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火辣辣的不冷了
长安微暖2019-09-24 10:242,186

  云长安身上每一根细微的弦都绷了,慕长情的性子乖戾得很,说不定真会发疯把她掐死。而这里地形复杂,她还真没把握能顺利逃生。

  胖喜有没有跟过来?

  头顶有黑鹰在盘旋,会不会啄伤胖喜。

  忐忑间,人已经到了花团锦簇的宴席前。

  弦筝在右侧最后一个座位上,身后是一株长得正芬芳的蔷薇花树。

  慕长情径直上了高台。乌琅正在上弹琵琶。不管是多刁蛮的郡主,女红歌舞都觉得有模有样,不耽误她在众美中表现出挑。

  管家一眼看到了云长安,立刻过来赶她。

  “你来干什么,快回去。”

  “本郡主请她来的,赐座。”乌琅指尖停住,阻止住了管家。

  管家楞了楞,招呼人抬了张椅子摆到最后面。

  云长安仔细打量四周,前面坐的都是官家贵人,衣袍锦绣,描金镶玉。她又看慕长情,戴上了面具的他,是不是正在面具后面露出令人可恨的冷笑?吃了她一锅羊肉饭,霉功发动起来,肯定威力更足了吧。

  她双手在膝上交叠,低眉垂眸,喃喃自语:克别人克别人……

  “长情哥哥,可好听。”乌琅又弹了一曲,扭头冲着慕长情娇笑。

  肉不肉麻?长情哥哥……她撇嘴。这天下,可能只有乌琅才会把这只倒霉黑乌鸦看成神仙了吧?挺配,真般配,两只乌鸦。

  此时有风拂来,乌琅起身,一身红裙飘飘,艳光四射。

  只看脸,乌琅确实能稳坐美女这个名号,就是性子太臭,心太黑。

  “长情哥哥,好冷呢……我的手都冻僵了。”乌琅纤腰摆摆,靠近了慕长情,径自坐到了他椅子的脚踏上,双手搭上他的膝头,仰着美貌的脸,娇嗔地看他。

  只是撩得一手好男人!这种姿势,云长安哭也哭不出来!这才叫真女人吧,男人就爱这种吧?

  慕长情抬起手了,是要摸她的脸了、要抱她了、要当众上演情深意绵绵了?

  臭不要脸!

  正当云长安在心里不停腹诽的时候,慕长情手起手落,往乌琅的手背上拍下去……

  啪……

  很重,很响亮!

  咯噔……

  有人的酒杯惊掉了,砸在盘子里,发出一声脆响。

  大家震惊地看着高台之上,乌琅捂着手背,圆瞪双眸,嘴也张开了。

  “长情哥哥……你为什么打我?”

  慕长情端起玉杯喝酒,慢吞吞地说道:“现在是不是感觉火辣辣的,不冷了吧?要不要本王再帮帮你?”

  噗嗤……

  云长安没能忍住,笑出声了。

  但是没人朝她看,大家还沉浸在慕长情的话里出不来。

  慕长情性子古怪,人人皆知,但是怪成这样,也让人难以想像。谁都猜不到他下一句会说什么,下一件事会做什么,下一个被他克死的人又在哪里……

  云长安还想笑,被冬至一把拧住了胳膊,痛得笑不出来了。

  她飞快地抬眸看,只见慕长情正往她这边看,视线盯着她这边,继续他慵懒的声线,“还有谁觉得冷,想本王帮他的,本王这里金镶玉的板子挺多,随时伺候。”

  这是说给她听的吧,只怕是听到她的笑声了。还有,慕长情的语气虽听上去懒洋洋,但已威严横生。

  云长安瞟他一眼,坐正,继续垂眉敛目。

  “哈哈……”坐在蔷薇花树下的弦筝突然笑开来,端着酒杯起身,朗声说道:“王爷莫生气,我们共进王爷一杯。”

  众人赶紧起身,齐齐弯腰举杯。

  云长安也端了一杯酒,站在最后面,跟着大家一起弯腰。

  “长情哥哥怎么能这样?”乌琅的眼泪终于落下来了,掩着脸,拔腿就跑。

  一步,两步,三步……乌琅突然脚下一滑,从第三阶开始往下扑,噔噔噔噔……一直磕到了最底下,下巴磕破了,满嘴血……

  这可是乌郡王最宝贝的女儿呀!

  众人一阵慌乱,过去扶她。

  慕长情伸了个懒腰,轻叹,“哎,管家,让弦公子在府里多贴几道符,怎么又有人摔伤了。赶紧请大夫给郡主看看。”

  围在乌琅身边的人又悄然退散。

  对啊,这是本月以来继管家后第二个摔惨的人了。慕长情克人,不分男女,不分老幼,不分贵贱,说克就克。

  弦公子深鞠躬,倒退着往花园外走。

  云长安也开溜了。趁霉运未延续到自己身上时,赶紧跑!一向沉稳的冬至比她还急,又拉又拽,拖着她往来时路上走。

  “原来传闻是真的,说克就克。”冬至抹着冷汗,双腿发抖。

  云长安其实没看清,乌琅到底怎么摔了呢?那么平的路都能摔下来,可能是她方才心慌意乱,泪眼模糊,一脚踏空了吧?

  “当然是真的,郡主摔得不轻,隔那么远我都听到她骨头断掉的声音了。阿弥陀佛,肯定是郡主比我们先看到了王爷,真是菩萨保佑。”冬至停下脚步,往四周拜了拜。

  云长安见状,也跟着她往四处拜。她察觉到了,身后有耳目正盯着她,她必须扮出蠢妇的样子才行。

  “十二夫人。”前面的树后突然闪出一人,是弦筝。

  “公子怎么还不走,王爷在克人。”云长安十指紧绞,声音发颤。

  “夫人……”弦筝唇角轻扬,低声问道:“今日看到他的脸了?”

  云长安楞了楞,果然处处有耳目,弦筝刚刚偷听到她的自言自语了。

  “对啊,来的时候看到了。长得还怪俊的。”她微微侧身,垂着脑袋,挤着嗓子说道。

  “好看?”弦筝问。

  “好看。”云长安点头。

  “王爷。”站在后面的冬至突然福身,诚惶诚恐地行礼。

  二人转头看,只见慕长情背着双手,正慢悠悠地走过来。

  “弦筝,你还真闲,这么个丑妇你也有劲来搭讪。走了,本王带你去外面喝几杯好的。”

  “王爷不是让我去贴符?”弦筝微笑着抱拳弯腰。

  “有什么好贴的,短命的人,让他们死便是。”慕长情冷笑,慢步从云长安身边走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鸣长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鸣长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