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三条预言
浟湙初尘2019-03-31 23:092,280

  京州,皇宫,帝君书房。

  一位身着金色龙袍的中年男子,侧目坐在紫檀龙椅之上,虽然两鬓已有几缕银丝,但不影响他浑身散发出的君王之气,他就是北冥国当朝的帝君,贤帝李琮。

  “都是一帮蠢材!只找到这么些人!孤要你们何用!”贤帝愤怒地将案桌上的东西全部砸向了跪在地上一帮侍卫和太监身上,其中领头的是一个身着青色衣衫,头戴黑色纱帽,手执拂尘,头发花白的老太监高翼德。

  高翼德小心地说道:“帝君恕罪,我们寻访了北冥国上下,能找到的能人异士确实及不上易千机万分!那易千机也确实是世外高人,也不是这些人可比的!”

  贤帝眯了眯双眸,大掌一挥,便道:“其他人先退下,翼德留下!”

  “是!”侍卫,太监们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快速地退了出去。

  屋内仅剩下了贤帝和高翼德二人。

  “翼德先起来吧……”

  贤帝轻叹口气又说道:“你说的!孤也明白,那易千机当真是个神人,可惜不愿为孤所用!无奈他知晓太多!孤只能把他杀了!但他死前曾在白绢之上留下三条事关孤的帝运预言,藏于水晶匣子中,那匣子布满的机关,非人力所能打开,用蛮力只怕最后匣子和预言都会毁掉………得不偿失啊!”

  高翼德不吱声,站在一旁恭敬地听着贤帝说话。

  贤帝从龙椅上站了起来,来到高翼德身边,脸上的表情深不可测。

  贤帝摸着自己的玉扳指,眼睛直直盯着高翼德,突然问道:“翼德,你也是宫里的老人了!服侍过先帝!孤问你,你觉得先帝与孤相比,哪个更适合座这个江山?”

  高翼德被问得呆了许久,而后不卑不亢地说道:“奴才觉得……先帝实行仁政,处处宽容,百姓虽安居乐业,但也纵容一帮投机取巧,尸位素餐的朝堂蛀虫!内外勾结,掏空国力,长此以往北冥国定当内忧外患,百姓也定当置于水火之中!而贤帝,实行廉政,以法律为界,奖罚分明,致使每个当朝的官员能尽其忠,守其职,一刻也不敢懈怠!国力日渐强盛,连野心勃勃的西甲国多年来也不敢来进犯,不得不说是贤帝实行廉政以来的结果!”

  贤帝听后,龙颜大悦。

  “哈哈哈……知孤者,莫若翼德也啊!孤也是这么想的!想当年兄长沉溺女色,不问朝堂,国家是内忧外患啊……孤取而代之乃是顺应天命!若不是天命如此,怎会让兄长视为心腹的你,也来助孤登上帝位呢!”

  高翼德扶了扶身,低着头,不再说话。

  “前些日子,留在宫中的异士终于打开了第一个水晶匣!”贤帝突然说道,接着又叹了口气,脸上露出深深的无奈。

  高翼德听此,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但只是一瞬间,这种表情又被平日冷静的表情所取代。

  “打开了第一个匣子就足足用了十七年啊……十七年啊!人生有多少个十七年!”

  贤帝感慨着,一旁的高翼德连忙回应道:“贤帝定当千秋万世,万寿无疆!”

  贤帝苦笑着说:“千秋万世啊?!呵呵!你可知,第一道水晶匣子里写的是什么?”

  贤帝看着高翼德那疑惑的神情,摇着头道:“第一条预言写着,孤在位不会超过二十年!”

  高翼德震惊地跪了下来,低头不语。

  “很意外是吗?孤也很意外!如果这条预言是真的,那孤在位最多只有三年了?!孤倒真的想千秋万世啊!所以这些日子,我才让你加派人手赶紧再找些奇人异士,将剩下的两个水晶匣打开!我猜剩下的预言中肯定会有谋逆夺位之人的消息,我倒要看看谁和我争这个帝位!”

  贤帝说着,眼神中露出一抹精光,身上散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气。

  “贤帝不必过于担忧,既然第一个匣子已经打开了,相比接下来的两个会很快就被打开的!我们只要在这段时间内找出这个人,并杀之,便可!”

  贤帝收起了眼底的阴鸷,幽幽地说:“这可不容易啊,孤听闻,这第二个和第三个匣子非常不一般,与第一个匣子完全不一样!第一个匣子不过是带有五个转环,每个转环上有一百多个字符,只需破解出相应顺序就能打开匣子,并无危险!可第二个匣子不光带有两个转环,表面还笼罩着一层白光,尤其在黑夜,那白光更甚!每转动一次,若非破解,便有毒针从匣子射出,毒性猛烈,开启之人当场毙命!如今宫中也仅剩几位异士了……还有那第三道匣子,通体黑色,没有转环也没有任何开启之处,只是用手触摸能感觉些纹路!在顶部有个比针还细的小孔,确实蹊跷啊……仔细琢磨了十几年,仍然毫无头绪!这个易千机……当真是神人啊!”

  高翼德听后,也相当惊叹,继而又道:“这个易千机虽然不简单,只可惜不识时务……贤帝放心,我们这次虽只找到数位能人异士,但个个都不是泛泛之辈!他们身怀绝技,相信定能为贤帝分忧的!”

  贤帝满意的点点头,示意要高翼德加快破解的速度。此时有个小太监进来通传,说二皇子来了。

  于是贤帝打发了高翼德,宣了二皇子李瑾城觐见。

  高翼德出去时,与李瑾城插肩而过,高翼德恭敬地行了个礼便走了出去。

  李瑾城狐疑地看了看高翼德背影,转身来到书房中。

  “参见父王!不知父王叫儿臣来所为何事?” 李瑾城一边行礼,一边问道。

  李瑾城,气宇轩昂,仪表不凡,十八左右的年纪,却有着不符合年龄独有的气质,从容,冷酷和野心。

  看着自己能独挡一面的儿子,贤帝心中忍不住的喜悦,在这几个儿子中,他最喜欢的就是李瑾城。

  老大李瑾琰是兄长的儿子,当年不过是个三岁的婴儿,为了堵住幽幽之口,便没有痛下杀手,一直圈在宫中养着!

  他体弱多病,能文不能武。如今到了弱冠之年,便随便封了个安乐王迁于北郊的王府中,日日有人监视,也算安分。

  其余的儿子资质平平,有些沉溺于山水,有些沉溺于诗词,无意于朝政。

  只有这个儿子是自己左膀右臂,能给自己分担事务。

  “北郊王府,最近如何?”贤帝看了一眼李瑾城,忽然开口问了一句。

继续阅读:第18章 幻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落跑女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