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约法三章
空空2020-01-03 15:332,201

  宁无桑在距离朱云初的脸只有几寸距离的时候,堪堪停下,伸手将朱云初又滑落的衣物拉了上去,宁无桑粗糙的大手擦到朱云初细嫩的肌肤。

  朱云初抑制不住的轻微颤抖了一下身形。

  “公主殿下若是下次还是这样,属下怕是忍不住要非礼了。”宁无桑说的极为正经,倒是让朱云初有些紧张了。

  朱云初躲闪着宁无桑的眼神,猛的推了他一把,出声道:“你好好说话,离我这么近做什么?”

  宁无桑站直身子,随即又开口道:“公主,不如我们约法三章吧。”想来朱云初自小在山野中长大,自是比宫中的公主多了分洒脱,自己不该压抑她的天性才是。

  朱云初闻言一愣:“约法三章?怎么个约法?”

  “属下可以让公主在宫中散心。”宁无桑开口,朱云初面上一喜,又听得他说到:“只是,属下必须跟在公主旁边。”

  “你这同监视又有什么区别。”朱云初悻悻的开口。

  宁无桑挑眉:“公主可是不满?那今后便在宫中待着便是,我看这宫中,也没什么好玩的。”

  “不不不。”朱云初赶忙出声辨别:“我觉得甚好,还有呢?”

  “公主以后若是有事,莫要先斩后奏,记得同微臣商量。”

  朱云初点了点头,这个要求倒不算过分,自己初来乍到,能有什么事同他商量。

  “这最后一个条件,公主来提吧。”宁无桑开口道。

  朱云初转了转眼珠,略微思索了一番,随即开口道:“我看,那就你离我远些好了,若非我主动唤你,你不要来我跟前。”

  “若是公主能答应属下的条件,属下自然答应公主。”宁无桑恭敬的答到。

  朱云初不置可否,只是说到:“行了,你走吧,本公主不想再看到你了。”

  宁无桑闻言,转身走了出去,走到门外,又听得里面的人喊到:“哎,回来,将门关上再走。”

  宁无桑闻言,上前一步关上了门,走了出去,手上有黏腻的感觉,宁无桑低头,打量着自己的手,发现居然被朱云初咬破了,已经有血溢了出来。

  宁无桑有些无谓的抹去了那些鲜血,勾起嘴角,那丫头下口,可真狠呐。

  有了这约法三章,朱云初可算是清净了,整日也没个冰块脸在自己身边晃悠,衣食住行都有人替自己准备好,朱云初觉得,自己在这宫中的日子,过得倒是滋润的紧。

  入夜,小念贴心的端了一盆洗脚水走了进来,挽起朱云初的裤腿,开口道:“小姐,奴婢替你洗脚吧。”

  朱云初惶恐起来,这么多年,自己一直是自己洗脚,哪里有让别人替自己洗脚的道理,于是赶忙出声拒绝:“不不不,我还是自己洗吧。”

  小念登时有些委屈起来,问到:“公主莫不是嫌弃小念?”

  朱云初望着小念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只觉得于心不忍,于是便由着她去了。

  将朱云初的小脚从鞋子中拿了出来,放到了水里。

  朱云初的脚很小,已经很小的木盆还空出一大块。

  脚上皮肤白嫩,饶是小念一个女人,也看的痴了,出声称赞道:“小姐的脚可真好看。”

  朱云初被她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了,长这么大,除了她的父亲,还真的只有小念看过她的脚呢。

  想起建文帝,朱云初心中又是一片悲凉,不自觉的落下泪来。

  小念登时慌了神,问到:“公主,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水有些烫啊?”

  朱云初摇了摇头,抽泣道:“我只是想起一个人罢了。”

  小念见状,不再多问,替朱云初洗好脚之后,端着木盆,又恭敬的离开了。

  泡了脚,自然是身心舒畅,朱云初躺到了床榻之上,身下垫着的,是最好的绫罗绸缎,可是她却无端想念起五台山上的那间破茅草屋,彼时日子清贫,却是朱云初最快乐的时光。

  那庙中的大黄狗,便是师兄替她养着的,还有那些教自己武功的师兄们,想来上次那场变故,寺庙也不复存在了吧。

  朱云初眼眶通红,握紧了自己的手,在心中暗暗发誓,父亲,连叔,各位师兄,云初一定会替你们报仇的!”

  朱云初卧着玉枕,很快便进入了梦乡,梦中,一片火光滔天,远处有厮杀的声音,她往前跑啊,拼命的往前跑。

  而后面的那些人,手里拿着父亲和连叔的人头,一直在追着自己。

  朱云初不知跑了多久,周围只剩风声,她不能停,一刻也不能停。

  朱云初在梦中大叫着:“不要,不要杀我父亲,不要!”

  外面的人听到动静,身形一愣,顾不得考虑许多,推门便闯了进去。

  就看见朱云初躺在床上,睡得极不安慰,身子不断扭动着,脸上满是焦急之色,身上盖着的被子颇有要滑落的姿势。

  宁无桑上前一步,想要将她的被子拉起,盖在她的身上,不料那床上之人突然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口中呢喃:“父亲,云初不走,你别赶云初走。”

  朱云初说着,眼眶中有大颗的泪水滚落。

  宁无桑心下一恸,怜惜朱云初的遭遇,叹了口气,轻轻拍着她的背,若是朱云初是醒着的,怕是要惊讶一番,眼前这人,莫不是转性了?

  在宁无桑无声的安慰下,朱云初很快又进入了梦乡。

  梦中有芙蕖花的味道,带着清冷的气息。

  清晨,有阳光撒在窗柩之上,朱云初伸了个懒腰,外面的小念听得朱云初起身的声响,赶忙端了一盆子热水走了进来。

  “现下什么时辰了?”朱云初问到,昨夜,经历了一番梦魇之后,自己倒是睡得极其安稳,许是睡得多了,朱云初现下不禁有些头晕起来。

  “回公主,已经辰时了。”小念恭敬的答到。

  朱云初仍觉得自己未睡醒,坐在铜镜前,任由小念替自己摆弄,不多时小念便给朱云初梳了个堕马髻,使得朱云初整个人都温柔起来。

  正在小念替朱云初打扮之时,外面突然传来嘈杂的声响。

  朱云初不禁蹙眉道:“外面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般吵?”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召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深之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