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诈尸
浟湙初尘2019-03-27 15:023,670

  “那盆里面有鬼!脸好白啊!好吓人!”夏梦璃哆嗦着,眼睛都不敢睁开,见到采芹犹如见到救命稻草一般,死命地抱住了她。

  采芹一阵错愕,然而她这次的感受却是真真切切的!

  是热的!是热的!小姐没死!小姐活过来了!

  采芹激动地握起夏梦璃的手,一边笑着一边流着眼泪道:“小姐,你没死啊……你真的没死啊……你还活着,太好了!”

  夏梦璃被采芹说得一脸懵圈,“我应该死了吧……不然怎么会看到鬼呢……”

  夏梦璃颤抖地往后指了指木盆,却不敢回头再看一眼。

  采芹眨了眨眼睛,低眉凝思片刻后,忽然噗嗤一笑着道:“小姐,那个是你自己的影子啊……”

  “我自己?!我就是那个鬼……”夏梦璃惊呼一声,显然不相信采芹的说辞,她根本不是长这样的!

  “小姐!小姐!你没死!你真的没死!你的手是热!你还有影子,你还会吃东西……呜呜呜呜……”

  采芹鼻子一酸又滴滴答答流下了眼泪,但这次的眼泪是因为太高兴流的。

  夏梦璃狠狠掐了下自己,胳膊处立马传来一阵强烈的酸痛之感!她这才相信自己原来还真活着!可是为什么自己变成了这幅鬼样子?

  “这是什么地方?”夏梦璃幽幽回过神,她松开采芹,环顾起周围来。

  “这是楚府……”

  “楚府是个什么地方?”夏梦璃仔细搜索着自己去过的为数不多的地方,可仍然想不起任何头绪。

  “楚府可是禹州城内的第一首富的宅子,财力在整个北冥国也是屈指可数的……”采芹小心翼翼地跟在夏梦璃的身后,耐着性子和她解释着。

  北冥国?没听过呀……历史上有这个国家吗?夏梦璃地毯式搜索着自己的记忆,然而却没有半点线索。

  采芹看到夏梦璃眉头紧皱,她心中一紧,小心翼翼试探问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你不会什么都不记得了吧……您还记得自己的名字么?”

  “名字啊……名字怎么可能不记得呢……我叫夏孟霖,我爸姓夏,我妈姓孟,我爸特别喜欢柳永的《雨霖霖》所以取了个霖字……很好记吧……”

  夏梦璃笑颜如花,嘴角更是扬起一抹得意。她转过身,取笑般地又弹了下采芹的额头。

  采芹揉了揉酸疼的额头,更是焦急地反驳道:“不对!不对!小姐你果然什么都不记得了!你是姓夏,但是是叫夏梦璃!不是夏孟霖!一枕黄粱梦,残雪映青璃,这是老爷帮您起名的由来啊!”

  “孟霖……?梦璃……?”夏梦璃狐疑地盯着采芹看了许久,突然脑袋嗡了一下,惊诧地大喊起来,“哎哟我去!我不会穿越了吧?!”

  夏梦璃还未回过神,只见门突然传来一阵粗犷洪亮的询问声。

  “什么声音啊?采芹姑娘……你没事吧……”几个五大三粗的脚夫刚刚听见灵堂有异响,赶忙奔了过来。

  那几个脚夫刚要踏门而入,恰逢此时夏梦璃缓缓转过身,苍白面容下那双阴冷的双眸正直勾勾地瞪着他们一行人。

  几个大汉瞳孔皱缩,双腿吓得直打哆嗦,其中一个还当场尿了裤子。

  忽然,一个大汉连滚带爬地爬出了门口,横冲直撞犹如一个无头苍蝇,他在苑中疯狂地奔跑着,更是撕扯着嗓门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诈尸了!诈尸啦!死人活了!死人活了!”

  那一声高喊仿佛刺激了所有人那脆弱的神经,在看到一人跑出去后,所有人紧跟着疯狂地四处逃窜,仿佛多待一秒,就多一分危险。

  夏梦璃眨了眨眼睛,很是狐疑道:“他们是谁啊?看到我就和见了鬼似的……”

  这话说着,竟然忘了她刚刚不也被自己吓到了么。

  “他们是楚府请来抬棺的脚夫……是要把小姐您抬到下葬地方的……现在小姐您突然活过来了……他们肯定吓傻了……恐怕一会楚府里就会都知道了……”采芹担心地说着,眉宇间燃起一丝不安

  “我活过来,他们难道不高兴么?”

  “这……”采芹双眉凝蹙,欲言又止。

  看到采芹这般为难的样子,而此处的灵堂又如此简陋,可想而知她口中的“小姐”处境有多么糟糕了!

  可如今她既然穿越而来,总得弄清楚个东南西北,来龙去脉的!也不至于受制于人!

  夏梦璃抿了抿干涸的唇瓣,又朝采芹挤出一丝安抚笑意,佯装无辜道:“我好像记不得以前的事了……你可以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都告诉我吗?”

  采芹微微一愣,想着怕是她家小姐刚活过来,脑袋还不是特别清醒,她便没有多去怀疑,而是原原本本的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

  三日前

  老太夫人房中,大夫一旁正给老太太把着脉。

  突然门吱呀一声推开,走进来一年纪约二十上下,风度翩翩的男子,男子眉头紧锁,浑身更是充满着一股不怒自威的霸气,他就是楚家的大少爷楚鈞。

  “老太夫人情况如何?”楚鈞着急地问。

  大夫赶紧起身,回道:“楚少爷,请放心,老太夫人身体无恙,只是受到了惊吓,我开些安神的方子,等老太夫人醒了,服下即可!”

