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
皇紫樱2017-11-15 10:083,715

  任知悦慢慢挪到高塔的的边缘,试探着伸出一只脚。

  这座塔有三层楼高,中间横着条木板,宽度不过一本杂志,连接着十米外的另一座高塔。

  任知悦微微伸出下巴,垂下眼帘,朝下面瞄了一眼。

  她看见一张张上仰的面孔,他们的嘴巴似乎张张合合,似乎喊着什么,但她什么也听不清。

  她喉头发紧,脑袋嗡嗡作响,她甚至感觉到一阵凉意从她光洁裸露的小腿掠过。

  任知悦,不能怂啊!她对自己说。

  你难道要成为大家耻笑的胆小鬼吗?!

  挑战自我,战胜自我啊,那么多心灵鸡汤你白喝了?!

  任知悦,豁出去了,冲啊!

  刹那间,只见任知悦一咬牙、一跺脚,仿佛身后有猛兽追赶,三步并作两步,从窄窄的木板上跨过去,冲进了对面的高塔。

  与此同时,她甩出一连串“啊啊啊啊啊”凄厉的叫声,这声音紧随着她,半天才在高空中飘散。

  走下高塔,回到地面,任知悦感到腿有些发软。

  “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软脚蟹?”她在心里暗暗自嘲。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热烈掌声,祝贺她成功跨越高塔。

  这些人都是和任知悦一起、新入职滨城省电视台的同事,在单位安排下,到风景秀美的吉山度假村参加入职前的拓展培训。省台本着磨练意志、增强团队合作精神的良苦用心,坚持新员工的野外训练已经十年。

  一个俏丽的身影从人群中挤出来,迎向任知悦。

  “知悦,我就知道你能行,刚才你一阵大喊就冲过去了,真是风一样的女子呢!”

  说话的是邱珞诗,省台节目部新晋主持人,知悦的同事。

  “什么风一样,是疯一样的吧?”任知悦做了个装疯卖傻的鬼脸,两个女生哈哈大笑。

  笑完了,任知悦忍不住弱弱地问了句:“珞诗,你刚才怎么那么勇敢,我看你毫不犹豫就跨过去了,你不知道,我腿都吓软了!”

  邱珞诗的嘴角弯起好看的弧线:“我啊,我是女汉子呀,我信奉的是:女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邱珞诗捏起小粉拳,做了个加油的动作。

  运动给她晶莹剔透的皮肤蒙上一层淡淡红晕,额角耳畔的碎发因为汗水自然地蜷成小卷,竟有一种说不出的俏皮和性感。

  “好吧,你漂亮你有理,说什么都是对的”。任知悦夸张地叹了口气。

  “宋映可,再坚持一下,不要放弃,你可以的!”

  教练的呐喊让任知悦和邱珞诗齐齐抬头朝塔端看去。

  站在塔顶的是最后一个挑战这个项目的新员工——宋映可。她是任知悦的大学同学,也将和她一起新入职节目部。

  任知悦知道她恐高,以前在宿舍,她在楼上晒衣服都很害怕。

  任知悦很想鼓励她,喊些诸如“拴着保险绝对安全”之类的话,但旋即想到此时的宋映可正如彼时的任知悦,什么都听不到。现在宋映可唯一能做的就如鸡汤里所说,挑战自己,战胜自己。

  宋映可纤细的身形伫立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一动不动。

  塔下的人都呆呆仰着头,等着宋映可的惊人一跳。

  空气仿佛凝住了十几秒。

  塔顶的宋映可往前挪动了一下。

  “要跳了要跳了。”人群中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宋映可又停住了。

  静默几秒,突然,一个戏剧化的场面出现了。

  她仿佛做出了重大的决定,一转身,朝着塔端另一侧的入口走去,紧接着,沿着高塔一侧的扶梯,下来了。

  她放弃了。

  “啊?!”围观的人发出失望和不解的叹息。

  任知悦和邱珞诗也不约而同地“啊”了一声,然后转脸对视了一眼。其实放弃并没什么,只不过宋映可是最后一个做这项目的,也就成了所有同事中唯一一个放弃的。

  担心宋映可会有些难堪,邱珞诗抓起一瓶矿泉水,拖着任知悦等在塔下。

  宋映可一下来,邱洛诗就递上水,直接拉着她俩,避开了人群投来的探寻的目光。

  “走吧,都累了,我们到那边凉快下。”她说。

  三个女生坐在假山边的阴凉处休息。

  尽管任知悦和邱珞诗一直插科打诨,避开那个话题,宋映可还是冷不防问了一句:“我,是今天唯一没跨过高塔的人吧?”

  任知悦不知道怎样安慰她,只能说:“我知道你恐高。”

  邱珞诗也说:“没什么的,不过就是项训练。”

  “没事,你们不用安慰我,”宋映可笑了笑,“其实,在塔顶时,我突然想明白了,就算我鼓起勇气跨过去,也只能说明我在那一刻克服了心理上的恐惧,这并不能代表我战胜了自我,更不能证明我因此就强大了,可以克服以后面临的恐惧。所以,我放弃了。”

  映可的这番说辞,让另两个女孩有些发愣。

  到底是主持人。邱洛诗反应极快,略一沉吟就接过了话茬:“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那座高塔只是设定的环境营造出的虚拟的恐惧,战胜它,并不意味着你可以战胜现实中的恐惧和障碍。”

  映可点点头。

  珞诗一拍手,接着道:“嗯,说得对,这么看来,你是我们中最清醒的一个!”

