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困兽
天工匠人2017-11-20 17:173,297

  “别动!”我往前走了一步,沉声对蓝兰说:“他就贴在你的剑柄边上,我个人认为,木剑应该起不了作用。”

  刚说完,她身后的日本兵忽然猛地张开了嘴,露出两排焦黄的烂牙向她的脖子咬了下去。

  “趴下!”

  蓝兰纵身向前扑来。

  我抬起脚,狠狠一脚踹在俯身想要咬人的日本兵脸上。

  或许是用力过猛,又或者蜡化的尸体骨骼本身就脆弱,一脚踹过去,就听“嘎嘣”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

  那个日本兵被踹得一个屁股墩儿坐在地上,脑袋以一个正常人绝对无法做到的诡异角度歪向一边,却还不住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虽然不知道这些日本兵为什么会突然‘复活’,我还是第一时间做出了决定。

  以快打慢,绝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

  不等那个日本兵站起来,我就冲上前,狠狠两脚踹碎了他的两个膝盖,匕首横挥,切进了他的脖子。

  蜡化的尸身固然僵硬,但匕首锋利,而且我使足了力气,一刀下去他的喉管连同半个脖子顿时被砍开,再加上颈骨已经被踹断,脑袋立刻完全反转过来,只剩一层皮肉连在那里。

  “砰!”

  我正准备扑向下一个目标,猛然传来一声枪响,吓得我三魂七魄差点从顶门飞出来。

  这些死鬼居然会开枪?

  我是真吓了一跳,要知道这帮日本鬼子人手一把三八大盖,一起向我们开火的话,躲都没地方躲。

  “哗啦哗啦”一阵响,定睛一看,这才发现随着蜡尸僵硬的动作,原本握在日本兵手里的步枪全都掉落在地。

  刚才那一枪,估计是哪个王八蛋上了膛的枪掉在地上走火了。

  “谢安,兰中枪了!”海夜灵忽然叫道。

  我一听,顿时头大如斗,急忙就近砍断一个日本兵的脖子,扭头跑了过去。

  只见蓝兰左手攥着桃木剑,右手抓着匕首,脑门上全是豆大的冷汗。

  原来刚才其中一把摔落的步枪走火,射出的子弹打中了蓝兰的左脚。

  不幸中的大幸,子弹是贴着地面射出去的,穿透蓝兰的旅游鞋,只打中了她的脚掌。

  “你先照顾她!”我对海夜灵说道。

  “小心,你下边!”海夜灵忽然指着我身前叫道。

  我低头一看,吓得猛一蹦。

  原来只顾查看蓝兰的伤势,没留意先前那个流泪的日本兵居然磨蹭到了我身边。

  他的双腿被我踹断,头也差不多完全被割了下来,竟然用膝盖拄地,挨到我身边,倒转的脑袋都快凑到我裤裆里了。

  如果不是海夜灵提醒,被他一口咬下去,鸡……鸡皮疙瘩掉一地。

  我索性又给了这家伙一刀,彻底将他的脑袋从肩上砍了下来,也不看他反应如何,提着匕首冲向另一个日本兵。

  三个人当中,也就蓝兰这个武夫战斗力强,能和雕枭单打独斗,偏偏刚一开打,她就出师未捷先被打瘸了。

  这会儿说什么都是白搭,想什么都是白想,只能抢占先机把这帮打不死的东西先除掉。

  也幸亏是死尸,而且还是小日本的尸体,否则让我砍他们的脑袋,我还真下不去手。

  狠狠劈开一个日本兵,我惊觉大事不妙。

  无妄准备的匕首虽然锋利,却也只是市场上能买到的大路货,不是什么神兵利器,被我连砍带劈了一阵,刀刃已经崩出了好几个豁口,根本就支撑不了了。

  正苦于无策,脚下忽然踩到一样东西,差点没把我绊倒,慌乱间低头一看,顿时有了主意。

  踩到的是日本兵丢下的三八大盖,现在这帮龟孙子‘死而复生’,像是只知道咬人的僵尸,根本不会用武器,可我会啊!

  上大学军训的时候进行过实弹射击,虽然我当时的成绩是0环0环0环,可这么近的距离再打不准老子干脆跳河自杀算了。

  捡起一把步枪,粗略看了一下。

  这种三八大盖在电视里经常见,没用过,但步枪这种东西都差不多,拉枪栓,扣扳机……

  “砰!”

  一声巨响,海夜灵吓得“啊”一声尖叫。

  我自己也吓得不轻。

  为了能打中,我直接用枪口顶住了一个日本兵的脑门,一枪下去,他的半个脑袋都被子弹掀没了。

  看来电视里演的还是不能信,真正的步枪子弹,威力实在不小,打在身上不会只留下一个洞那么简单。

  想起那个半张脸的火车司机,我有点明白他是怎么死的了。

  “操!”

