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丧事
浟湙初尘2019-03-27 10:533,133

  福临苑,大厅

  一位身着紫青色长衫,头鬓斑白,拄着龙头拐杖的老人赫然坐在大厅的正中央,面色温和又带着一丝焦急。

  她就是楚府的老太夫人,楚家少爷楚鈞的太奶奶。

  “湘儿那丫头怎么去了那久还没回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老太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朝门口不停地望去。

  “湘姐姐应该快回来了,虽然刚立了春,但是乍暖还寒,露水又多,难免走路慢些,老太夫人再等等!”坐在一旁的三夫人苏婉儿恭敬地回复着,说罢,便用蚕丝手绢捂起嘴轻轻地咳嗽起来。

  “婉儿丫头,咳嗽还没好么?有没有让大夫过来瞧瞧?”老太太关切地问。

  苏婉儿笑了笑说,“不碍事的,都是老毛病了,一到换季的时候就会这样!慕大夫昨天来过了,开了方子,服了药,感觉好多了!”

  “嗯!慕大夫医术精湛,有他照料,我也放心……你呀……身子骨太弱了,赶明儿病好了,让大夫多开些温补的方子,多补补才好!”

  老太夫人嘱咐着,眼睛一直盯着门口,可依旧不见人影。

  “怎么还没来?”老太夫人嘟囔着,开始有点不满意了,虽说这个重孙媳是自己亲自挑选的,但进门第一天就这么没规矩,始终是有些生气。

  “或许新夫人嫌冷,还在被窝里捂着呢!湘姐姐估计得花好大的劲才能把新夫人喊起来吧!”

  说了,一阵轻狂的笑声在大厅中荡漾起来。

  说这话的人,正是楚鈞新纳的小妾,原名赵紫嫣,是禹州城内烟雨楼的当红头牌!

  老太夫人当时给楚鈞定这门亲时,楚鈞非要娶这个女人,没有办法,老太夫人只好顺从自己重孙子的意思,但是嫌弃赵紫嫣的出身,帮其改了名叫赵语柔,并只能作为一个妾。

  即便如此,赵语柔也十分得意了,楚家的门不是谁都能进的,说不定哪天自己就成夫人了呢。

  赵语柔这厢边说边笑扭捏着,仔细看她,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她本就柔弱娇俏,今日更是打扮的光彩照人,光是手镯便带了三四样,更不用说珠钗,项链,仿佛她才是那个新夫人。

  老太夫人鄙夷地瞧了一眼赵语柔,听她说话,更是生气!老太夫人冷哼一声,把头扭过去,不去搭理,脸色很是难看。

  苏婉儿不说话,低下头,仔细打量起自己绣鞋的样式,气氛一时间很是尴尬。

  这会坐在一旁的四夫人瞧了瞧,抿了抿嘴,笑道:“语柔妹妹,真爱说笑了!我听说刚进门的新夫人,温婉端庄,知书达理,也是个不可多得的佳人!不会这样不懂规矩,也许真是遇上什么事耽搁了!”

  四夫人静姝,原本也是个可怜人,逃难病倒在楚府门口,被老太夫人收留,后来得知一家人都遇难后,便把她留下做丫鬟。

  静姝善解人意,知冷暖,特别讨老太夫人欢心,而静姝自从看到楚少爷后,便一心系他身上。但与赵语柔不同的是,虽然身份卑微,但身家清白,又得老太太欢心,偶然的一次宠幸,让她从丫鬟成了四夫人。

  听到静姝说这话,老太夫人紧皱的眉头稍微缓了缓。赵语柔不甘示弱,还想反驳,此时柳凝湘领着采芹跨进了大门。

  柳凝湘失魂落魄地跪着走向老太夫人,哭得更是梨花带雨。

  “老太夫人,都是我不好啊…… 梦璃妹妹才会这么想不开啊………”

  看到柳凝湘如此悲痛的神情和动作,大家赶紧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老太夫人扶起正在抽泣的柳凝湘,焦急地问:“湘儿丫头!你这是做什么!璃儿怎么了?”

  柳凝湘拭了眼泪,道:“老太夫人,我若说了,您千万要挺住啊……梦璃妹妹上吊自尽了……”

  柳凝湘试探性地看了老太夫人一眼,又转而悲恸地大哭起来。

  “什么!”老太太震惊地猛站起身,脑袋一阵眩晕,两眼发黑,差点昏死过去。

  三夫人,四夫人,赵语柔,大大小小的丫鬟见此状赶紧围了过去,扶着老太太给老太太顺气,说些安抚的话。

  老太太回过神,幽幽地啜泣起来:“我苦命的鈞儿啊……难道天要亡我们楚家嘛……这让我在九泉之下如何向老太爷交待啊……”

  老太太捶胸顿足,哭声更是响彻大厅。

  在场的人,也无一不纷纷落下泪来,不论真哭还是假哭,总要在老太太前面做做样子的。

  要说真心,恐怕也只有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两眼发肿的小丫头采芹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璃儿为何会想不开自尽的?”老太太褶皱的脸上布满了泪痕,她双眸中闪过一道精光,更是愤愤地质问道。

  柳凝湘心中一颤,赶紧将早上遇到采芹的事和老太太说了一遍。

  “采芹在哪?”

