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娘亲(精修)
无琼爱2020-02-08 15:273,459

  被对方叫娘亲,我一下子就傻了,真想跳起来抓着那个奶娃娃,看看那家伙是不是和我长得一样!可是现在被红眼点了穴道,闭着眼睛,实在是不能表达任何意思。

  呜呜呜,难道我忘了自己洞房花烛,忘了自己有个相公,居然都忘了自己还有个孩子吗?

  我顿时觉得自己的人生是不是太过精彩了,居然什么都有了!可偏偏我此时什么都不记得!不过仔细想来,这个奶娃娃的家伙似乎很护着我,倒是有一种儿子保护母亲的赶脚。此番一想,心中又开始燃起一阵骄傲之情。

  好在我天生是个既来之则安之的性格,刚才震惊之后我已经接受自己有个半大娃娃的现实,也默认接下来自己要承担起母亲的责任,当然此番我还没有意识到作为母亲的我应该要做什么。

  抱着我的人和站着的中年人似乎已经习惯,都没有发出奇怪的唏嘘声,很是安静。而抱着我的手臂也没有丝毫的改变。

  “魔教少主此番闯入意欲何为?”中年男子又继续开口,语气中很是不祥,似乎有一触即发的可能。但是他的话语显然回避刚才红眼的提问,是他不愿意提起吗?

  红眼轻笑了一下,然后在我耳边轻说了一句,“闭气。”

  紧接着我就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连忙发觉不对不再吸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顿时觉得脑子昏昏的,片刻后就失去意识。等我再度醒来时,发现自己还在红眼的怀里,此时他带着我坐在一棵树的枝桠上,朝远处看去,似乎已经离开原先争斗的地方,只是可以看到远处山头灯火通明,似乎还有阵阵的动静传来。

  他大口得喘气,脸色也比之前差了很多,看样子带着我跑路流了不少血。我可以清晰得闻到他身上独特又浓烈的血腥气,这个气味非常奇怪,和我潜意思中的血腥气有些不同。我们,似乎不是同一物种……

  此时他手里拿着一个小瓶子探在我鼻孔前,我就感觉到一股刺鼻的气味钻入我的鼻腔,一下子十分难受,马上挣扎的挡开那个小瓶子。

  “呵呵,你还是那么笨,都和你说闭气了,居然还吸进去,小傻瓜一个!和你小时候一样傻!”说着伸手似乎想弹我的额头,可是手伸到半空意识到什么,还是缩了回去。紧接着他咳了几声,明显身子都在颤抖。

  我此时发觉自己已经能够动弹了,便和他分开一些距离,细细得打量这个魔教少主。他的脸上还是戴着面纱,不知道怎么的,我居然伸手想要去摘掉,但是很快意识到这样的行为十分不礼貌,又将手缩了回去。

  可是突然又觉得这个动作非常熟悉,似乎以前也做过,是在什么时候?

  那男子的眼神闪了闪,露出我看不懂的神色,喃喃说了一句,“你也有所畏惧了……”

  “我……你……”我本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如何说。

  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很奇怪,我的身体似乎反馈者两种相反的状态,有一种是逃离,而另一种确实一种信任的感觉。因为此时他伸手触摸我的脸颊,我居然没有闪躲。

  我是害怕他,还是愧对他?

  他修长的手指抚摸我的脸颊,冰冷的触感让我有些贪恋,自己好像很熟悉这样的抚摸。可为什么他的手那么冷?是失血过多导致的吗?

  红眼突然一皱眉头,一下子大手在我面前一扫,我感觉脸颊一阵生疼,似乎是什么覆盖的东西被剥落,然后就看到红眼男子睁大眼睛的模样。

  通过他血红的眸子,似乎可以看到一张并不漂亮的面容,隐隐绰绰,纵横交错,有些恐怖……

  他是在我脸上看到了什么吗?他从我脸上弄走了什么?难道我之前带着人皮面具吗?可是我自己并不觉得呀?

  不过片刻,男子的眼神微眯,露出十分危险的气息,看他的样子似乎很是愤怒,咬牙切齿得说到,“云梦渊,你居然敢这样对她!”

  他口中的那个名字让我很是不舒服,如同心头的一根刺,扎得我喘不过气来。

  “鱼儿,你怎么了?”

  男子突然伸手扶我,我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捧着心头喘气,伸手一摸我才发现自己的胸口似乎有个非常狰狞的伤口,凸出隆起十分明显,隔着衣服面料我都能清楚得感觉到。

  这个身子,到底经历过什么?为什么手臂上满是伤口,又为何胸前也有严重的伤疤,难道我这条命曾经经历过九死一生吗?

  “鱼儿,你怎么不说话?”