  想到8号车厢里的劳工尸体,我仅有的一点畏缩也被怒火代替。一边叫骂着为自己壮声势,一边顶着另一个日本兵的后脑扣动了扳机。

  好在这些蜡尸似乎还没活动开,动作还很迟缓,我连换了两把三八大盖,终于把所有的日本兵都放倒了。

  回过头,就见海夜灵和蓝兰蹲在墙角,两人一起捏着鼻子,瞪大眼睛看着我。

  “干嘛捏鼻子?很臭吗?”我问两人。

  蓝兰松开手,深呼吸了几下,说:“不是臭,我没来得及告诉你,这些是诈了的僵尸,他们没有心智,眼睛是摆设,只要闭住呼吸,他们就找不到我们了。”

  我:“……”

  我用力挥挥手,反正打都打了,干日本鬼子老子不后悔,干日本女人老子更爽。

  我把打空了的步枪扔了,顺手又捡了一把,蹲在蓝兰身前,让她趴在我背上。

  “真没想到这种老掉牙的家伙威力这么大,你的脚一定炸烂了吧?”

  蓝兰抱住我的脖子,纠结的说:“我觉得你的命比三八式威力大多了,这些枪几十年没用了,你就不怕炸膛?”

  我把她背上,边走边用很内行的口气说:“这些枪都还很新,被小鬼子的尸体握了那么多年,尸蜡代替了黄油,所以没有生锈,应该不会炸……”

  “砰!”

  “啊!”

  随着一声枪响,海夜灵又叫了起来。

  “怎么了?”我连忙回头。

  海夜灵指着脚边一把炸烂的步枪,“我不小心踢了一脚,炸膛了。”

  我:“……”

  我赶紧把手里的步枪扔了,拍拍手,掏出崩了刃的匕首拿在手上。

  螳螂说的对,刀从来都是最可靠的,前提是有刀刃。

  回到6号车厢,我把蓝兰放下,用匕首小心翼翼的把她左脚的旅游鞋连同袜子割开,取出矿泉水冲掉血污,看清伤势才松了口气。

  万幸子弹射的低,旅游鞋的鞋底又高,子弹从脚底钻过,把脚掌打出了一道血槽,却没伤到骨头。

  我拿了两个玉米饼子分给她和海夜灵,取出云南白药倒在伤口上,用纱布仔细的包好,“幸亏你不是扁平足,不然这只脚丫子就保不住了。真看不出来,你开枪打别人总是打不中,挨子弹反倒这么准。”

  “小安子,你包里怎么会有纱布和白药?”蓝兰疑惑的问。

  “大师准备的啊。”

  “我怎么没看见你拿?”

  海夜灵失笑道:“别人在选家伙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一声不吭的往包里拼命塞东西了,都是他认为有用的。兰,你说的对,他就是蔫坏。”

  我把冲伤口剩下的一点矿泉水倒进嘴,含了半天才咽下去。

  把蓝兰那只烂鞋的鞋带抽出来,将烂鞋绑在她脚上,这样关键时候她好歹能自己走两步。

  海夜灵看着我做完一切,才问道:“谢安,是不是没有水和吃的了?”

  “馒头都分给鬼了,水也只剩下这一瓶了。不过不用怕,我军的口号一向是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没有吃没有穿,自有敌人送上前。”我转眼看向那只雕枭的尸体。

  蓝兰点头道:“吃的倒真不用担心,大不了生把火烤夜猫子吃,就是水的问题不好解决。火车里就算有当年剩下的水,恐怕也不能喝了。”

  我说:“没事儿,真没辙了还可以喝尿,不过我这段时间火气大,可能有点黄,就不和你们分享了,大家自给自足吧。”

  “回去!”海夜灵忽然道,“现在兰受了伤,谢安也差不多没力气了,我不能让你们两个为了我们海家的事送命。我们都抹了炭黑,就算恶鬼还守在外面,或许还能蒙混过去,但是继续留在火车里……实在不知道还会遇到什么危险。”

  “我赞同。”我点点头。

  “海总,就算撇下无妄大师不管,海西阁可是你堂哥。”蓝兰道。

  海夜灵咬了一口玉米饼,摇了摇头道:“有大师照顾他,应该不会有事。假如真的出了状况……那是他的命,是他自己作的。”

  看得出,她是真下了决心。倒不是因为被吓破了胆,而是心口如一,真的不想我和蓝悟能再冒险。

  她说的是事实,如果蓝兰没受伤,我们或许还有继续寻找下去的可能,现在,要我背着一个,还要照顾另一个,难度系数太高了。

  我过去拖开雕枭的尸体,伸手去拉铁门。

  一下没拉动,我还以为是自己没力气了,又用力拉了两下,铁门仍是纹丝不动。

  一个恐怖的念头袭上心头,我抬脚在门上踹了一下,传来的声音印证了心里的想法。

  铁门被堵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