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佳肴(精修)
无琼爱2020-02-08 15:304,195

  就在刚才恍惚间,我看到云梦渊的手指动了一下,连忙大叫起来,“小豆丁!他醒来!”

  小豆丁一下子闻言跳到床上看,紧接着一阵白风从我身边划过,等我定睛一看居然是一只白色的仙鹤站在眼前,他的大翅膀居然搭在云梦渊的手腕上,仿佛在诊脉。这一鹤一狐狸得站在一个人前面,场面似乎有些奇怪。

  “那个……你是白明还是白言呀?原型状态我分不出来……”其实幻化成童子的样子我也分不出来,除非他们说话……

  仙鹤闻言一转身,露出白言的容貌,施施然向我行礼,“是我唐突了,谢姑娘莫慌,仙尊在恢复当中,此时并未醒来,想来也快了。”

  “哦,他很快会醒吗?”我忍不住得去看床上的人,此时的他依旧安稳得躺着,并没有什么不同。

  “那是自然。本次仙尊昏迷只是在战场上力竭,并非像谢姑娘您之前那般。少则几日,多则几月必定是会醒来。”白言依旧默默得说着,看不出是高兴还是沮丧,不过从言语中似乎感觉受到他的喜悦。

  小豆丁在床上转了几圈,然后对我点点头,确定白言所说内容。然后又对着白言叫到,“你带东西回来吗?”从他的语气中,我似乎感觉到一丝丝的期待。

  白言先是一愣,没有意识到小豆丁指什么,我提醒道;“你带蔬菜回来了吗?”

  “带了,在厨房里。等一下,谢姑娘能不能……”说到这里,我居然看到白言脸红了……我居然在这个小冰块脸上看到了第二种表情!

  此时小豆丁一下子蹿到我头上,两个小爪子插在不清的腰间还是胸部的位置,很是趾高气昂的样子,“哈哈,你也喜欢我娘亲做的手艺吧!等一下我让娘亲多做点,给你也留一份!”

  听到此处,白言居然眼神微露喜色,然后深深鞠躬之后离开房间。

  我一把将小狐狸从头上抓下来,提在眼前,“你是什么意思?他也要吃饭吗?他们不是不用进食吗?”

  “娘亲你是不记得了,你的一手佳肴俘虏了不少神仙。虽然神仙不用经常吃东西,但是吃了也没关系。你一直坚持自己动手做菜,每次做好了也会分给兰倾门上下,那个时候大家都……”说到此处,他的话音停顿下来,有些担忧得看着我。

  我未追问,也未曾说什么,微笑着将他放到肩膀上,转身放厨房的方向走去。

  豆丁心中的担忧我何尝不懂,但是当下既然记不得,那就不要给自己找不痛快。我此时更为感兴趣的是,我真的有一双巧手可以做出美食来吗?

  白言虽然是个闷葫芦的性子,但是办事倒是体贴,此时已经在厨房里放了各种蔬菜和素材配料,甚至连常规的油盐酱醋也都填满,随时都可以起火烧饭。我一把卷起自己的袖子,一副大干一场的架势。

  “娘亲,我也来帮你吧!”就连小豆丁也是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不过他那个掉到锅里都爬不出来的小模样让我有些担忧,“你这个小身材也能帮忙?”

  “哼!娘亲太小看我了,我也好歹又修行了几百年,而且有仙尊的仙力加持!”话音刚落,一抹红色落在地上,一眨眼就看到一个看起来五六岁娃娃样子的小童穿着火红色袍子的站在我面前。圆滚滚的脸上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笑眯眯得看着我,粉嫩的小手一下子抓着我的衣服,亲切的喊我娘亲。

  “娘亲,你看我可以变作人形了!”一副很是得意满足的样子。

  我看了看他的身高,再看看大约比我腰间还高一些的灶台,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样子也只能帮忙做一些摘菜的工作。很快我给小豆丁分了一些摘菜子整理瓜果的工作,然后熟练的开始在厨房里左右开工。

