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白脸怪虫
天工匠人2017-11-20 17:183,261

  海夜灵虽然濒临崩溃,但是女人先天的直觉还是让她感觉到了我的异样反应。

  她回过头,泪眼婆娑的看着我,嘴唇张了张,却没有发出声音。

  我见她模样凄惨,忙敛了敛旖旎的心念,让她配合把脑袋从领子里抽出来。

  她那身连体服的布料本来就不怎么贴身,失去了领子的悬挂,立刻向下滑落。

  这会儿她已经吓懵了,衣服滑落,肩膀耸了耸,似乎想要去拉,却又不敢动,只能站在那里用求助的目光看着我哭。

  “你放心,今天的事我保证不会说出去,我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

  我一边瞪大眼睛,在她白如凝脂的身体上找寻,一边安慰她:“其实你也不用害怕,你觉得浑身都是虫,那不过是心理作用,可能就是一只没毒没害的小蜘蛛而已,你叫得这么凶,声音这么大,说不定它比你还害怕呢,早就吓跑了。

  就算没跑也没关系,被蜘蛛咬一口,你就变成中国版的女蜘蛛侠了。就你这身材,穿上紧身的蜘蛛服,可不比好莱坞女星差。

  对了,你仔细感觉一下,小蜘蛛是不是钻到你的二饼和内内里去了,如果是的话,要我帮忙抓,那可得另外加钱了。”

  “才没有!”估计是脱掉衣服以后,身体的凉意让她皮肤的感觉恢复了真实,抽泣了两下后,说:“我感觉……感觉它在……”

  “嘘!”我示意她不用再说下去了,因为我已经找到罪魁祸首了。

  那只作怪的小虫,就叮在她左腿的膝盖弯里。

  我深呼吸了两下,拔出匕首,蹲下身,仰面看着她只穿了月白色丝质NEI裤的屁股,使劲吞了口口水,艰难的说道:“我现在帮你把虫子捉下来,你可千万不能往我脸上放屁。”

  不得不说,海夜灵的皮肤真好。

  明明是黄种人,皮肤却比白种人还要白,不像西方人有着粗糙的毛孔,而是像刚出生的婴儿一样白皙细致,吹弹可破,粉红色的血管都隐约可见。

  和这完美的皮肤一比对,那只线头般长短,通体碧绿的小虫子要多不协调就多不协调。

  估计是刚才太紧张了,所以找到祸源,我反倒不怎么怕了,甚至觉得有点可笑。

  就这么屁大点一只小虫,把两个成年人吓得魂飞魄散,被人知道还不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我抿了抿嘴唇,把匕首向海夜灵的膝弯凑了上去,准备一举将小家伙挑开。

  我……我特么真的很怕虫子……

  正当刀尖快要碰到虫身的时候,忽然,原本趴在那里的虫身猛地挺了起来,伸出两只生在脑袋旁的虫足,一把抱住了刀尖。

  我浑身剧震,差点没像海夜灵一样尖叫起来。

  虫子虽小,但我在近距离内看得分明,虫身通体碧绿,却生了一张小白脸儿。

  更为诡异的是,那张白脸上竟有着和人类极度相似的五官!

  “你好了没有?”海夜灵不敢回头看,带着哭音问道。

  “马上好!”我强忍着内心的震撼,试着将刀尖往上提。

  我不断在心里告诉自己,虫子怎么可能长人脸?肯定是虫子太小,我看花眼了。

  怪虫似乎只有两只前足,抱住刀尖就不再撒开,而是仰着头看着我,像是在配合我似的。

  随着刀尖的挑动,怪虫的身体渐渐离开了海夜灵的小腿,线头般的虫身彻底被提起的时候,我的呼吸也在这一刹那暂停了。

  原来这怪虫并非是我看到的那么短小,两厘米左右的绿色‘线头’只是它露在外面的样子,虫尾连同更多的身躯竟然钻进了海夜灵的皮肉里!

  这时我已经完全没了恐惧,倍加小心的一点点将怪虫往外拉,生怕一个不小心将它扯断。

  终于,怪虫被从海夜灵的小腿里拉了出来,竟有十多厘米长。

  我的神经刚一松弛,猛然间,就见怪虫嘴一咧,头歪向一边……

  它的小白脸居然动了!

  那表情就像是一个人刚刚从痛苦中解脱出来、长松了口气似的……

  难不成这人脸怪虫是矿上的幽灵变得?

