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不祥楼?奇幻楼?
小吻哥2018-03-22 13:082,150

  “见到我父母?石头叔,你快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父母他们又去了哪里?”陈自在有些激动的一把抓住了石头叔的胳膊。

  这么多年来,陈自在还是第一次听见有关于自己父母的消息,他能不激动吗?

  “唉~”石头叔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才缓缓说道“其实你父母他们到底去哪了,这个我也不知道。”

  “啊?可是……”陈自在刚想说些什么,却被石头叔给伸手阻止了“你先听我说!”

  “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道,你是不是经常会流鼻血?”石头叔看着陈自在问道。

  “是啊、是啊,每个月都会流一次,而且每次还流很多,就像女人每个月来姨妈一样,准时得很,不过石头叔,你怎么知道这些呢?”陈自在有些好奇的看着石头叔。

  从陈自在记事起,他每个月都会流一次鼻血,而每次流鼻血的时候,不管怎么整都没用,每次都要流到陈自在失血过多,晕死过去才会停下来。这些年,院长阿姨也带他去看过不少的医生,但都没能治好这个怪病,每个月十五号都会狂流鼻血,比女人来姨妈都准时。

  “我怎么知道?我当然知道啦,从你生下来我就知道!”石头叔撇了撇嘴“从你刚生下来,就很喜欢动不动流鼻血,去了很多医院都没能检查出什么来,后来你爸妈就找到了一位高人帮你看了看,然后就检查出你的与众不同来。”

  “什么与众不同?”

  石头叔眼色有些古怪的看了一眼陈自在“高人说你是圣阳体质。”

  “圣阳体质?那是什么意思?”陈自在一头雾水的摸了摸后脑勺。

  “圣阳体质的意思就是,十世童子,哎呀,就是说你十世都是处男的意思!”石头叔的眼神更加的古怪起来。

  “纳尼?”陈自在一蹦三尺高,双眼瞪得老大,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咳!”石头叔轻咳了一声,挥了挥手,示意陈自在别太激动,然后才继续说道“那时候的你,隔三差五的就会流鼻血,你爸妈想尽了办法都没用,后来还是那位高人施展神术,将你的怪病稍微治好了一些,把原本隔三差五的流鼻血,治成了每个月流一次。不过当时那位高人说了,他的神术只能维持到你满十八岁。所以当时你父母为了找到彻底治好你怪病的办法,就将当时刚刚几个月大的你,送进了福利院,而他们则去寻找为你治病的办法去了。”

  听了石头叔的话,陈自在久久不语,只是慢慢湿润的眼睛,代表着他此时不平静的内心。

  虽然石头叔所说话,有些过于玄幻了,但陈自在每个月都会流一次鼻血的事,那可是千真万确的。

  只是陈自在怎么都没有想到,父母将自己送到福利院的原因,竟然是为了去找寻给自己治病的法子。

  陈自在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稍微平静下来,这才继续问石头叔道“那你刚才说的,我如果想要再见到我父母,就必须留在这栋鬼楼,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当年你父母临走时吩咐过我,说如果你长大成年来到这里,就让你在这不祥栋楼里住下。”

  “不祥楼?是这栋小楼的名字吗?”陈自在有些好奇四下看了看房间的摆设,不过当眼睛扫过两只女鬼后,就立马收回了视线。

  “不错,这栋小楼在你们父母手里是叫不祥楼的,不过后来被他们改成了奇幻楼!”石头叔解释的说道。

  随后,没等陈自在继续问下去,石头叔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啦小子,你就安心住下来吧,我要回去守墓了!”

  说着他就带着他的女鬼老婆,准备离开,陈自在张了张嘴,想再问些问题,此时他心里还是有很多地方没有弄明白。

  “对啦,你父亲给你留了东西,就在床头柜里,你应该有钥匙的,还有,因为你是特殊体质,以后可能会遇上一些麻烦,所以以后没事就少出门,特别是晚上!”石头叔留下一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哎,石头叔……”陈自在想追过去,但被石头叔的鬼老婆一瞪眼,就立马缩了回去。

  说真的,陈自在心里还真的有很多问题想要再问问石头叔,比如这个圣阳体质到底是什么,还有他怎么可以看见鬼之类的,但此时石头叔已经下了楼,而且很快的就传来了开门和关门的声音,很显然他已经走了。

  陈自在轻轻叹了一口气,看来只得等以后有时间再去找石头叔了,他如此想着就一转身,然后就一眼看见了房间角落里的那个无头女鬼,顿时浑身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

  陈自在小心翼翼的往前凑了几步,试探性的和红衣无头女鬼打了声招呼“哈喽,美,美女,你好啊!”

  不过无头女鬼好像不愿意搭理陈自在,她只是在原地愣愣的待了一会儿,就直接往后一闪身。直接穿墙进入了隔壁的房间,原地只留下了目瞪口呆的陈自在。

  “额……”半响后,陈自在的回过神来,不过他也没有那个胆量去胳膊房间看看情况,虽然这个女鬼好像真的对自己没有恶意,但陈自在还是觉得,不要去招惹她比较好。

  定了定神,陈自在拿出那串钥匙后,并且在其中找到打开床头柜的那把,然后就走过去很是期待的打开了床头柜。

  此时的陈自在,心里那是相当的期待,也不知道父母给自己留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会不会是什么传家宝之类的,或者是什么很值钱的古董?陈自在心里一边幻想着,同时手上一用力就拉开的床头柜。

  然后,他就傻眼了……

  因为此时在陈自在的视线里,一部外表是半透明颜色的手机,正安安静静的躺在床头柜之中。

  “什么鬼?手机?”陈自在又有一种被父母坑了的感觉。艾玛,搞了半天,父母给自己留下的宝贝就是一部手机啊,而且,尼玛这手机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玩具手机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幻房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幻房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