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奈何桥,等你来
一顾流年2019-08-27 01:042,389

  天际“咔”的一道闪电袭来,照亮了整个漆黑的夜幕,也照亮了这漆黑宫殿里面的三个人。

  两大一小。

  秦璇一身凤袍,牵着已满十岁的小外甥,目光低垂看向跪在地上的女人,问:“本宫最后一次问你,为何要害本宫阿姐?”

  “你阿姐?你是说先皇后啊,哈,她挡了我的路,挡了陛下的路,挡了全天下人的路,自然要杀了她!”女人说到这里一笑,道,“再说,如果不是我弄死了秦琴,你又怎么可能会当上继后?甚至未来的皇太后?”

  “孟婉清!”

  “怎么,我难道说的不对?你看,你姐姐一死……你们秦家不就立马把你给送到了宫里来?哈,说什么为了照顾这小太子,不过都是为了你那一腔见不得人的心思!”

  秦璇面色一变,探手直接掐住了对方的脖颈。

  这力道又狠又重,令孟婉清瞬间有一种要窒息的错觉。

  “孟婉清,本宫给你机会坦白从宽,你却在这里混淆视听,呵!你真当本宫和阿姐一样,心肠柔软么?”秦璇一双黑眸深沉,浑身上下散发着浓浓的杀气,骇人无比。

  “咳咳……你……咳咳……你不能……咳咳,杀我!不能!”

  “不能?”

  秦璇冷笑,然后像是想到什么,还真就松开了掐住对方脖颈的手,抚了抚衣袖,缓缓道:“确实,本宫乃是一宫之主,怎么能亲手杀个废妃呢?不过……”

  孟婉清心中一“咯噔”,突然就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来。

  但听秦璇红唇亲启,道:“孟家九族,诛——”

  “啊——秦璇,你不能这样,你——不可能得逞的!陛下,陛下绝对不会允许的!”

  “为什么不会允许?一个害了他结发妻子的废妃一族,诛了便诛了,他还有什么不舍得不成?”

  “不!不可能!秦璇,陛下不可能……”孟婉清的话没说完,就被明黄的圣旨一下砸在了身上,她震惊了下,下意识的就颤抖打开了这圣旨。

  当看到最后一个“诛”的时候,孟婉清浑身一颤,整个人就像是抽干了生气的傀儡一般,瘫软在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陛下,陛下……你好狠的心啊!陛下——”孟婉清说话间,“噗”的一口,吐出血来,整个人摇晃着,似乎下一刻就要这么活生生的咳血而亡。

  秦璇一惊,伸手就去扶。

  “孟婉清?孟婉清!你怎么了?你……”

  “秦琴,不……秦琴,你姐姐是第一个!我,我孟婉清是第二个!而你——秦璇……秦璇,第、第三个!我……我会在奈何桥,哈……哈……等着你来!哈哈哈……哈哈哈……”

  “轰隆”一声惊雷炸响,鲛纱帐中的人影猛地从梦中惊坐而起。

  如今已经从皇后晋升为太皇太后的秦璇冷汗涔涔,脑中却依旧回荡着梦中孟婉清死前的那一句话,来回往复,简直就像是什么不好的征兆一样。

  察觉到主子的动静,守夜的姑姑赶忙起身,快步走了过来。

  秦璇摆摆手,正要说话,却听慈安宫外有惊呼声传来。

  “太皇太后娘娘,太皇太后娘娘?不好了,不好了——”

  “放肆,谁人胆敢在慈安宫喧哗?”守夜姑姑怒喝一声,但是却还是在自家主子的眼神示意下,快步走出去询问情况。

  ~~~

  坤宁宫。

  “太皇太后娘娘,您终于来了!求您一定要救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时隔五年,好不容易怀了个皇子,没想到竟然难产……求求您救救皇后娘娘和小皇子吧——”一众宫女太监跪了一地,磕的头破血流。

  “皇后延续天家血脉,乃是大喜!谁允许尔等这番作态?”秦璇不悦呵斥道,挥手就让人将这些奴才给拖出殿外,然后抬脚便径直往产房走去。

  “娘娘。”身后跟着的大丫鬟下意识的叫了一声。

  秦璇不解,回头看她一眼。

  只是这一看,却只看到了对方低下去的头颅。

  莫不是听错了?

  秦璇心中古怪,却三步并作两步进了产房,这一走进去,就见着一个抱着孩子的接生嬷嬷正一脸喜色。

  “这是……生了?”秦璇惊问,一边说着就一边上前,想要看看自己的曾孙。

  这么乍然惊喜之下,秦璇完全就没有发现产房中的不对劲,更没有意识到,应该跟着自己进产房的贴身姑姑,并没有进来。

  “回禀太皇太后娘娘,是位小皇子。”接生嬷嬷说话间,还将怀里的襁褓往秦璇面前递了递。

  秦璇见此,立马欢喜的就用双手去接。

  然而。

  襁褓才将将接住,秦璇就觉得腹部一痛,下意识的一低头,便见着原来是有尖锐的利剑借着襁褓的掩饰,插入她的腹部。

  “你……们……”

  “太皇太后,皇后娘娘喜得贵子,您心中欢喜,却没想到大喜过望,竟然薨了!”

  秦璇看着面前睁眼说瞎话的老嬷嬷,想要说话,这才发现,自己五脏六腑竟然齐齐抽疼,连带着七窍出血,都没来得及问句为什么,就“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彻底的陷入了黑暗,只是耳中却一下又一下的传来絮絮叨叨的话。

  “皇后娘娘喜得贵子,太皇太后,心中欢喜,没想到大喜过望,薨!”

  “皇后娘娘喜得贵子,太皇太后,心中欢喜,没想到大喜过望,薨!”

  “皇后娘娘喜得贵子,太皇太后,心中欢喜,没想到大喜过望,薨!”

  ……

  一遍又一遍的话,秦璇一开始还觉得指鹿为马莫过于此,愤怒不甘,甚至一次又一次的想着要去报仇,可是每每这样变会被一阵金光挡住,而后是恼人的念经声。

  日子久了,秦璇再听这关于自己这么死的话,就觉得有点烦了,因为恼的耳朵一刻不得安宁。只是她却怎么也没想到,当她这听成了习惯后,那因为停留太久,久到快要涣散的灵魂,竟然顺带着将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念叨的话,当做了事实。

  以至于,每每这时候,她总是忍不住想到,自己才过不惑之年,就这么薨了,实在是早了点……

  明明自己平日里身体那么好,她好像还记得自己死的前一天还去打了一只老虎,准备给即将诞生的小曾孙做个货真价实的虎头鞋,如何能想到,转眼就要被老天勾了命去?

  想到这里,秦璇忍不住露出几分遗憾,但是也仅仅只是遗憾罢了。

  似乎是察觉到她彻底的放下,一股力道倏地拉着自己的神魂飞出了金光罩,渐渐飞远,等待着彻底消散在天地间。

  不想,下一秒,却突然被什么东西一拉!

继续阅读:002、借尸还魂到异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穿今之超级影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