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6号车厢
天工匠人2017-11-20 17:153,355

  “不是说被残害的都是中国矿工吗?怎么还有日本人?”海夜灵不解的问。

  我说:“抢占了别人家的东西,肯定怕原主夺回去,煤矿当年一定有重兵看守。日本战败,关东军撤退,肯定得有不少小日本剖腹去见他们的天皇。”

  “如果是那样,自杀的日本兵没人超度,就没办法返乡,也不能超脱,过了这么些年,肯定变成了恶鬼。”蓝兰的脸黑的吓人,因为……她也往脸上抹了炭黑。

  很快,三人就都变成了‘非洲土著’,彼此看着对方滑稽的样子,却都笑不出来。

  蓝兰郑重的对海夜灵说:“海总,我说过,我的职责是保护你。七月十五,百鬼大赦,煤矿的日本鬼扩大了活动范围。我建议咱们现在返回。”

  海夜灵几乎连想都没想,抬手指向我,“行程由他来安排。”

  我无语,真不愧是做老板的,连动脑子都省了。

  蓝兰刚想开口,忽然脸色一变,指着远处惊呼:“怎么会有那么重的煞气?”

  我急忙回过头,只见来时的那片山林中黑雾缭绕,就像是被一团漆黑的乌云包裹住似的,而且正逐渐向这边涌来。

  离得稍近一点,隐约就见黑雾中影影绰绰都是鬼影!

  “快走,那些应该就是煤矿里的恶鬼了。”

  “他们为什么会聚集起来,又怎么会找到我们?”蓝兰惊怒交加的问。

  海夜灵道:“兰,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瞒你了,其实我是玄阴之体,鬼儡之身,他们应该是冲我来的。”

  蓝兰怔了怔,却没抱怨,只是不解道:“那也不应该啊,就是一帮自杀鬼,又没有先知的能力,怎么可能知道有鬼儡进了山,还组团儿来找你?”

  “这……”海夜灵无语。

  我郁闷道:“多半是黄皮子搞的鬼。有了你的符,那帮天杀的不敢动我们,所以把另一帮天杀的引来了。”

  我催两人加快速度,“真是那样的话,想出山恐怕也没那么容易了。就算是鬼节,自杀鬼的活动范围也有限,他们能来到这儿,说明咱们离被炸的煤矿已经不远了。与其现在出山,不如去和无妄他们会合。水儿是从溪流上游来的,咱们绕过这帮恶鬼往那边走,应该就能找到煤矿。”

  三人一路急行,终于在一片山谷中找到了铁路的残迹。

  沿着残迹走了一阵,到达另一处看上去像是老虎嘴的山谷,铁路截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狭窄阴森的甬道。

  甬道有些在山石下,有些被歪倒的枯树朽木遮挡,有着明显的爆炸形成的痕迹。

  一切迹象表明,我们已经离被炸毁的煤矿不远了,而老虎嘴,就是通往煤矿残迹的通道。

  蓝兰指着地上插的一大堆燃尽的香头道:“这应该是无妄大师他们烧的香,大师已经做法超度这里的阴魂了,死日本鬼子还不肯走!”

  我想了想,说:“估计是没路费。”

  “这么说我哥他们已经进去了?”海夜灵道。

  “九成是了。”我从背包里掏出两袋白面馒头,招呼两人一起把地上的香头拔出来插在馒头上。

  “你从哪儿学来的这些野路子?”蓝兰问。

  “现在不是问问题的时候。”我急道:“把插了香头的馒头摆成五个一堆,希望那些几十年没见过五谷粮食的小日本儿为抢馒头打的头破血流。”

  做完这一切,三人穿戴好照明设备,‘全副武装’的进了老虎嘴。

  走了一阵,就见一棵歪倒的大树上挂着一条葛黄色的布条。

  “这布条好像是从僧袍上撕下来的,是大师做的标记还是他们遇到危险了?”海夜灵有些担忧道。

  我一言不发的埋头往前走,不是扮冷酷,实在是觉得在未知答案的问题上纠结没有任何意义。

  “噔噔噔噔噔噔……”

  一阵稍显沉闷的声音响起,我猛然一惊。

  这声音很轻,以至于身旁的海夜灵和蓝兰都没有注意。我却听得分明,而且如雷贯耳。

  因为发出响声的,是戴在我脖子里的燃灯铜铃。

  原来铜铃真的会自己响,这是否就预示着海夜灵有大麻烦了?

