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半夜他来了
长安微暖2019-09-24 10:242,049

  眨眼功夫,慕长情就到了云长安眼前。

  黑色长鞭卷着疾风,凶猛地掠过云长安的头顶,打掉了她束发的银簪,缠上那个黑脸大汉的脖子……

  在一片惊呼声中,大汉被长鞭甩起来,甩到半空,重重地碰到路边酒楼的青石墙上。

  “谁敢拦路,死!”紧跟在后面的侍卫挽弓射箭,那支箭准准地穿透大汉的发髻,钉入墙中。

  扑通……

  大汉的发髻散开了,像一块硬石头砸在青石板上。动静之大,青石板地都跟着晃了晃。

  “王爷息怒。”

  另几人反应过来,赶紧跪下,冲着已经去远的慕长情磕头。

  弦筝从几人面前策马掠过时,突然扭头看向了云长安。步泠卿拽着云长安已经退到了人群后,见弦筝看过来,二人都低下了头。

  “公子,公子请息怒。”那几个门客连滚带爬地跪到弦筝的马前,连声求饶。

  就在弦筝低头的一瞬间,步泠卿和云长安飞快地退出人群,飞奔进了后面的小巷。弦筝抬头的时候,只来得及看到一角墨绿色的一闪而过。

  “他们是什么人?”弦筝抬起马鞭,指向小巷,“查清楚来报。”

  “是。”几人重重磕头。

  “一年一度的交易即将开始,不得有半点差错。”弦筝收回视线,策马向前。

  几人又重重磕头,直到那行快马已经远去了,这才爬起来,去扶那位被慕长情的马鞭打得半死不活的同伴。

  云长安和步泠卿在路边分手,她仍忿忿不平,“权贵跋扈就算了,连看门狗都如此猖狂。我们云家三代人到底为谁在忠心耿耿?”

  “快回去吧。”步泠卿扭头看了看,低声说道。

  “步哥哥,去帮帮那位大嫂吧。”云长安想了想,从钱袋里倒了一把碎银子放到步泠卿的手中。

  步泠卿轻拍她的头顶,“自己小心,一定要保重,不要冲动。藏身于他府中,确实是个好办法。

  云长安想到慕长情刚刚挥起鞭子的模样,心里更加讨厌他。那一鞭子,把她的簪子都打没了!

  回到小院,云长安敏捷地跳进后窗,绕过床榻,猫着腰靠近床榻。可她刚想撩帐子钻进去,突然间发现窗外立着一道高大的身影。

  慕长情?

  他这么晚跑来干什么?

  她眯了眯眼睛,又猫着腰往窗前靠,深吸气,拉开了衣领,故意露出点上红疹子的脖子,猛地站起来拉开窗子,冲着外面的人露出一个狰狞的笑,顺便挤着嘶哑的嗓子撒娇:王爷来了,快进屋呀……

  外面的人被她吓得抖了抖,一个大步退后,险些摔下台阶。

  来的人并非慕长情,而是弦筝。

  “十二夫人。”弦筝定了定神,朝她抱拳行礼,“本公子有事请教夫人,方才敲门,夫人没听见吗?”

  “哦,睡熟了。还以为是王爷叫我。不知公子有何事吩咐?”云长安拉好衣领,扮出诚惶诚恐的模样。

  弦筝唇角轻扬,桃花眼里泛起了潋潋波光,“涂州有美酒,不知十二夫人可会酿。”

  半夜问她会不会酿酒?脑子有病!

  云长安咧着嘴傻笑,连连点头,“会的,公子若想尝美酒,明日我就为公子酿上几坛。”

  “那太感谢了。”弦筝唇角又扬了扬。

  “不必谢,今后还请弦公子多多关照。”云长安福身行礼。

  弦筝歪着头看了她半晌,又笑了,“对了,本公子想问问十二夫人,平常都不爱关后窗吗?”

  “后窗?关窗子不应该是冬至和春分的事?”云长安继续扮傻。

  弦筝笑了笑,朝她抱抱拳,转身就走。

  云长安自知情况不妙,弦筝可能已经进屋查探过了。而她不在屋里。她一定要想个借口,把这事糊弄过去。

  她拧拧眉,飞快地关上窗子。

  从那几个门客的话里可知,弦筝现在还不知道夜明珠和地图失窃之事,而且这图是不能丢的。上面的文字就像鬼画桃符,根本看不懂。

  军师也有暗语,她从小跟着哥哥们学过不少,但她反复思量这些符号,觉得并不是暗语。天下分四国,四国的文字大同小异,是哪个偏远角落族人所用的文字吗?

  她想得头疼,把图收好,翻开了《军师谋略》,用捡来的石子和木枝练习布阵。

  云家几代人的心血,绝不能在她这里失传!若不能找到岚师叔,她就自己学会这本阵法。一共二十七道阵法,她已经学至十七阵,比大哥还多三阵。

  谁说女子不如男,说不定他日三军对仗,唯她独自威风!

  她一定把那些坑百姓的,坑她家的混球全埋进十八层地狱。

  胖喜在一边帮她啄石子衔木枝,一主一鸟一直看到三更,才和衣趴在榻上睡去。

  咚咚……

  有人敲门。

  云长安又睡过头了!她猛地睁开眼睛,下意识地往前伸胳膊揽书,想藏起《军师谋略》,双手却扑了个空。

  站在她门外的是跛脚管家。

  “弦公子说你会酿酒,让我送谷米过来。肖五娘,你还真是从勾栏院出来的角色,这是怎么攀上弦公子的?”管家瞪着她,阴阳怪气地说道。

  “哦,可能有人就爱看丑人吧。或者弦公子觉得看我能提神醒脑?”云长安打了个哈欠,堆着笑容回道。

  管家翻了个白眼,拂袖就走。

  但是,云长安哪会酿什么米酒,更别提涂州美酒……让她喝,她倒是能狠狠喝上几大碗。

  她绕着几担谷米走了几圈,小声说道:“这米不错,先煮一锅,我教你们做羊肉抓饭。”

  “啊?煮饭吃吗?”冬至正在清洗坛子,准备动手酿酒,听到云长安的话,楞在那里不知怎么办才好。

继续阅读:第15章 真是服了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鸣长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