  一开始我还十分小心翼翼,却没想到这个身体非常习惯厨房的环境,一做菜马上进入状态,感觉自己不是躺了五百年,而是做了几百年的菜肴。

  我一边在锅里炖着土豆,另一边在砧板上切着萝卜丝青菜叶子,另一边炉子上还熬着酱汁,即便是几方同时进行,我也处理的有条不紊,很是熟练,就连自己都大吃一惊,可见之前我的确是个擅长厨艺的神仙。

  不过是半个时辰就在桌上出现四道一汤,香味浓郁,色泽鲜美,一看就是美味佳肴。

  从厨房到大厅的路上,小豆丁几次想要偷吃,但是最终都被我瞪了回去。

  “娘亲,怎么这样呀!我就是偷吃一点点,一点点而已呀!”说着有十分无故的眼神看着我。此番他是童子的摸样,能够用自己滚胖的小手拖着两碟盘子。

  我点点头,“是一点点,我锅底的‘一点点’都被你吃了,你看你现在的样子,大肚子都能在地上滚了,还想吃?不怕撑死吗?”

  刚刚我炒好的一锅菜足够盛两碗菜肴。其中一碗我刚放好,小豆丁已经变回小狐狸的样子,直接一下子跳到锅里,也不怕自己的被烫熟,在锅里直接吃了起来,而且边吃还边哭,眼泪留的稀里哗啦,吃的也稀里哗啦,看得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被他这样“浸淫”过的菜肴自然是不能盛出来,至好都进入小豆丁肚子里。

  “呃!”一个饱嗝震天响,“小豆丁不是几百年没吃娘亲烧的菜肴嘛,太激动了!况且我也没有浪费,不是都把那些菜肴都吃光了嘛!”说着要想拍拍已经露出肚脐眼的小肚子,但是一下子意识到手上有东西,终止了这个念头。我此刻恨不得他再圆滚滚一点,等一下直接一脚踢出这白金山万宁峰算了。

  “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那样,我用得着从新洗锅子,而且顺道给你洗个澡吗?”说到此处我真是有些无语。不过反过来想,我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居然有个家伙那么喜欢我烧的菜,实在是难得。

  但是我自己吃自己烧的菜,却没有什么味道,甚至吃不出什么感觉。可能,我的味觉已经没了……

  突然觉得眼前东西一下子变了三个,停步又眨眼看看,一切恢复正常。

  我是太累了吗?

  不一会就到了大厅,然后我收拾收拾桌面,给三个人摆了碗筷,又打发小豆丁去把白言找来准备开饭,却不想一阵蓝风卷了进来,还未等我看清楚,桌上的菜肴已经只剩下残羹冷炙,甚至有个盘子还在桌上翻滚了一阵,才慢慢落下来。

  这……蝗虫过境吗?可是为什么看到是蓝色的?人呢?

  我转身一开,谪仙叶思远坐在大堂上首处,嘴里叼着一根柳叶条,微垂眼眸,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但是表情却很是淡然,和往常的他没有什么区别。若不是他嘴角上还有一些菜汁,我都怀疑自己判断错了。

  “许久未吃到这手艺,不错不错,也不枉费我收留你们,只可惜比以前差了一些,你也果真躺的有些久了,不过以后多烧烧就好了。”叶思远很是满足的拍拍肚子,手里的折扇也展开,给自己缓缓得扇着。

  此时又是一阵白风过来,我定睛一看发现是白明。他看待满桌残羹冷炙,一脸惆怅,但是也明知早成这“残局”的对象是谁,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谪仙,你!”说着恨恨得拍打翅膀,发泄自己的怒气。

  稍后赶来的小豆丁和白言自然更是没有捞到好处,一副很是失望的样子。

  没想到我烧的东西那么受欢迎呀!我顿时受宠若惊,连忙安慰道:“你们不要一副很惆怅的样子,我这就再去烧一些,你们等一下哦!”

  说着我连忙往厨房间跑去,没走两步却觉得眼前又一下子重印叠叠,脑子一阵疼痛,脚下一阵酸软,跌坐在地上。

  “师父,这个是徒儿做的菜肴,虽然您不用进食,不过徒儿辛辛苦苦做得,您也好歹尝一尝嘛!”