  “小安子!前面好像没路了!”蓝兰叫道。

  “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叫我的名字,或者把那个‘小’字去掉!”我翻了个白眼。

  什么小安子,我又不是伺候慈禧太后的安德海。

  借着头戴的探照灯看去,前面果然被一面石壁拦断了去路。

  “你们快看,这里有扇门!”海夜灵忽然叫道。

  我连忙走过去,先是看了她一眼,没发现有什么不妥,顺着她的目光看向甬道的一侧。

  几块不规则的巨石后,果然隐约露出一扇铁门。

  我让蓝兰照看海夜灵,从巨石的缝隙间钻了过去,仔细看了看那扇铁门。

  铁门上下左右都被泥土山石掩埋,只露出不到三分之二,乍一看就跟在山壁上开了一道门似的。

  门上方还有一扇被山石挡住大半的圆形小窗,小窗的玻璃居然还完好,只是年代久远,被砂石磨损、苔藓侵蚀,起不到透光的作用。

  小窗旁边,居然有个白漆写的阿拉伯数字,虽然同样被山石遮挡了半截,还是能分辨出是个‘6’。

  我猛吸一口冷气,回头道:“这是被压在下面的火车!”

  海夜灵和蓝兰连忙从石缝间钻了过来,看清铁门的样子,表情都变得有些复杂。

  事实是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的表情和她们差不多。

  在甬道深处见到被掩埋了几十年的火车,这种融合了恐惧、惊讶、兴奋等等元素的心情实在难以形容。

  我伸手在门上一按,“嘎”的一声响,把三人都吓了一跳。

  铁门竟然没有锈死。

  “我哥他们难道从这里进去了?”海夜灵喃喃说了一句,对着门缝喊道:“海西阁!海西阁!”

  连喊几声,没有回应,上方的尘灰却被喊声震得扑簌簌往下落。

  “打住!”我连忙阻止她再喊下去,铁门前被山石堆聚成的空间就和火车上的厕所差不多大小,再喊下去都震得耳鸣了。

  “海胖子和无妄应该进去了。”我指了指门上另一处被手触摸过的痕迹,“无妄一门心思找鬼面鹩哥,不会轻易回头。这是6号车厢,如果另外的车厢没有完全损毁,就可能通过车厢内部找到其它的通道。”

  我把铁门推的大开,里面流出的空气虽然沉闷,却没到刺鼻的地步,而且出奇的干燥。

  门口处的地面尘灰堆积,几个错综凌乱的脚印清晰可辨。

  “是皮鞋和僧鞋,我哥他们果然进去了!”海夜灵不由自主的呼吸粗重起来。

  “海总,求你了,这么小的地方,你就别再发挥你那霸道总裁的大嗓门儿了,我耳朵都快被你震聋了。”我幽怨的看着她道。

  海夜灵一窒,压低声音问:“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同时道:“进去!”

  三个人的声音都微微有些发颤,的确,到了这会儿,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股莫名的兴奋。

  面对埋藏在山中几十年的火车,即便是再没有猎奇心的人,也会被勾起心火,想要进去一探乾坤。

  我取出先前在坟包里怎么都点不亮的狼牙,轻轻一按,亮了。

  妈的,死黄皮子真不是一般的邪。

  三人重新检查了一下有限的装备,鱼贯钻进铁门,进入了尘封多年的6号车厢。

  车厢内部保存的还算完整,有些车窗被山石撞击破碎,但由于当时特殊的爆炸环境,并没有太多的碎石泥沙流进来。

  座椅的铁架子锈迹斑斑,椅面的粗布竟还没有完全朽烂。

  “好像两头都是通的。”我仔细看了看地面,有点傻眼,“怎么脚印都是来回趟的?海胖子他们到底走的哪边啊?”

  蓝兰兴奋难抑道:“管他走哪边,都进来了,还不好好参观参观?随便找一头,走不通了再回来!”

  我无语。

  燃灯铜铃刚才忽然发出响动,照海夜灵先前所说,这意味着她即将面临危险,我可不敢像蓝悟能那么心宽。

  她就是个二炮!

  我想了想,问二人:“你们还记不记得,昨天晚上看到的鬼车里哪节车厢有什么?”

  海夜灵摇摇头,“当时我都吓懵了,哪还想得起来。”

  蓝兰盯着我反问:“就算这就是那辆鬼车,就算让你回想起来车上有什么,你能告诉我,哪边是车头,哪边是车尾吗?”

  我彻底无语了。

  看来二炮也有‘睿智’的时候。

  老式的火车里,车座都是贴着车厢的,还真分不出哪是车头,哪是车尾。

  为了节约有限的资源,我关了头顶的矿灯,让蓝悟能随便挑一头,在前面探路。

  我在后面一手攥着铁尺,一手拿着狼牙。两人一前一后把海夜灵夹在中间,排成一字往前走。

  很快,我们就明白地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来回徘徊的脚印了。

  因为,两头的车门看似都完好无损,但是无论推还是拉,都打不开。

  两头都试过后,蓝兰有点耐不住性子,“你们俩退后,我把门踹烂得了!”

  我回头往车厢里看了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嘭!”

  我还没想出哪里不对头,蓝兰已经狠狠一脚踹在了门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