  任知悦没有附和。她说不清宋映可的想法做法,是清醒理智的生存智慧,还是逃避退缩的自我安慰、自欺欺人。但是她很清楚,每个人有自己的生存方式和价值判断,没有人有权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对别人的选择指手画脚、品头论足。

  因为成了节目部同事,所以一到吉山度假村,任知悦、邱珞诗、宋映可就主动要求住到一个度假屋里。五天拓展,三个女孩同吃、同住、同训练,加上任知悦、宋映可本来就是大学同学,所以三人很快熟稔。

  省电视台坐落于滨城省会东川市。三个女孩都是外地人,邱珞诗来自四川成都,任知悦、宋映可老家在滨城省北部的江浦市,到了东川,都是人生地不熟,立刻有种有缘千里来相会的感觉。她们约好回去就从电视台安排给她们的临时住处搬出来,找房子合租,彼此作伴,彼此照应。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三个年轻女孩子在一起自是无话不聊:化妆、减肥、美食,自然,也少不了爱情。

  三个女孩除了任知悦还是孤家寡人,其她两个已是名花有主。

  读大三时,映可的高中同学盛华飞向她表白。当年两人本就郎有情妾亦有意,只不过碍于学校、家长不能早恋的管教而止步,现在窗户纸一经捅破,两人很自然走到一起。

  交往两年,情路堪称顺利。映可纤柔秀丽,带点弱柳扶风的古典美,性格也偏恬静温婉,很容易引起男生的好感和保护欲。盛华飞呢,知悦见过几次,高大帅气,外形看上去和映可十分相配。

  如果说映可的感情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当珞诗说起她现在的男朋友文嘉诚竟是她倒追一年多才“得手”的,知悦和映可简直惊掉了下巴。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珞诗这样美女主播,一定是追求者如云,等着她“临幸恩宠”,她们不敢相信,何方神圣值得珞诗倒追他一年?!

  “第一次见他,是在同乡的联谊会。一屋子人又笑又闹,他说话不多,大多时候只静静坐着,微笑着,全身却散发着说不出的魅力。

  我主动找他说话,才知道他在科技大学读物理学硕士。”

  “哇欧,理工男啊!”知悦叹道。

  “是啊,理工男是不是都有些慢热,”珞诗皱皱小鼻子。谈到自己的心上人,平时伶牙俐齿的她尽显小女子的娇羞。“我只好主动点了,谁让我先看上人家的呢。”

  “后来,我找了不少机会接近他,越接触、越了解,我越喜欢他,他不像一般的同龄男生那么浮躁,他稳重温和,知识广博,话虽不多却机智幽默。别看他的专业是物理,可是对于文学、艺术、音乐,他也信手拈来,脱口而出。他仿佛无所不知,但却从不炫耀。”

  “以前,我很骄傲,自以为是,动不动拒人于千里之外。唯独他,我却不由自主被吸引,心甘情愿地去靠近。”

  “去年夏天我向他表白了,他终于成为我的男朋友。到今天,是我们在一起的第372天——”邱珞诗抬手看了看表,加了一句:“21小时32分钟!”

  任知悦和宋映可忍不住相视一笑。

  “一年前他毕业后,到滨城科技大学当老师,一边在读博士。”珞诗继续说道,她握紧自己的双手,做了个深呼吸,“所以啊,我也到滨城来工作了。这来之不易的男朋友,我可得看紧点。”

  听完邱珞诗的这番表述,另两个女孩都沉静了片刻。

  过了一会儿,知悦凝视着珞诗的双眸,由衷地说道:“珞诗,你一定很喜欢他,你在说他的时候,眼睛里闪着一种神奇的光彩。”

  “是啊,这个文嘉诚,一定是你的真命天子,把你降住了!”映可说着,做了个棒打白骨精的姿势。

  “降什么降,我又不是妖精!”

  珞诗冲过去,作势打她。三个女生笑作一团。

  笑完了,知悦不无幽怨地说道:“你们这两家伙,都有什么真命天子、白马王子来接你们了,到时候一骑红尘妃子笑,你们绝尘而去,把我一个人孤零零抛在脑后,哼!”

  “所以啊,你得快马加鞭,赶上来啊!”映可说。

  “命里有时终须有。”珞诗抓起知悦的双手,一双如丝媚眼在知悦脸上逡巡,然后用播音腔夸张地吟道:

  “看看我们这位美女导演,任知悦,肌肤胜雪,眉目如画,重要的是,她有着王祖贤式浑然天成的美人尖,林青霞式棱角分明的下巴,她独特的气质,将在岁月和职场的磨砺中愈发凸显,试问这样的佳人,什么天子、王子和饺子、皮子能够拒绝诱惑?”她一挥手,旋即像托塔天王似地有力地收住,站定。

  “任导一出,谁与争锋?一个个,手到擒来!”

  “好你个浮夸的演技,恶心死了!”知悦和映可被逗得哈哈大笑。

  任知悦连连做了几下呕吐状,然后抚抚胸口,说道:“恶心是恶心了点,不过,资质还不错,算了,等我们拍搞笑大片时,铁定用你了,女一号!”

继续阅读:第二章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媒有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