能!”她手中的木棒,直接刺了过去,挣脱对方的束缚就要逃跑。

  侍卫们一看形态,立马围上来抓人。

  前有猛虎,后有豺狼。

  朱云初气急,拿着木棍就是一阵挥舞,力图击退围上来的侍卫。

  宁无桑怎么会让她轻易逃脱,他身形如风,出手就要扼住她的命门。

  朱云初弯身惊险避过,紧接着就对上了侍卫的偷袭,她躲避及其吃力。

  双拳难敌四手,宁无桑再度出手,就将她紧紧控制住——

  该死!

  朱云初挣脱不得,恨意满满的盯着宁无桑看,恨不得给他脸上挖出几个洞来!

  侍卫已经捆上了她的手,准备带她下山。

  谁料就在此时,后面的追兵刚好赶上来,追兵看到她立马开始放箭,刹那间箭雨纷飞——

  宁无桑一行被打了个猝不及防,立马挥剑应付箭雨。

  朱云初咬牙暗道天不亡我,绑在身后的手飞快的从绳子中绕出来。

  她就地抓了一把泥土扬上去,眯了绑着她的两个侍卫的眼,然后踢翻守在旁边的几个侍卫,飞快的朝丛林另一头掠取,快的看不见踪影!

  她学的最好的一招便是轻功残影,此时用来逃脱虎口,再好不过!

  宁无桑应付完一波箭雨,一转身只看见她的背影,眼神冰冷,还没有人能从他手下这样溜走:“追!”

继续阅读:第三章 逃出生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深之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