  “师父好吃吗?师父既然喜欢吃这个,徒儿以后天天做给你吃。”

  “师父这个你快尝尝,徒儿刚发明的新菜肴,刚刚让谪仙他们都尝过了,大家都说不错!嘻嘻,以后我就去仙界开个餐馆,想来生意一定火爆!”

  “师父,这是徒儿为您做得最后一顿饭了,您稍后慢慢吃……”

  身体没有意料中的疼痛,看到有人一把将我搂紧怀里,等我缓过神来发现是谪仙搂着我坐在地上。

  “我……”

  “不必多言,你身体刚刚苏醒,怕有些精力不济,本不该做那么劳神的事情,我先送你回去吧。”还未等我拒绝,谪仙叶思远已经站起来,朝着后院的方向走去。在他身后,白言白明都化身成为童子跟在身后,小豆丁站在白明肩膀上,有些担忧得看着我。

  他一脚踢开云梦渊所在的房间门,然后朝着房中走去,突然眼神锁定在我安置好的躺椅上,身子有些停顿。

  啊!他是发现我擅自拿了他的摇椅吗?这个该怎么办呀?要装不知道?还是直说,让他先借我一阵子?

  正在我纠结如何,叶思远还是走过去将我放在摇椅上,顺手在床上抄了一张被子给我盖上。好在床上还有几张被子,不然我担心他会直接将云梦渊盖着的被子扯过来。

  等等……我为什么会担心这个?

  眼看着一群人都转身打算离开,我一下子觉得有些莫名……

  “等等……呃……谪仙大人。”我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要叫住叶思远,或许他今天的动作有些反常。

  果然叶思远转身过来,但是摆手让其他人都出去。贴心的白言顺道还关上了房门,一下子将我们三个人置于一个空间。桃花眼一直看着我,然后摇着扇子再次靠近,给我一种压迫感。

  “那个……哈……你的躺椅我用用……回头……回头……还……”

  “不必还了,每天给我做菜吃就行。”说着他一把拉过自己一旁的椅子坐在我身边,“我知道你心中会有一些疑惑,之前太过忙碌,此番空了可以给你讲讲。虽然我知晓也不多,但是你若是想问,便问吧。”

  这节奏跳脱得有些快呀!我没想到他会那么痛快,还以为他又开始小肚鸡肠。

  “那好,我想知道自己与他的事情,还有……你和我说的事情。”我非常认真严肃得看着他,希望从他的眼神里读懂一些内容。

  深邃的眸子里微微一闪,有难以察觉的激动,但是很快恢复平静。手中的扇子也跟着收了起来。

  “你与他,师徒关系吧,或许……还有别的跟深层次的关系,这个你最好等他醒来直接问,我们作为外人不好说。至于我和你……你想知道多久之前的?”

  我一开始有些不明白,但是似乎可以理解他话中话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不同时间我与你的关系不同?”

  叶思远不置可否得一笑,笑得灿烂美艳,却也笑得无可奈何。

  “许多事情,你还是等他醒来自己问吧。至于我们,我不过是你生命中的过客罢了。看样子我也不能帮你解惑了,你还是早些休息吧。”叶思远站起来,对刚才的问题似乎有些会比,他袖子轻轻一挥,四周的窗户都合上,环境也一下子变得有些暗淡,而我的睡意也一下子席卷上来。

  “你毕竟在荆棘岭呆了许久,再加上在床上躺了五百年,身体恢复不会太好,你平日也别太活跃,免得像刚才那样。有什么事情吩咐白言白明去做吧。”

  他的话语间,我似乎闻到一股淡淡的茶花香,这个味道很是熟悉。可是为什么我突然会觉得那么困?是叶思远做了什么吗?

  眼皮越来越沉,已经有些睁不开了……好困呀……

  “真是有些舍不得你……不过此时……”

  不知道是谁,最后在我耳边轻语一声,我便沉沉睡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