  听到大夫的话,大家不约地都松了口气,楚鈞也舒展了眉头。

  大夫开了方子,交给了楚鈞,楚鈞让自己的贴身侍从林峰随大夫去抓药,顺便给了大夫赏钱。

  楚鈞看了眼正在熟睡的老太夫人,眼角还挂着泪痕,他冷哼一声,凌厉的眼神示意所有人到隔壁的内室问话。

  楚鈞坐在主座上,一言不发,冷冷地看着下面的女人,他的妻妾们。

  所有人都站着,大气不敢出。她们把头埋得很低,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惹恼了他。

  楚鈞的脾性她们都是知道的,平日里非常的温和,只要是不过分的事情,楚鈞基本不过问,但只要事关老太夫人,楚鈞立马就会变成一个冷酷凶残的人,解决事情绝不手软,这也是为何这群女人看到老太夫人晕过去如此紧张的原因。

  楚鈞一向非常孝顺自己的太奶奶,而老太夫人也是这世上楚鈞唯一的亲人,丧失亲人的痛,楚鈞不想再尝第二次。

  转眼间过了许久,楚鈞冷冷地开口道:“今天究竟发生何事?老太夫人身体一直好好的,今日怎么会晕过去?”

  众人相互看了看,竟没一个人答话。

  楚鈞鹰隼般的眸子极不耐烦地从她们几个人脸上扫过,倏然,砰得一声巨响,楚鈞愤怒地拍断身侧的桌子,道:“怎么都不说话!你们四个连老太夫人都伺候不好,要你们何用?你们是不是觉得楚府的生活过得太惬意了?而我也不会拿你们怎么样?”

  楚鈞怒不可遏,厉吼声更是震耳欲聋,几个女人都吓得花容失色,纷纷跪了下来,战战兢兢,他们从未看到楚鈞如此这般生气和恐怖。

  思前想后,还是柳凝湘先开了口,“楚爷,您先消消气……老太夫人晕倒,是我们都意料不到的事情……而原因,别说老太夫人了,连我们几个也承受不了的!”

  柳凝湘安抚着楚鈞的暴戾,又试探性地看了他一眼,瞧见他稍稍缓和,才慢慢竟今日之事说了出来。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老太夫人听说刚进门的五夫人夏梦璃自尽的消息,一时承受不了,才晕了过去……”柳凝湘顿了顿,双眸微闪,又继续说道:“早知道昨日得知爷有要事不能去梦璃妹妹房中,如果我能去安抚下梦璃妹妹的话,她也许就不会这么想不开,老太夫人也不会晕过去了……都是我不好……还请爷责罚!”

  柳凝湘轻轻地啜泣着,又用绢帕拭了拭眼角的泪水,柔弱之态,更人心生怜惜。

  不知是受柳凝湘的情绪唆使,亦或是被楚鈞恐怖的气息威慑。一时间,所有人竟然都嘤嘤啜泣,哭成了泪人。

  楚鈞听了事情原委后,一言不发,蹙眉凝思。

  正在此时,赵语柔抿了抿红唇,开口说道:“爷!这件事情不能怪二夫人!要我说,都是那个夏梦璃的错,能嫁进楚府还有什么不满意,大喜的日子自己想不开!死就死了!还拖累了老太夫人!”

  听到赵语柔的话,大家的哭声渐渐停了下来。

  虽然平时都看不起赵语柔,也嫉妒她得到楚鈞的宠爱,但是这些话都是他们心中所想,而不敢说的,现在有人说了出来,心里反而舒服许多,看着赵语柔也没那么讨厌了。

  楚鈞回过神,双眸中充满着惊诧,“这么说,这个夏梦璃………死了?”

  众人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楚鈞眉头莫名舒展,冷笑道:“死了也好!反正这门亲定得就荒唐!老太夫人非说娶了这个女人能保楚家百年基业!现在自己死了,我倒要看看楚家今后会如何!”

  “老太夫人一心想着振兴楚家,听信了术士的谗言,奴家从未听说过家族的兴旺能靠一个女子来维系的!要维系也是靠爷啊,想必老太夫人也是清楚的,至于这么做,估计也就是想图个心安吧!”一旁沉默四夫人静姝突然开口打了个圆场。

  果然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子!楚鈞双眸中露出一抹赞赏,他朝静姝点点头,面色明显缓和了许多。

  “静姝说得没错!家族兴旺怎会靠一个女子来维系!为了让老太夫人安心!有她这个特殊存在也未尝不可,不过现在人都死了,也省了不少麻烦!”

  静姝听到楚鈞肯定了自己,心中喜悦,而赵语柔恶狠狠地瞪着静姝,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下去。

  “好了!大家都起来吧!我知道这件事情不是你们的错!既然此事已经过去,大家都回去歇着吧!我也要去看看老太夫人了!”

  楚鈞冷声令下,心情忽然好了起来,他起了身,便朝着老太太的屋子走去。

  楚鈞没有责罚一人,顿时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各家的丫头扶着自己的主子站了起来,以为此事到此为止。

  谁料,柳凝湘小心翼翼地喊住了楚鈞,一副当家主母样子,柔声地询问道:“爷,那梦璃妹妹的后事该怎么办?这人死了……得早些入土为安得好!”

继续阅读:第5章 楚府的女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落跑女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