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气到胸痛
长安微暖2019-09-24 10:242,114

  云长安痛到唇色发白,情急之下反手就摁上了他虎口穴位。

  “大胆!”慕长情另一手飞快伸来,捉住她纤细的手指,朝她手背上用力拍了一下。

  啪……

  她白白的手背上顿时一片红。

  慕长情这只臭乌鸦!云长安气得半死,却又无法发作。

  “脸丑,手还好看,身上还香,眼睛还敢瞪本王。”慕长情握紧她的手指,冷冷地说道。

  云长安的心跳顿时快如密鼓,飞快地垂下眸子,福身行礼。

  “王爷恕罪。”

  “晚了。”慕长情把她的手一掀,阔步往前走。

  什么意思?他到底什么意思?成天整得一身黑漆漆的,说话看人,都像只修炼一万年的老狐狸!

  云长安越看他,越觉得有些古怪。

  他的背影,和那天在屋顶上见的实在有些像。但是他从来不穿白衣呀……对了,那日她切开白衣人的腰带时,仿佛见到那人小腹上肚脐边有一块红斑。

  那是胎记?

  什么时候能看看他的肚脐就好了。

  她歪了歪嘴角,继续半蹲着。他没叫她起身,她就只能这样蹲着不动。

  “喂……”

  乌雅气汹汹地过来了,不过没理她,一溜疾奔冲向慕长情,拽着他的袖子又哭又求。

  “长情哥哥,我给你银子还不行吗?我陪嫁多……”

  云长安慢慢站直了,抱着双臂看那二人的背影。黑红配,就这么看,还是挺般配的。慕长情爱财,乌雅有财,正好天生一对呀。

  好了,现在回去吃羊肉!她拍拍手,笑吟吟地转身,刚才三步,顿时脸色大变。

  管家正带人把冬至煮好的羊肉抓饭往外搬,一大锅啊!

  “管家!”云长安愤怒至极,大步过去讨要羊肉饭,“你给本夫人放下。”

  “夫人?你只不过是……”管家斜着眼睛看她,轻蔑地说道:“你知我知,别在我面前装。”

  “装你个大头鬼。”云长安抓起一把饭,塞进了管家正张大的嘴里。

  骂她可以,抢她的羊肉饭绝对不行!

  趁管家呛得半死之际,她夺过饭就往院子里走。

  脚下如同生风,连踢十数枚石子,摔得追过来的仆人灰头土脸。

  慕长情在竹林里看着她的背影,眸子慢慢眯紧。

  “爷,她到底是谁呀?”黑衣人靠近来,惊讶地问道:“这步法……真是诡谲。”

  “她是谁,我怎么知道。”慕长情的眼神放松了,淡淡地说了一句。

  “爷,真的会是皇上派来的奸细吗?”黑衣人又问道。

  “和玮,你是怎么办事的?”慕长情扭头看他,不紧不慢地问他。

  黑衣人立刻弯腰行礼,语气惭愧,“爷恕罪,我马上就去查。”

  “哪那么多罪……去把羊肉饭给本王端来。她敢再拦,你就把她给本王捆起来。”慕长情转身,背着身慢慢吞吞地往前走。

  和玮领命,匆匆去端饭。

  不一会儿,废院方向传来云长安愤怒的咆哮声,“闲王殿下怎么抠门至极,一锅饭也要抢走!”

  慕长情歪了歪脑袋,长指扣着面具,慢慢取了下来。

  眉眼间含山隐水,如墨绘出,鼻挺唇薄,俊颜无双。他生母珍贵妃当初就是百万人里挑一的美人,往人群中一站,能让百芳失色,日月无光,鱼沉雁落。瑞帝正是念着当初的美好,才承诺珍贵妃,永远不伤他性命。

  这,就是慕长情能活到今天的唯一原因。

  他把面具丢开,继续慢吞吞地往前走。

  前方是小停,桌上有酒壶,这是他最爱呆的地方。看看湖水,天色,独享无比安宁。

  和玮把抢来的羊肉抓饭放到他面前,担忧地说道:“十二夫人看上去非常愤怒,就像头……狮子。”

  “哦……和玮,狮子肉,好吃吗?”他挽起袖子,长指轻捏起一团饭,慢悠悠地问道。

  “不知道……狮子……肉应该好吃吧。王爷,在下现在就去猎一头狮子回来给王爷尝鲜。”和玮抱拳弯腰,低声说道。

  “吃货,干正事去。”慕长情抬眸看他,乌沉沉的双瞳里融星沉海,透着威严。

  和玮和他对视一眼,立刻又低下了头,抱着拳往后退。

  慕长情唇角扬了扬,长指捏着饭往嘴里送。羊肉炖得正好,饭也煮得香,加了各种作料,滑入喉中,简直是天下至美的味道!

  云长安躲在假山后,恨得牙根发痒。

  她精心烹制了一上午的饭,就这样被这个抠门乌鸦给夺走了!他怎么好意思,他是一个大男人呀!

  他、他、他……他赶紧克死他自己!

  云长安气到胸疼,热血在脑门里来回冲撞,拳头握紧又松开,松开再握紧,真想冲出去冲着他的脸来上几拳。

  不过,这张脸真好看!

  她嘴角往下弯了弯,垂头丧气地往回走。

  天涯亡命,能活着就是万幸,她哪有资格去和慕长情争这一锅饭。慕长情再倒霉,他也是慕家皇子,再被人钳制看轻,也有能力夺她的羊肉饭。她呢?她只能顶着一张丑脸,可怜巴巴地躲在一边看着。

  天道如此不公,她又能奈天何?

  “你等着,我总有一天撕了你。”她一口气冲回小院,用力摔上门,指着蓝幽幽的天空咬牙切齿地小声骂,“拔光你的黑毛……”

  “拔谁的毛啊?”冬至苦着脸问她。

  “抠门鬼,倒霉鬼。我要画一道符!”她快步回到屋里,磨墨写字。

  冬至和春分互相看了一眼,凑过去看。只见她在纸上写道:信女诚心祈愿闲王心愿早日达成,被他老婆克死。

  “夫人,您疯了?”冬至吓得半死,赶紧过来夺笔。

  云长安挡开她的手,用火折子点着纸,看着火苗儿冷笑,“夺我饭者,不可饶。”

  这是冬至和春分头一回见云长安生气,扭曲狰狞的丑脸实在让人不敢多看一眼。

继续阅读:第17章 谁看谁倒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鸣长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