  突然冒出的想法让我浑身炸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跳起来,把虫子连同匕首一起扔在地上,抬脚就踩了上去。

  等到用鞋底把虫子碾成了扁尸才彻底松了口气。

  我又替海夜灵看了看身体的其它部位,确定没第二条虫子了,才帮她把褪到脚脖子的连体衣提起来。

  刚提到膝弯,就听身后忽然传来“嘭”的一声闷响。

  两人同时吓了一跳,双双回过头,就见车厢的门打开了,一身血污的蓝兰喘着粗气,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瞪着我们。

  我转回头看了看我和海夜灵的样子,不由得叫苦不迭。

  海夜灵原本正弯下腰,想要接过衣服自己往上提。

  蓝兰冷不丁一开门,已经是惊弓之鸟的海夜灵吓得猛一哆嗦,差点向前栽倒,急忙伸手扶住了通道上的栏杆。

  这么一来,她就变成两手扶着栏杆,屁股高高的撅在那儿!

  我也被开门声吓得往前一蹦。

  感觉身体碰到事物,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我现在正用双手扶着海夜灵胯部的两侧半弓着腰,挺胸凸肚,侧身看着蓝兰……

  蓝兰的表情逐渐由错愕变成了愤怒,“不是吧?我在里头和夜猫子拼命,你们两个居然在这里啪啪啪啪?”

  我直起腰,苦笑着摇了摇头,“你也觉得很荒唐对不对?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只是在帮我们老板抓虫子。我说过不止一次了,我卖艺不卖身的,请你相信我的职业操守。”

  我偏过头往她身后的车厢里看了一眼,捂着额头无意识的点着头,连后怕都顾不上了。

  夜猫子是一种报复性极强的猛禽。那只巨大的雕枭先前被枪声一吓,慌慌张张飞了出去,回过神来就又想冲进来和我们拼命。

  蓝兰虽然跑过去堵门,可终究慢了一步,被这力大无比的凶鸟撞开铁门闯了进来。

  铁门被撞开,两头的门重又变成了不可开启状态。

  蓝悟能在车厢里单枪匹马和雕枭殊死搏斗,我就和海夜灵在这里抓虫子,双方谁也没顾上谁。

  幸亏是蓝悟能打赢了,此刻雕枭的尸体横在铁门边上,她才能跑过来找我们。

  如果悟能被雕枭干掉,真不敢想象我和海夜灵会落入怎样的局面。

  “兰,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有虫子爬到我衣服里了,谢安在帮我捉虫子。”海夜灵穿好衣服,惊魂未定的掠了掠头发。

  我福至心灵,抬手一指地面,“看,虫子已经被我踩死了,就在那里……”

  话没说完,我就呆住了。

  通道的铁板上只有一把匕首,方才被踩烂的怪虫尸身居然不见了。

  “虫子呢?在哪儿?”蓝兰横了我一眼,揉了揉鼻子走到海夜灵身边,“海总,我相信你说的话,不过我得提醒你,小安子这人蔫坏蔫坏的,捉个虫子而已,用得着脱衣服吗?他就是想趁机占你的便宜!你注意点,下次可别再让他给骗了。”

  我懒得和她争辩,捡起匕首仔细看了看,越想越觉得古怪。

  人面怪虫被我踩了两脚,碾了几下,死的不能再死了,怎么会不见了?

  难道蓝兰开门的时候,虫尸被气流吹开了?

  我没再过多纠结怪虫的事,抬眼看着蓝兰,“你的猎枪呢?”

  “扔了,子弹打完了。”蓝兰悻悻然翻了个白眼,“你就是偷奸耍滑,你没听见我在里头都打翻天了?也不进来帮忙,你是不是男人啊?”

  海夜灵说:“我们根本没听见里面有动静。”

  我敲了敲门扇,对蓝兰说:“门关上以后,咱海总用她嗨C的女高音‘啊啊啊啊’叫的我耳朵都聋了,你在里面听见她叫了吗?”

  蓝兰摇摇头,扭脸向中间的铁门看了一眼,喃喃道:“真是奇怪了,关上一扇门,打开两扇门,怎么可能?”

  我说:“我相信你刚才一定又试过了,对不对?那扇铁门不关,你还是打不开这扇门,而且听不到门外的动静。”

  蓝兰点点头,又纠结的问道:“可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还是不明白原因。”

  我翻了个白眼,伸手握住另一节车厢的门把手,回头道:“改天有机会,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他和你一样轴,你们一定有共同语言。”

  门轻易就被推开了一道缝,三个人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在一辆埋藏在深山中几十年的火车里,能够遇到怎样的事物、场景似乎可以预见。

  但是巨大的雕枭和渺小的人面鬼虫,令我不知不觉有了阴影。

  我不知道这节与6号车厢相邻的车厢是5号还是7号,可直觉告诉我,作为助理,我‘安排’的这趟行程步步惊心。

  只看了一眼车厢里的情形,海夜灵就叫了起来:“这是后面的车厢……这辆火车,就是我们昨晚见到的鬼车!”

  我和蓝兰都没有阻止她再一次的尖叫,因为……我也很想尖叫。

  车厢门大开,三人沿着走道进来,迎面就看见一队持枪而立的日本宪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