  “回老太夫人,奴婢在!”采芹赶紧答应着,而浑身却是颤抖不止。

  此时,各位夫人小妾都各自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各怀心思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采芹。

  “你说!璃儿究竟怎么回事!为何会自尽?把你知道都说出来!”老太太愤怒地敲着拐杖,大厅里鸦雀无声,个个屏住呼吸。

  “回老太夫人的话,昨夜举行完仪式后,我家小姐便在房中等少爷了!后来听说,少爷有事不来了,小姐便吩咐我们都下去歇息了……今天早上,我像往日一样伺候我家小姐梳洗,结果一进门……就发现小姐悬在了房梁上……自尽了……”采芹想起小姐那苍白的模样,不由地又哭了起来,连哭声都带上几分嘶哑。

  “到底是小家碧玉的女子啊!新婚之夜独守空房,难免心里上承受不住,做出这样的傻事来,哎!”赵语柔幽幽地嘲讽着,漫不经心地扶了扶头上的金簪。

  “语柔妹妹还是少说几句吧!”静姝一旁瞪了她一眼,赶忙补了一句。

  “独守空房的多了去!就她夏梦璃寻死觅活的,还不让说了!”赵语柔说罢,便把头扭向其他地方,不看众人。

  “够了!都少说几句吧!人都不在了!大喜的日子出了这样的事情,这事传了出去,对楚府,对楚爷都不好!”柳凝湘立马收起她悲痛的表情,严厉地训斥着众人,俨然一副主母的姿态。

  众人一惊,立马闭了嘴,默默低下了头,不想引火烧身。

  采芹心中一颤,她环顾了四周,从众人脸上一一掠过,看到的只是冷漠和不屑。

  一个大活人好好地就这样没了,竟然没有一个人觉得震惊与惋惜。

  窗户房梁还挂着大红的喜字和彩绸,如今看上去确是那么的刺眼!

  采芹心如刀绞,以为小姐脱离了夏家,嫁到楚家会有个好的生活,没想到却硬生生把小姐逼死了。

  想到此,采芹擦干了泪水,对着老太太猛磕了三个头,道:“老太夫人,我家小姐绝对不是这般懦弱之人!昨夜还安抚我们下去休息!今日突然自尽,肯定发生了什么,还请老太夫人查清楚啊!”

  “查!肯定要查!谁要亡我们楚家,我一个也不放过!”

  老太太生气地跺着脚,额头更是青筋暴起,她粗喘着大气,突然一口气没提上来,两眼一翻,猝不及防地便晕了过去。

  老太太毫无征兆地晕倒,众人更是震惊地措手不及,柳凝湘赶忙唤人赶紧去请大夫,又命人将老太太扶进了房间。大伙儿一路跟着老太太,深怕有什么闪失。

  采芹吓了一跳,松软地瘫坐在地上,柳凝湘看了眼采芹,脸上划过一抹鄙夷,叮嘱道:“你先回去!你家小姐的事暂时不要对外人说!等少爷回来了,我们再商量怎么办,眼下老太太身体最要紧,你没事也不要来这边,免得老太太看到你伤心,明白吗?”

  采芹无奈地点点头,柳凝湘甩了衣袖便一道去了老太太的房中。

  采芹失魂落魄的回到吟霜苑,院前还挂着大红的灯笼,看到大红的灯笼,采芹恨不得拽下来踩两脚,可怜那命苦的小姐……

  好好的人没了,连后事都办不了!

  在楚府,人命都还没有楚府的面子重要,那几个夫人没一个省油的,倘若小姐还活着,估计还不知怎么被欺负!像现在这样去了,是不是对小姐才是最好的?

  采芹这样想着,不禁冷笑了几声。她推开厢门,小姐仍旧安静地躺在床上,身上还穿着喜服,如果不看脖子上的勒痕,还以为她仅仅是睡着了。

  采芹来到夏梦璃的身边,拉着她毫无温度的手,倚着床沿,默默流着泪……

  ……

  最后夏梦璃的丧事,由二夫人操持,一来为了维护楚府的面子,二来也为了不勾起老太太悲伤的情绪,选择秘密发丧,发丧时间定在三日后。

继续阅读:第3章 苏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落跑女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