  男子很是担忧得看着我,红眸中透露着浓烈的关切之情,似乎他与我而言是个非常重要的人。

  对方看我没有反应,秀气的双眉更是紧了几分,一下子将我搂紧怀里,语气中满是歉意和不甘,“鱼儿,我知道我那样伤你不对,可是你那样欺骗我同样令我心碎。我此番来就是想带着你离开,以后我必定不再负你,你可愿与我一同离开?”

  啊?离开!我又开始蒙了,不知道要不要答应,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魔教少主看样子是个急性子,看我又不回答,继续说道,“你是在担心云梦渊吗?没关系,他现在已经被拖住,我现在带你走,等他赶回来也来不及。到时候我们回到魔教中,就算云梦渊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闯入魔教将你带走。他既然不能好好的待你,便没有资格留着你!”

  哦,听这个人的意思,云梦渊似乎和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那家伙似乎很看重我,如果我离开居然会去找。可他到底是我什么人呢?

  突然想到那奶声奶气的娘亲,我身体一个机灵,感觉到那家伙可能是我想不起来的相公。额……我这样和别人亲亲我我,是不是不太好呀!

  抱着我的手臂似乎有些无力,只能放开我,然后苦笑着看我。

  “你能帮我包扎一下伤口吗?”魔教少主突然开口说道,此时我才发现他的脸色白的煞人,这才记得对方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连忙点点头,觉得很是不好意思,居然忘了他身上还有伤口呢。

  魔教少主很不客气的转过身来,然后一扯自己的衣服,露出他那健壮的后背,此时上面有一条十分恐怖的伤口从右上肩划向左下角的腰间,里面的肉都翻了出来,可见这刀子很是锋利。不过好在伤口没有泛出青黑色,那就证明伤口并没有中毒,不过是严重的皮外伤,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此外他背后其他地方可以看到大大小小的伤口不计其数,他似乎是在刀口生活的人,也不知道受过都少次伤,受过多少次罪。

  不过最惹眼的不是他的这些伤口,而是他的背部纹了一只九婴的图案,张牙舞爪,很是可怕。

  九婴是上古的一种凶手,能够喷火吐水,因为哭声像婴儿,而且有九个头,故而称为九婴。他身上的纹身似乎很大,我在背部只能看到五个头,有两个头已经通过两边的腋下伸到两侧,还有两个头翻过肩膀,应该也只能在前面看到。

  被纹身吸引也不过片刻,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行动力,此时已经动手准备包扎。我脑子完全跟不上自己动作的节奏,只见自己轻车熟路地拿过他剥落的衣服一阵翻找,然后从一个暗藏口袋里拿出一包药粉,紧接着丝毫不犹豫得就直接打开外面的纸包,洒在那深红的伤口上。想着那个伤口那么深,药粉上去肯定非常疼,可他身子却丝毫不动,看着我很是揪心。

  他到底要有多大的毅力才能忍受这样的剧痛呀!

  等等,我为什么做这样的事情如此熟悉?似乎我已经做了无数遍这样的动作了。还有我为什么知道他的衣服暗袋里有药呢?

  正在我脑子迷糊的时候,我已经麻利得撕开他的衣服,给他的伤口做简答包扎,所有动作一气呵成,不带一丝犹豫和停顿,好像是我本职工作,我已经做了无数遍,恨不得闭着眼睛都能一口气完成。

  魔教少主看看自己的被包扎的样子很是满意,“鱼儿的手艺还是那么好,以前你也总是这样给我爆炸伤口,好久没做了,你居然还记得我常放药粉的地方,真是难得。”

  看到他转头看我,我也跟着笑了笑,其实脑子很是混沌,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自从你救下云梦渊之后,我们便不曾再见。追杀你的消息并不是我下的,你是不是因为此时在恨我?”男子突然露出如孩童一般讨好的表情,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他的话中意思不难明白,似乎我是跟了其他人之后与这个旧相识断了关系,好像也是因为某些事情我们之间产生了隔阂。

  但此时我因为失忆,点头或者摇头都不是我的真实想法,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他。看他的样子并不平凡,难道我也不同寻常吗?

  就在此时我听到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靠近。魔教少主一惊,马上想拉我逃跑,可是因为猛烈的运动,他的后背伤口似乎被扯开了,痛得他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我知道,我们两个人一起怕是走不了,而且这里有很多事情我无法理解,我也需要寻找自己的记忆,与他回去并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况且我还有个陌生的“儿子”在这里,实在不能就这样走了。

  我一下子推开他牵我的手,摇摇头表示不愿离开。魔教少主的眼神暗了暗,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点点头,有凝望了我片刻后,“嗖”的一声就消失在树上,我目力所及的地方一下子就看不到他的声影了。

  我也跟着叹了口气,心里想着终于打发一尊佛了。不过有个问题此时很是棘手……

  我怎么下去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